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河足挂齿

疫情下游牧出人性关怀的奥斯卡

支持 Sponsored by  

谁也没想到,年年衣香鬓影,星光熠熠的奥斯卡颁奖典礼,竟因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不仅令颁奖礼从2月28日延至4月25日举行,为了配合种种防疫规定,导致颁奖礼首次切分成在不同地方同步颁奖,传统的表演与颁奖项目也缩编。

若没仔细留意,还以为画面进行的是金球奖颁奖典礼。

由于去年疫情冲击全球,电影业首当其冲,许多部电影都无法正常上映,导致观众对入围的许多片子陌生,造成本届奥斯卡在赛前讨论度不高。但正因如此,今年奥斯卡难得轻骑简从,回归电影本质的考量下,竟开出了史无前例多元的提名与得奖名单,并刷新许多历史记录。

若去年爆发的疫情造成各个领域的结构性破坏,那饱经摧残后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何尝不是正走在健康重铸的路上呢?

若号称本届为“史上最多元的颁奖典礼”一点也不为过。

这不仅是非白人获奖项目最多的一届,也是女性获奖比率最高的一次。尤其是含金量重的奖项如最佳影片、导演与原著剧本,首次都由女性包揽,尤其赵婷最终顺利拿下最佳影片与导演,打破了李安多年来始终无法突破的透明天花板(李安虽拿下两座奥斯卡导演奖,但最佳电影始终擦肩而过)。

继去年破格把最佳电影及最佳导演等4个奖颁发给韩国出品的《寄生上流》后,奥斯卡今年格局再次提升,有种向世界三大影展靠拢的趋势。

图为《寄生上流》破格荣获奥斯卡最佳电影的纪念性一刻。(图片来源:网络)

关于赵婷凭什么能赢到最后的原因,我只能说,一切还是回归天时地利人和。

《游牧之地》(Nomadland)展现了宏大却不急躁的叙事节奏,透过美国政府忽视的游牧族群生活形态,不仅反映了社会流离失所课题,在以车为家,穿梭在浩瀚大自然的情境下,相遇与离别竟是如此自然,生死彷彿只是浅浅的一条线。

放在死伤人数庞大的美国疫情下,彷彿成了最好的活着提醒——人太渺小,珍惜当下就好。

当然,这几年评审结构与风气也是助攻原因。

我想起凭《游牧之地》第三度获得奥斯卡影后的Frances McDormand,在3年前获得第二座奥斯卡影后时说的话。

当时她以《广告牌杀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得奖后,先将小金人放在地板上,要求所有女性入围者站起来勉励一番后,最终结尾时,她再潇洒地送给大家两个字——Inclusion Rider

典礼结束后,“Inclusion Rider”成为隔天全球热搜的词。最终大家才晓得,这个词代表着一种“包容条款”。

左为凭《游牧之地》第三度获得奥斯卡影后的Frances McDormand,右为《游牧之地》导演赵婷。(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即美国一线演员可以为弱势、性别平权、种族多元提供白纸黑字的保障,包括可提出合约内的两性、少数族群、残疾者或多元性向者等人数比例,以确保萤幕的世界更贴近真实,并保障性别和种族的多元性。

在那之前几年,奥斯卡甚至还经历着“#Oscarsowhite”(奥斯卡太白)与“#Metoo”(我也是女权运动)争议。

正是这些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促使奥斯卡不得不跟随时代改进,在过去几年新增的评审名单里,大量提高了女性与非白人评审的人数比例。同时,许多电影也正视种族与平权问题 ,在许多电影里纳入不同肤色、性别与性向的演员,间接促使了今年的提名与得奖名单中,难得展现频谱均分的和谐现象。

而赵婷与《游牧之地》能笑到最后,与其说是女性与少数族群终于吐口怨气,倒不如说是奥斯卡全体改革后迎来的最全面且服众的胜利。

同时,多亏疫情持续笼罩,促使本届奥斯卡成了这几十年最有效率的颁奖典礼。没有传统的入围歌曲表演项目,也没有颁奖嘉宾,奖座直接放在颁奖台上,整场典礼约3小时15分就结束。

73岁韩国演员尹汝贞(Yuh-jung Youn)以《梦想之地》(Minari)获颁最佳女配角奖,右为《梦想之地》制片人之一布萊德・彼特。(图片来源:CNN)

少了装腔作势的浮华,看起来虽然较为沉闷,却多了人性关怀与回归电影的尊重。

其中,这次颁奖礼还特意安插颁发两座特别荣誉奖项——珍赫萧特人道精神奖。获奖单位为非盈利组织电影电视基金(Motion Picture & Television Fund)与常年参与慈善活动的泰勒派瑞(Tyler Perry)。

这个奖项从2009年以来,是在秋季一个没有电视转播的宴会上颁发的。只不过疫情下电影业重创,奥斯卡筹委最终决定将这个非竞赛型奖项在正式典礼上颁发,凸显了奥斯卡不断贴近时事动态,希望能借由这个全球最受瞩目的电影艺术舞台,传递出更多人性关怀的美好普世价值。

还有一件特别的事,这次还邀请了Marlee Beth Matlin担任引介嘉宾。

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是谁,实际上她可是在1987年凭借首部作品《Children of a Lesser God》,打败两届影后Jane Fonda拿下影后的美国女演员。只不过她是一名聋哑人士,当初就算拿下影后,碍于生理障碍,无法接获更适合表演的舞台。而这次奥斯卡请她站在观众席中,透过手语引介,也让这次不奢华的典礼中多了人性光辉点缀。

至于很多人在热议赵婷得奖后,中国所有媒体都封锁相关消息,一些媒体甚至为了报导佳讯,还不得不篡改赵婷与片名的现象,我只想送他们《游牧之地》的这句台词。

“Tomorrow, and tomorrow, and tomorrow, Creeps in this 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 To the last syllable of recorded time;And all our yesterdays have lighted fools. The way to dusty death. Out, out, brief candle!”

你也可以看:

延伸阅读:郭朝河专栏《河足挂齿》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1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郭朝河

热爱生命,喜欢经历。无论是影像或音符,都能欢欣与之共舞。不管复古或流行,能激荡灵魂的,都值得拥抱。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