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教主是我

你是否满意马来西亚中文DJ的文化水平?

马来西亚的中文广播界,播音人DJ是一个门槛伸缩性很大的圈子。这是礼貌的说法,不礼貌的说法就是里面良莠不齐,DJ水平差强人意。

电台DJ都是些什么人?

圈子里面有正统媒体系广播系本科毕业的,属于凤毛麟角,目前尚活跃的实在说不出还有谁;而有内涵的,饱读诗书的,说话有纹有路的非本科生DJ你能点出哪几个?大部份的中文电台DJ都是一些十七八岁就踏入社会的“世界仔女”,都是因为急智、口才好、反应快;又或者任劳任怨,可以拿很低的薪水不抱怨工作,志愿是拿着话筒对万人广播的人;另外一部份是艺人或者选秀出身的人,因为本身的知名度和观众缘,而被相中当电台DJ,例如当年张智成被唱片公司解约也回流当过中文电台DJ。

别的不说,政界菁英凯里败选后也是转职当了电台DJ,但是不同的是,凯里是牛津大学学士、伦敦大学硕士、国家队运动员、巫青团前团长、前部长,并经营着自己的政治清谈类Youtube频道《Keluar Sekejap》,当DJ说是降尊纡贵,一点也不过分。

你也可以看:经典电台DJ系列

电台DJ,是一份十分有影响力的职位,因为DJ的受众是以百万计的,而他们的曝光率是十分高的,工作做得好,会成为名人、受欢迎的人、说话掷地有声的KOL或偶像。而部分的工作就是代表电台采访国内外的名人、商贾、专家,理应不是声音好听,反应敏捷就可以胜任的,但是根据过往二十年的马来西亚中文电台发展来检视,我们的各家电台高层似乎不这么认为。

政界菁英凯里败选后转职当了电台DJ。(图片来源:网络)

芭乐是可以吃的吗?

某个周末,开车途中听着某电台的流行排行榜节目,当中两位主持DJ在讨论为什么有些歌被标签为芭乐(台湾音译Ballad,泛指流行音乐抒情慢板歌曲sentimental ballad / pop ballad)的时候,他们竟然一唱一和,对着全国听众发问:那些歌为什么叫芭乐音乐?是不是和芭乐(蕃石榴)有关?然后无耻地把话题扯去同事吃了没洗过的芭乐(台湾把蕃石榴称作芭乐)结束话题。

他们的无知和不具备DJ该有的专业素养,令人咋舌,也令人心寒。本来那两名DJ可以借这个话题好好教育他们的听众什么是Pop Ballad,但是原来小丑是抱有不切实际妄想的我:他们的专业知识匮乏程度甚至比一般听众低!这会是因为他们本身的英文程度不好,所以无法迅速连结到芭乐就是Ballad吗?

中文DJ只需要说中文时好听就可以?

马来西亚的中文DJ似乎领了免死金牌,可以尽情表现英文 / 国语不好,而不需要不好意思。我曾经听过在某财经电台广播里不会念“Netflix”发音的女DJ秀下限,也看见某位已经退休多年但是言行一直很有争议性的前女DJ 连Content的英文单字也不会串,而写成Contant,甚至许多DJ一对稿念国语就表现得好像一个外国人(好吧,他们念英语会更可怕)。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某科语文能力不好,而是个人文化水平不高的疑虑了。马来西亚人一直自以为语文能力很强,其实认真去考核他们,大部份人都是各种语文都半桶水。近日就有国营电台的中文DJ以“有待无恐”来读出“有恃无恐”,真的是“有待加强和有待改进了”。我很想考考这些DJ,是“不能自己”,还是“不能自已”?

你也可以看:我是新闻主播系列

反观,电视台新闻的主播们,同样是媒体人,却个个都科班出身,仪表不凡,谈吐大方得体,字正腔圆。大家还记得马来西亚开国以来最传奇的女主播方若琪吗?她应该是唯一个可以不同时段各别播报过国、英、华语,三语电视新闻的主播,而她是华小和国民型中学背景的华人。所以,别再拿华校生背景当成DJ国语和英文说很烂的开脱。

方若琪应该是唯一个可以不同时段各别播报过国、英、华语,三语电视新闻的主播。(图片来源:网络)

什么是MC?

