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警民对立冲击,今后香港警匪片何去何从?
影音情怀| September 13, 2019反送中 杨剑 电影 香港 香港电影 
分享:

最近有几位香港朋友来大马度假,自己一尽地主之谊,与他们闲聊时话题多在目前香港的动乱,由于其中有两位是影圈人,也谈到今天香港电影翻身乏力而感到唏嘘。

表面看来,社会动乱和电影业盛衰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但这次香港动乱却挑起了一个有趣话题,那就是今天当地民众似乎与警方不咬弦,黑衣与白衣势成水火之际,对一向是香港强项的警匪片类型的拍摄在取材及角度上造成困扰,以后如何再拍下去?

香港电影市场低迷已二十多年,相应的使到产量大幅度减少,时移境迁,中国已取代成为中文电影生产中心,香港电影单靠本身市场已无法生存,需依赖中国资金及市场,这种趋势变成出品要顾及中国的不同电检尺度,故此近十年来就算拍拿手的警匪片,也变得战战兢兢,无法在故事及内涵上有新颖构思,只求能让影迷(特别是中国观众)对过去香港电影全盛期的情意结而捧场,再无力图写出新经典篇章的豪情。这种时不我予的情况令人沮丧,警匪片希望获得在中国市场上映,更需符合中国一向维护官威,不能丑化军警规矩,这也是目前中国虽然电影业起飞,而在警匪片的创作力,却始终不及香港风格般那么自由灿烂、灵活大胆。

中港合资拍摄的片子,票房较成功的皆是警匪片。(图片来源:网络)

看准这点,中港合资拍摄的这类型电影,只要能制作严谨,故事曲折加上巨星光环,对当地观众仍有吸引力。就拿今年说,中国本土电影在票房上丰收,而与香港公司合作的片子,票房较成功的皆是警匪片,古天乐与刘德华联合主演的《扫毒2:天地对决》收了接近十三亿人民币的票房收据,而《P 风暴》(在当地易名《反贪风暴4》)及《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也有七八亿的票房。

不过自从香港因《逃犯条例》修订争议触发持续接近3个多月的“反送中”抗议活动再演变成暴动,忙于防暴的警队形象引起很大争议,拥警和反警两极化,火头四起,情绪高昂。这种情况,对电影人在往后拍摄警匪片的题材如何抓捏,才能避开港民的愤怒不满情绪,而又在中国市场仍有作为,已成为极大考验。

事实上香港电影几十年来,不管市场出现任何变化,警匪片仍然是主要生产类型,就算不同时代的观众口味不同,而都能在一定的调整修改后而没叫影迷失望,而警匪片能够“历久不衰”,要点也是它的题材有很大的伸缩及发展空间,只要能够创作力旺盛,而不时给予变奏,就能杀出困境。而在警匪犯罪片的故事取向上,可以有关黑社会、帮派仇杀、地下犯罪组织,也可以表扬执法部门,更可以将江湖枭雄,黑帮人物美化,而原先简单的警方卧底也扩充到复杂的黑白道卧底,加上还可以警黑勾结和民间私自执法,林林总总,洋洋大观,点指兵兵,点指贼贼,产量之多,无从稽考。

一线演员如周润发、古天乐等在不论是演黑道杀手抑或神枪警探都同样得到拥趸欢心。(图片来源:网络)

这类型电影不但能够有个别不同的内容取舍的纵横交错,也可以让红星们凭它在事业上籍它赢获半壁江山的特别现象,如香港电影全盛期的李修贤在银幕中就是以警察角色而成为个人影艺生涯中的鲜明标签,而一线演员如周润发古天乐等更能够在这类型电影中不论是演黑道杀手抑或神枪警探都同样得到拥趸欢心。

资深影迷都知道,香港警匪片的经典作不少,几乎不同时期都会拍出代表作,假如要追溯香港的警匪片历史,可以从50年代中后期说起,当时曹达华饰演的“华探长”的形像日趋深入民心,主演了不少探案影片,但整体上还不成气候。而到了74年廉政公署成立后全力清查警察贪污事件,警匪片市场一度失守,幸好两年后新浪潮电影崛起,76年由从警队离职不久的陈欣健担任编剧,梁普智萧芳芳合导的《跳灰》卖座而成为这潮流先锋之作,也扭转了港产警匪片的命运。此后陈欣健参与的《墙内墙外》和《点指兵兵》都叫好叫座,翁维铨的《行规》及于仁泰的《救世者》更能够将当年因在武侠经典作《龙门客栈》饰演反派太监而成名的台湾演员白鹰改造成形象鲜明的不拘言笑的刚毅警探,其追缉罪犯展开剧情,结合“新浪潮”固有的创新意识,使此类影的技术及包装得以再上台阶。

到了香港电影进入全盛期,也直接让警匪片迎来了它最辉煌的十年,1981年章国明执导的《边缘人》是成功典范,而这卧底题材更在87年林岭东的《龙虎风云》中再显强势,并在2002年刘伟强麦兆辉联手执导的《无间道》修成正果,并在翌年一口气赶出前传和续篇,对以后警匪片的影响至深,还令美国电影界青睐而翻拍成好莱坞版本而勇夺奥斯卡最佳影片奖,举世瞩目!

1984年,李修贤自导自演的《公仆》及麦当雄的《省港旗兵》亦大放异彩,而成龙的《警察故事》和元奎的《皇家师姐》同时出现,都因票房成功而延伸为片集,而这两大系列也警突破了警匪片枪林弹雨的套路,而以激烈的拳脚肉搏代之,而在香港电影开始有走下破迹象时,甄子丹冒起的《杀破狼》和《导火线》等片延续着题材的活力,而《杀破狼》亦因反应佳而拍续篇,前年古天乐还凭第三集《贪狼》而荣登香港电影影帝宝座。

多部香港警匪片的里程碑之作。(图片来源:网络)

警匪片的另一里程碑之作,是1986年吴宇森的《英雄本色》狂收掀起了美化黑帮人物的江湖英雄片热潮,过后带有浓重的江湖色彩,而借兄弟、朋友之间一警一匪的对立身份营造情感张力的剧情模式的出品此起彼落,近乎泛滥,就是到了今天,但仍见跟风、沿袭的例子。

就算被视为一蹶不振的这一二十年来,香港警匪片仍有佳作,杜琪峰的《黑社会》一二集就是令国际影坛注目之作,另外《窃听风云》系列,及林超贤的《证人》、《线人》,陆剑青梁乐民联合导演的《寒战》系列亦获好评,而前两年才重启香港廉政署题材的《风暴》系列至今也拍了四集,而今年又有《廉政风云》推出,也有长线发展的野心。

总括一句,香港盛产警匪片,几十年来水准有优有缺,但电影人对这题材的热爱和坚持令人肃然起敬,今天社会竟发生如此动乱,警民关系会如此恶劣,颇令人感到意外,而在这种现实环境的冲击之下,今后的警匪片何去何从?不论是从业抑或是观众,都应该关心。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