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政局和马来西亚
弹无虚发| March 7, 2021外劳 昂山素季 民主 移民 缅甸 
分享:

2021年2月1日清晨,缅甸军方发动政变,推翻民选的全国民主联盟政府,国务资政昂山舒吉再度遭到软禁,并面对提控。此起彼落的政治抗争至今已导致数十人丧生,包括大批年轻人。曾经被视为东南亚新兴民主国家的缅甸,在经历了十年的民主转型以后,顿时回到当年军事独裁的困境。

纵观缅甸近代历史,其建国历程本就艰辛。占了人口至少30%的少数民族,历史上曾享有本身的政体,和缅族有着显著的族群、语言、宗教和文化差异。从1948年独立开始,如何把不同的民族融入一个拥有共同国民身份的国家,始终是个挑战。1962年以后的军事政权一直坚持政治和文化同化,实行集中控制,落实缅族民族主义,以限制甚至打压其他语言和宗教作为代价,推广缅语和佛教议程,而这一切国家统一工程的背后,则是赤裸裸的资源剥削,资源丰沛的少数民族地区尤其深受其害。

马来西亚住着很多缅甸人。官方记录的缅甸移工是大约15万人,另外向联合国难民署登记的也有15万人上下(当中不排除有重叠,但人数不会太多),尚有几万名在等着注册。因此,少说也有30万的缅甸人和我们一起生活,他们对马来西亚经济的贡献不容忽视,而我们各行各业也都需要他们。

曾经被视为东南亚新兴民主国家的缅甸,在经历了十年的民主转型以后,顿时回到当年军事独裁的困境。(图片来源:AFP)

记得两年前,移民局大肆取缔所谓的非法外劳。我照常到熟悉的咖啡店吃云吞面,竟然没开。拨电给老板,他用很无奈的语气说:“又抓人了!你也知道他们每次行动都会搞到鸡飞狗跳,我的工人都是有证件的,可是因为以前被刁难过,所以政府一有动作他们就不敢来上班。他们不来,我找谁?我自己的儿子都不肯出来帮忙啦!”

短短一段谈话,道尽雇主和外籍雇员的困境。

坦白说,马来西亚是缅甸政治的受惠者。1988年在昂山舒吉领导下,缅甸发生全国起义,反抗军事政变;两年后的选举,全民盟大获全胜,军方竟然取消结果,继续独裁,还严厉取缔异议分子,导致大批年轻人外逃到泰国甚至在南下西马半岛打工。缅甸军政府意识到国内经济条件差,剩余的劳力可能带来社会动荡,于是计划输出劳力。正好那个年代,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经济蓬勃发展却缺乏劳工,于是这些国家都和缅甸签了劳工输出协议,我们从1990年代初期开始有缅甸人出现在劳力市场中,到了今天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

当然,我们当中的缅甸人来自各个不同族群,有佛教徒,也有基督徒,穆斯林甚至印度教徒,语言也各异,不是铁板一块。和他们谈论政治,甚或敏感的罗兴亚人议题,不同族群会有不同观点。

像马来人从缅甸穆斯林那里得到的相关资讯,就很可能和华人从以佛教徒或基督徒为主的缅甸员工那里所了解的情况有出入。这很正常,就像同样是马来西亚人,向外国人谈起本国的族群政策之时,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的立场很可能相左。

无论如何,缅甸的政局既牵动着其国内人民的情绪,任何的负面变化也会对马来西亚社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可说比香港和台湾的政治变化对我们的影响更为深远。

毕竟缅甸人已经是我们社会的一份子,我们关心那里的政局发展,也是合情合理的。

延伸阅读:唐南发专栏《弹无虚发》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