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正言不讳

尽管小心翼翼,我还是确诊了

支持 Sponsored by  

Omicron变异毒株刚出现在大马时,我做了一些功课,并了解到Omicron传染速度很快,但是重症率并不高。当时,我无知地对朋友说到:”或许Omicron确诊也没有那么严重吧?“然而,就在说完这句话的几个月后,我切身地体会到这句话是多么的轻率。

2月15日,屋友被诊断为确诊病例,我成了他的密切接触者,需要居家隔离。当时我并没有出现任何症状,快筛试剂盒的结果也呈阴性。隔天早上,我依然获得阴性的检测结果,但是喉咙开始突然出现异物感,仿佛有东西卡住,却没有丝毫疼痛感。体温也逐渐上升,晚上达到37度多,低烧状态。我再次使用快筛试剂盒,依然是阴性,不过此时我已经确信,我也感染了新冠病毒。2月17日凌晨,PCR检测结果证实了我的猜测,我确诊了。

成为密切接触者直到出现症状,都在使用快筛试剂盒检测,可是呈现的却是阴性结果。(图片来源:作者)

当朋友关心问我好不好时,我总会说,感觉就像是发烧、感冒和咳嗽汇集在一起。初期,我的头部剧烈疼痛,身体酸痛;后来时不时会出现鼻塞和咳嗽症状。过了一个星期,症状也逐渐消退,但是我无法很轻易地说出我痊愈了。毕竟,这是场持久的战争,我还需要和新冠后遗症抗争。

因为无法轻易离开房间,我每天早上就会打开房里面向外边的窗户,那是我与外界的唯一连接。我在确诊几天后,突然有些嫉妒那些仍然可以自由活动的人们。在成为密切接触者,证实确诊前,我每天就是两点一线,公司和租屋处。即使在屋内,我和我的屋友们也几乎一个星期没有直接碰面了。想要离开房门的人会在租屋群组里说一声,让其他人先避开,这样我们就不会有直接接触。但是,一切就是防不胜防。

有朋友表示:“像你这样谨慎还不是确诊了?”;也有友人质疑:“你不是已经接种增强剂了吗?”对于这些疑问,我只能笑说,增强剂并不是仙丹,再怎么小心也好,我们也避不了无形的病毒。我们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去避免确诊的状况,但是真的不幸染病了,也只能接受和面对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增强剂并没有效,没有了增强剂,我的症状可能会更加严重。

虽然价格昂贵,但是通过PCR检测得到了明确结果。(图片来源:作者)

我觉得委屈无奈,但是我那没有确诊的屋友和同事也同样如此。相较于其他确诊者,我是幸运的。即使确诊了,没有太严重的症状,也没有传染给其他人。在疫情爆发的第三年,我们已经习惯了,随时会成为某人的密切接触者。不幸确诊后,自责和负罪感是在所难免的,感觉自己连累了身边的人们,将所有的过错都归咎于自己。但是,这并不是我们可以预料的。既然已经发生了,与其一味的恐惧,不如花更多时间观察自己的状况,帮助自己度过难关。

最重要的是,如果身上出现任何症状,第一时间就是进行检测。不要过于依赖快筛试剂盒,认为那一条线肯定不会出错。我了解PCR的价格确实不低,但是有个明确的结果,不仅可以安抚自己焦躁的情绪,也对身边亲友有些保障,特别是那些没有疫苗保护的弱势族群。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他们。只要及时发现,就可以把伤害减到最低,阻断病毒的传播链。确诊不可怕,可怕的是无知无畏的人们。

你也可以看:

延伸阅读:郑颖专栏《正言不讳》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1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郑颖

拉曼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出生在吉打一个小城镇日得拉。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