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Black Lives Matter看马来西亚的种族歧视
弹无虚发| June 9, 2020唐南发 民主 种族主义 种族歧视 
分享:

自从两周前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yod)被白人警察“跪杀”事件引发的抗议在全球多个国家发酵,使“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口号之后,我想起已故美国剧作家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你是白人,教育是思想灌输;如果你是黑人,教育就是臣服。”(Education is indoctrination if you’re white – subjugation if you’re black.)

在一个白人享尽种种优势的环境下,谈论种族主义是枉然的,因为教科书不会真正去触碰社会上族群不平等的源头,只会强调国家如何致力建构平等。美国从1950年代民权运动以来,虽然修正了很多政策,赋予黑人全面的公民权,甚至有个叫做奥巴马的半个黑人也做过八年的总统,社会、教育以及经济体系内部对黑人的歧视却从来未曾减少。

有别于其他少数族裔,美国黑人的祖先是以奴隶的身份来到美洲大陆,而且今天很多美国黑人根本无法再追溯自己家族的源头,因为他们的祖先当年在非洲大陆被当作商品售卖之时,只有号码,没有名字。

我曾经有个美国黑人同事姓Outlaw。这是个源于英国的普遍姓氏。她只知道自己祖先当中有人是美国南方一个叫做Outlaw家族所拥有的庄园的工人,据她所知还是所谓的“house slave”(家庭奴隶),而非“field slave”(农场奴隶),地位相对较高,是否因此获得主人“赐姓”则不得而知。

无论如何,这位前同事不打算改名换姓,因为她认为Outlaw至少让她知道自己祖先的一点渊源,哪怕是如此单薄;再者,“我觉得Outlaw这个名字挺好啊!在他们眼中我们黑人就是Outlawed啊!”(Outlaw是非法/取缔的意思)。

弗洛伊德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和媒体也打铁趁热,以此嘲讽美国式的民主与人权,再和香港这一年来的街头运动对比,目的在于凸显北京当局的“宽容”和“克制”。

从来没有人认为美国的民主和人权记录完美无缺。我曾经在当今大马英文版写了长达十年的专栏,其中多篇文章都分析并批判了美国的帝国主义行为,尤其是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破坏。

但这不表示美国的民主制度一无是处。至少事情发生至今,涉案的警察被停止查办,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持续进行,也得到美国社会大量民众的声援,媒体对特朗普的尖锐批判不曾少过,铺天盖地的讨论和舆论也逼使当权者和社会反思。我想,同样的情形不太可能出现在中国。民主纵然有其局限,但因噎废食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这点我们要弄清楚。

从来没有人认为美国的民主和人权记录完美无缺,这不表示美国的民主制度一无是处。(图片来源:unsplash)

在马来西亚,当然也有人迫不及待以弗洛伊德的悲惨遭遇试图否定美国的人权价值。有的华人附和北京的言论,有的马来人则以此宣传“马来西亚少数族群的命运好太多而不知足”。

我们常常只看见别人眼中的刺,却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这些声援美国黑人的马来西亚人,首先应该先躬身自省我们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

例如因为上两个月发生罗兴亚人船民事件,以及新冠肺炎锁国以后所引发的,针对难民和移工的排外情绪,网路上不仅充斥着极端歧视,偏见甚至恶毒的言论,就连主流报章也不乏资讯偏差,公然排外的文章,有的引用了假新闻还乐在其中。

此外,过去二十年在扣留所或监狱死于非命的本国印裔人士和移工的人数之多简直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我们自己土地上就有几百个弗洛伊德,却从未引起社会大众过多的关注。如果有人认为西方国家人权记录糟糕所以不应该评论香港问题,那么我们国家人权记录同样恶劣,又哪里来道德义务去批评美国歧视黑人?

我也不必谈到扣留所或监狱的冤案,毕竟多数人日常生活当中也甚少接触这些个案。就以租房子的事情来说,我们的社会处处是歧视。例如很多招租的广告都会大剌剌写着“只限华裔”或“只限穆斯林”,像我家附近一间排屋就常年挂着一张这样的牌子,还留了电话。这个现象还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

当然,很多华人不愿意把房子租给马来人和印度人,原因是认为他们会拖欠房租,把地方弄得乱七八糟之类;如果是房东和房客一起住的话,房东几乎不可能租给非华裔,因为宗教和饮食习惯的关系,当然也有“非华裔不是小偷就是骗子”的偏见,马来人也未必愿意把房子租给“不洁净的非穆斯林”。既有自小培养的种族歧视和文化优越感,也有宗教偏见和生活习惯使然。

和英国或美国不同,马来西亚的问题是国家没有法律规范,无论是以前的纳吉政府或后来的希盟政府都不同意制定反种族歧视法律,所以赤裸裸挂着“Chinese only”或“Muslims only”甚至“No Indians/No Africans”的牌子也不会有法律后果,一般人也不以为意。政府不愿意制定相关法律,当然是因为此举必定动摇马来人和非马来人之间宪法上族群地位不平等的国本;也因为国家建基于种族主义,社会上发生种族歧视自是“合情合理”。既然不会因为种族主义而受到法律制裁,公然歧视甚至仇外就成了常态。

至于外国人方面,顺序排列,华裔房东通常乐意租给金发碧眼的洋人、日韩人、中港台人、其他东南亚人(当然还是华裔优先)或选择性中东人。印度的技术专才也不难找房子。最受歧视确实是非洲各国的黑人,这点全世界都差不多,广州就是例子。

难怪对于一些人因为各种原因厌恶美国所以学人家喊Black Lives Matter,我总觉得过于虚伪。

延伸阅读:唐南发专栏《弹无虚发》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3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我要留言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