大会司仪,在英文是“Master of Ceremony”, 简写“MC”,在廿一世纪,被写作“Emcee” (就M和C的读音),甚至“Emcee”一字已经被收录在各大英语字典,但是不代表我们就不该知道,“Emcee”是”Master of ceremony”。然而,在”Emcee”一词被广泛使用之后,很多人以为”Emcee”就只是个“主持人”,只需要Camera face,够机智,够嘴炮,声音好就可以胜任的,还有多少人知道真正司仪的工作是管理并主导整个活动的每一项节目?司仪是掌控了整个大会的流程,并能灵活处理突发状况,控制各个环节的长短,而这些,都是需要在彩排期间,甚至在彩排之前,和各单位进行沟通,商议的。

那什么又是DJ?

DJ,是“Disc Jockey”的简写,意思就是唱片骑师,在电脑随意播放MP3的功能被发明以前,应该说是电脑腾空出现在播音室之前,DJ是负责打歌的,说话的是他们,负责把唱片放上播音机器,然后负责推广他们认为好的音乐给听众的也是他们,所以以前的歌流不流行,很大程度取决于DJ们喜不喜欢播你的歌。这情况就好像马场上骑着马跑出冠军的骑师,故得名唱片骑师。也就是说DJ工作不是打嘴炮,随便说些没营养的话,而是和流行乐工业息息相关的职业。

当然电音DJ、嘻哈DJ也是Disc Jockey,因为人家是货真价实在操作一台打歌机器,现场透过各种混音方式,把一首歌播放成独有的面貌,不混为一谈,但是多了解学习冷知识也无妨。

在电脑随意播放MP3的功能被发明以前,应该说是电脑腾空出现在播音室之前,DJ是负责打歌的。(图片来源:Pixabay)

这是一个无知会被当直率可爱的年代

虽说现在播放歌曲的工作已经被后台个别利益权衡和机器随机搞定,但是身为观众的我们,能够接受一名,不,是两名,甚至整家电台的DJ都不知道Pop Ballad(台译:芭乐音乐)这个词汇,而且还要是负责主持流行音乐排行榜的当值DJ吗?

无知的他们,会不会不知道自己的职业DJ是什么意思?DeeJay?Dickhead and Jackass? 

无知的他们,难道平时不懂得不耻下问,不会勤问谷歌?还是他们觉得听众没水平,所以不需要这么认真?

无知的他们,到底是真愚蠢,还是实际上很聪明,但是却懒惰?他们或许认为:反正我工作表现这么反智也可以在这个位置衣食无忧,我何必努力做学问?

DJ工作不是打嘴炮,随便说些没营养的话,而是和流行乐工业息息相关的职业。(图片来源:Pixabay)

如果你能够接受愚蠢又懒惰的人在这些受众百万人的职位赖着,那么,这就代表电台高层一再把听众当笨蛋是应该的吗?

电台DJ已经沦为门槛不高,只需要声音好听,看上去年轻活力,临场反应够快就能应征的工作了。

呐,这不是我的偏见。

这是马来西亚“得得意意”的电台这二十年发展告诉我们听众的事,他们一次又一次骄傲地推荐他们的DJ的给国人的时候,给我们看见并理解的“DJ标准”。

你们说是不是?

大家一起将愚蠢进行到底

别问我那两个DJ什么名字,我其实并不知道(所以别说我针对人家),反正我也不是很想知道,因为我觉得玩忽职守的人不配被人提起名字,就是最好的惩罚。

我是他们我会羞愧难当引咎辞职,可惜他们不会是我,我也不是他们。我没有叫他们引退,我甚至不会呼吁抵制个人、节目、还是电台,因为在这个boleh land上,失格的DJ又岂止他们俩人?除了电台管理层,不会挑剔的听众难道不需要负上部份责任吗?

愚蠢的世界,就是需要愚蠢的人继续拿着话筒,掌控愚蠢的进度,这才对味。

延伸阅读:黄奕达专栏《教主是我》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10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黄奕达

长期接受理科训练的文艺愤青。毕业于博大环境科学研究院,自少年时期就热衷搞音乐,目前是全职舞台工作者。关心政经文教、两性课题、意识形态、人性陋习……敢怒敢言,文风带剑,江湖戏称教主。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