专栏 > 天下至健

慕尤丁首相的正当性

支持 Sponsored by  

7月7日深夜,马来西亚政局又迎来多一次动荡。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在周三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宣布其党正式撤回对首相慕尤丁的支持,并要求首相即刻退位和遴选一位过渡时期的新首相至疫情受到控制。阿末扎希此举,无疑是慕尤丁自喜来登政变拜相之后面临最大的政治危机,但介于我国仍然处于紧急状态,巫统对首相撤回支持仅是口头之说,并不能弄垮国盟政府或迫使慕尤丁沦为马来西亚史上最短命的首相。依据西敏寺制度,国会理应是确认或拉倒首相的合法管道,因处于紧急状态之下而无法正常运作的国会,却维持了慕尤丁首相的政治寿命。

当国家元首在2020年2月29日公告天下慕尤丁会是第八任首相,那时的慕尤丁到底享有多少的议员支持,至今还是一个谜。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喜来登政变的混乱和马哈迪的忽然辞职,迫使国家元首以闭门面试方式,单独与222位议员逐一会谈。

就在同一天,政党和议员之间也因为首相人选的支持而各持一词。马哈迪因为大联合政府计划宣布失败之后,而再次结合希盟议员向元首公布他拥有114名议员的法定声明,某些议员甚至在同一时间签署了超过一张法定声明。慕尤丁的政权就在这种充满争议性的情况下诞生。联邦宪法虽赋予最高元首委任首相的裁量权,但也只局限于谁能在国会得到大部分议员的信任。

丑妇终须见家翁,在无紧急状态下,首相的正当性也需要每时每刻得到国会的检验。倘若慕尤丁对其政权充满信心,他理应仿效前首相胡先翁在1976年之举,以议会领袖之名召开国会,把其政权归还于国会,好让众议员决定首相本身是否获得过半的议员支持。此举除了可以正当化慕尤丁政权和净化以叛变和跳槽而成立的国盟政府之外,也可以一并消除反对阵营和人民对慕尤丁相位的置疑。然而,慕尤丁自拜相以来没有积极寻求国会信任,可见他本身也没有信心在国会是否能取得过半的信任。

慕尤丁自拜相以来没有积极寻求国会信任,可见他本身也没有信心在国会是否能取得过半的信任。(图片来源:慕尤丁脸书)

在议长还没有被撤换与担心国会突袭的情况之下,慕尤丁唯有以防疫之名,在2020年5月18日召开马来西亚史上最短的国会,又名“一日国会”。国会也只沦落至国家元首发表施政御词之后就即刻散会。

当时的慕尤丁比任何人都清楚知道,在其议员支持属于微差多数或不确定的情况下正常召开国会,只会对其政权造成威胁,因为议长可以把任何议员的信任动议以紧急事件动议之名加速处理,在这种情况下,首相慕尤丁也需遵照议长的决定,让国会定夺他的相位。

在2020年7月,慕尤丁政权可算迎来执政高峰期。慕尤丁在早期凭着果断的行动管制令和经济配套迎来一众好评和支持,再加上安华和马哈迪在反对党阵营的矛盾和无法凑出替代首相人选,慕尤丁就变相成了政治乱局和疫情肆虐中“唯一的首相”。

在撤换了议长之后,慕尤丁终于确认了政权,因在国会没有预算表决与议长在其牢控的情况下,开国会不再对他构成任何威胁。况且巫统的司马昭之心也因为阿爸效应下暂时被克制,巫统若在那时突袭或施压防疫有功的慕尤丁,反而会迎来反弹,把国盟政府所捞取的抗疫功劳全数送给以慕尤丁为首的土团党。

反对党的内斗,国盟内部稳定再加上马来西亚正处于抗疫之时,都给了慕尤丁一些喘息的空间,首相的正当性也在那时仿佛被众人遗忘了。国会在此情况下,于7月13日至8月27日被召开,在国会发动不信任动议的呼声,也没有得到绝大部分民众的回响。

反对党的内斗,让慕尤丁有了喘息的空间。(图片来源:脸书)

慕尤丁虽在沙巴闪选有所斩获,土团党也得以顶着沙巴巫统的压力,以“国盟盟主”身份得到沙巴首长之职,但这也彻底损坏了两党之间的关系。巫统开始意识到其政治位置有可能被土团党取代,而开始一系列的国盟暗斗。

除此之外,沙巴闪选的人潮流动也触发了第三波疫情,且人民也认为第三波疫情是政客争权所致,把矛头指向了慕尤丁和国盟政府。

遗憾的是,慕尤丁没有对症下药或加紧行动管制令,反而是纵容部长和权贵继续无视行动管制令。阿爸效应不复存在,与巫统交恶也使得慕尤丁又开始惧怕国会能否动摇他的政权。在这前提下,慕尤丁于2020年10月首次要求元首颁布紧急状态,但元首拒绝了首相的要求。慕尤丁此举,无疑是为了冻结正在召开的国会,好让他可以绕过国会避开预算案表决。最后,预算案虽以111对108三读通过,慕尤丁惊险过关,但慕尤丁的政权已经被人万般置疑,而且巫统在外公然发难已显示慕尤丁在国会的信任已摇摇欲坠,更别说慕尤丁要如何运用国会以确立本身的正当性。

2021年,慕尤丁得到了他所要的紧急状态,虽是以抗疫之名颁布,但慕尤丁瞄准的是国会在确立首相正当性的功能。这也是为何在紧急状态下,防疫与医疗政策跟非紧急状态下无异,人民的生活常态也几乎不变。唯独是国会、选举以及一切有关政治的活动以“抗疫之名”被冻结了。

此举再加上把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推升为副首相虽有助于慕尤丁稳住政权,但是他仍然阻止不了“首相的正当性”的检视。以笔者看来,皇室近来的干预和催促虽然有违君主立宪国体,但这也显示了——在皇室恩准下拜相的慕尤丁,对国会复会课题的反反复复,或许已让他不再得到前者的认同,同时也加剧了人民对慕尤丁担任首相的正当性的质疑。

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于2021年7月获委任为副首相。(图片来源:脸书)

最后,慕尤丁政府虽同意在7月26日召开为期五天的国会,但首相署的文告也明确指出,这次的国会旨在向国会议员汇报国家复苏计划,以及修改法规,好让国会可召开线上及实体的混合会议。

按道理来说,这不会对慕尤丁政权带来任何威胁,慕尤丁政权也不会因为这五天的国会而倒台,但这却消除不了要求慕尤丁下台的呼声。

巫统撤出支持之后,巫统部长们一样“照常运作”,况且巫统内部也指责主席阿末扎希的文告仅是片面说词。既然首相慕尤丁在国会的信任是多数还是少数仍是未知数,首相何不利用即将召开的国会,提呈对自己的信任动议,一次过解决首相正当性的问题?

你也可以看:

延伸阅读:郑至健专栏《天下至健》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郑至健

政治评论员。诞生于怡保,热爱研究政治,足球和英伦的一切。企图以文笔写出一片天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