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选举2020,社交媒体进入新阶段

支持 Sponsored by  

2020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11月了。除了继续关注新冠疫情的发展之外,过去一个多星期来,全世界都关心的课题,就是美国总统选举了。

如今,选举成绩已尘埃落定,不管后续的发展如何,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也算告一段落了。要谈美国总统选举,当然不能不谈到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以下要跟你分享的,是我的一些观察。

2018年3月爆出的剑桥分析事件,是社交媒体发展的分水岭。它让所有的社交网络,开始警醒自己在人们生活中(他们当然已经知道这一点了),乃至政治和选举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剑桥分析事件爆出了和俄罗斯有关的势力,意图通过社交媒体影响美国中间选民的投票意愿,来左右美国 2016 年的总统选举成绩。这让脸书成为众矢之的,公司与创办人形象于2018年时一度跌入谷底。

所以,不管是脸书还是推特,这两年来都卯足全力地为今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做好准备。从系统的增強,到后台的人力、物力,社交媒体们矢志不让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被影响的情况再度发生。

所以,这两年来,脸书创办人Mark Zuckerberg 就到处宣传说,公司除了在脸书系统和人工智能上的增强,也聘请了过万名员工和“编辑”,在后台筛选和过滤帖文和广告。

让我们来看看这一次的社交媒体“编辑”(不管是真人还是人工智慧)如何确保大众接收到不具误导性的讯息。

首先,我就听到马来西亚网络媒体业界的朋友提到一件有趣的事情。他说,其公司最近要在脸书boost 一则和美国大选有关的内容,但是却不得要领。虽然该篇文章并不是如2016年在美国大选前大行其道的“假新闻”一类的文章,但是也遭受“被阻截”的命运。

这说明了,脸书现在的策略不只是“杀一儆百”,而是“有杀错,没放过”。

过去几年来,脸书的安全团队一直致力于阻截黑客的威胁,同时也发现一些新活动——有组织使用假帐户进行干扰活动,试图传播错误信息与制造不和。 于是,脸书构建了号称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系统来查找和消除这些威胁。

这几年来,脸书关闭了100多个包括来自俄罗斯、伊朗和中国的相关网络,并且每天阻截了以百万计的可能滥用帐户。对脸书来说,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更是至关重要。

接着下来,因为疫情导致太多邮寄选票,选情胶着,直到11月7日前都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在那几天之中,特朗普开始在脸书和推特发布胜选的贴文,也遭受到脸书和推特“编辑”的“特别关照”。

下面这些例子清楚地显示,这些社交媒体不管是脸书还是推特的“编辑”,都非常努力的在为用户们提供不具误导性的消息:

(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也因为“编辑”的介入,特朗普也和推特对着干了:

(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有趣的是,今天我们亲眼目睹的此类发展,绝对是多年以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发展史的重要记录。

我们向来都提醒周围的长辈、朋友们,对社交媒体上的消息要多加确认,不要马上相信未经证实的讯息。但是,今天的美国选举为我们演示了社交媒体的“编辑”,如何在帖文以外,提供附加资料,以避免用户被职掌行政大权的现任总统的帖文所误导。

三权之外的“媒体”第四权,在此时此刻、在政治、科技、媒体与选民的互相博弈之间,凸显了出来。Mark Zuckerberg 还能不能说脸书只是科技公司,而不是媒体公司呢?其实,我乐观看待今天社交媒体的如是发展。

2018年的剑桥分析事件应该算是一个 blessing in disguise,它让社交媒体走向更成熟的今天。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不是任由其放任、可以随意发布假消息的社交媒体。我们看到的是,社交媒体在发挥其社交功能、每个人都可以是内容生产者的同时,也因为某些特定需求,而需要一定程度的“编辑”的介入,这和传统媒体的操作模式类似。

当然,在言论的自由与适时的“编辑”之间,绝对需要拿揑清楚、取得平衡。

脸书今年才16岁,推特今年14岁,它们正值“青少年”时期,要进入完全成熟的阶段,还有一段距离。以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情况,社交媒体正走向更加成熟的方向发展。

社交媒体,是社交,也是媒体。这样的发展是历史的必然,我们有幸经历着、生活在这个时代。

延伸阅读:孙德俊专栏《科谱时代》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孙德俊

营销科技公司Antsomi联合创始人,两届马来西亚数码协会主席、互联网专业、科技评论、逾期诗人兼影评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