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将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哈拉瑞谈新冠肺炎之后的人类
网热| April 6, 2020个人隐私 全球计划 公民身份 共同合作 新冠肺炎 
分享:

进入四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你对于这段不用(或者是说无法)开工的日子,有什么感觉呢?星期一终于不再是忧郁的蓝色了吗?还是在这段日子里你每天都过得很忧郁呢?

未知,是目前我们除了对抗新冠肺炎之外,最大的障碍。

我们都知道这场疫情会过去的,但却不知道疫情最后会以什么方式结束。於是我们推算不出疫情之后,我们的世界会怎么继续运行?甚至对一些马来西亚人来说,这段行动管制令之后还会不会延长我们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连眼前的路都看不见,更不用说想象未来。

这是我们全球人类都共同沉浸着的焦虑,为此《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刊登了一篇由著作《人类简史》(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的作者哈拉瑞(Noah Harari)文章,讲述这世界大流行的瘟疫将会如何影响我们的医疗、经济,还包括政治与文化。

是的,风暴将成为过去,人类将活下来,我们大部分人都还活着——但我们将活在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哈拉瑞)

哈拉瑞认为,等这场风暴过去之后,我们人类将会活在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

第一个就是在极权主义的监视和公民赋权之间做出权衡。第二个则是需要在民族主义孤立还是要全球团结之间做出选择。(图片来源:Pixabay)

首先,哈拉瑞提出了我们在这段时间内所采取的“紧急措施”,都将成为我们日后生活中的一部分。这就是“紧急”的本质,一般需要花上几年时间的决定,来到这严重的瘟疫面前,都变成了几个小时就能通过的决定。这之中包含了什么风险?在这个人类从未经历过的,浩劫级别的生化危机面前,我们所有的决定都只是一场实验,我们自己则是实验中的白老鼠。

在这个非常时期,我们人类将面临两个重大的选择,第一个就是在极权主义的监视和公民赋权之间作出权衡。第二个则是需要在疫情采取孤立主义还是要全球团结之间作出选择。(哈拉瑞)

政府监视

哈拉瑞说,为了遏制疫情传播,所有人都正在配合政府的措施,其中就是自愿上缴个人私隐,让政府可以监视人民的生活,并且惩罚违例者。

这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项奇异点,任谁也想不到某天我们的科技发展,让我们能每时每刻,监视每一个人。

这是50年前的苏联和克格勃(KGB)也无法做到的事情,以当时他们的人力,不可能安排到人手来24小时不间断地监视两亿公民。即便可以,他们也都无法及时处理数据。

但科技的发展,让这个不可能的任务变得可能了。

其中一个就是自愿上缴个人私隐,让政府可以监视人民的生活,并且惩罚部分的违例者。(图片来源:Pixabay)

以防疫之名作出的各种措施,包括透过人们的智能手机以及路上数以万计的摄像头,让政府能无时无刻,无孔不入地监视人民的生活,还能要求人民时时刻刻透过手机,报告体温和身体状况。

“像是以色列政府最近还授权,通过了使用一项原本用于反恐的侦查技术,来追踪人民的生活。当议会提出抗议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以“紧急命令”为前提,通过了这项措施。”

科技日新月异    “皮上监视”走到“皮下”?

这并不是新鲜事了,科技日新月异,政府侵略人民隐私也不是这一朝一夕的事情。

但哈拉瑞认为,这一场疫情让政府由“皮上监视”,转化到“皮下监视”。

以往你在手机中点下什么链接,政府都能知道。但现在政府想要知道的是你皮肤下的资料:你的体温、你的血压,你的健康状况。

而这些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数据,在往后很可能会成为打击个人隐私与公民赋权的隐患。

你也可以看?

你今天绿了吗? 中国健康码数字化防疫引起个人隐私争议

哈拉瑞担心的是,这种看起来效率高的科技手法一旦成为了合法途径,那么政府能透过你点击的新闻,得知你的政治理念,甚至还包括你的人格;他也能在掌握你的心跳、血压、体温等等资料过后,判断出你在看某个视频时的情绪与变化。

人类的情绪喜怒哀乐都是生物现象,跟发烧、咳嗽是一样的。所以当政府能检测出你在咳嗽的时候,你的喜怒哀乐也会被他们所掌握。再加上大数据与人工智能(AI)的帮助下,这些数据分析还能够预测我们的感受,也就是说他们比我们更了解自己,更可怕的是这意味着,他们能操控我们的感受。

哈拉瑞提出,想象一下在未来的日子里,朝鲜的民众佩戴着能够传递皮上、皮下资料的手环,他们正在听伟大的领导人演讲的时候,一不小心因此而感到愤怒或者觉得搞笑的话,那么他就完蛋了。

当然,我们都知道这些都是目前用于克服眼前疫情的非常手段罢了,等疫情好了,当然就不能容许了。但事情是不是就这么如意地发展呢?

这些数据分析还能够预测我们的感受,也就是说他们比我们更了解自己,更可怕的是这意味着,他们能操控我们的感受。(图片来源:Pixabay)

没有日落条款限制的紧急法令恐成隐患

这些所谓的紧急措施并没有被日落条款所限制,持久保持下去,让它极有可能在往后的政治发展中再度出现。这里哈拉瑞给出了自己的祖国作为例子。以色列曾经在1948年因独立战争而进入紧急状态,也设下了一系列紧急措施。这其中就包括了新闻审查、没收土地,甚至还包括管制制作布丁的特殊条例。

尽管以色列早已经独立多年,但政府迟迟没有宣布解除紧急状态,当时的紧急措施除了管制布丁制作方式之外,没有一个被废除。(哈拉瑞)

哈拉瑞担心,即便是在疫情好转之后,政府依然会以疫情和公众健康为由,继续向大众摄取个人隐私,壮大政府机关。而这个手段必定会顺利通过是因为,在健康和个人隐私面前,公众大多都会选择前者。

健康与隐私未必是二选一状态

哈拉瑞表示,我们可以在阻止疫情扩散的同时,也保护民众的个人隐私。我们应该选择增强公民的权利,而不是透过增强威权政府的监视力。

这一点可以参考韩国近日来的防疫工作。他们只用一个月的时间就拉平疫情曲线。从最高峰时期的900多宗,到如今的78-101宗的平均确诊案例。

韩国政府给出的回答是,他们采取迅速并广泛地追踪与测试,并且清楚地传递出最新消息与指示给民众,让韩国政府获得了民间高度的配合与合作。

你也可以看?

为了防疫,除了命之外,你会牺牲什么?

哈拉瑞强调政府与人民之间必须取得互相的信任。他认为集中监视人民与严厉的惩罚未必是最有效的做法,反而让民众参与,获得更多知情权,并且配合政府防疫。毕竟,一群高度配合的民众,比起一群没有受过知识,只是盲从的民众,来得更容易控制疫情扩散。

自动自发配合,并获得知情权的民众,要比监视,让民众愚昧无知来得有效。(哈拉瑞)

像是洗手这件事情,哈拉瑞认为我们不是因为政府机关会监督我们,会不会定时洗手而去洗手。而是因为我们了解洗手背后的科学知识,了解肥皂可以清除手上的细菌,於是我们才会维持洗手的良好习惯。

建立政府与人民间的信任    应拟定全球计划共抗疫

以上论述了那么多,是不是代表哈拉瑞反对政府透过追踪体温的手段来控制疫情呢?

非也!哈拉瑞并不是说不要将数据交给政府,用数据打击疫情是我们目前最快的防疫方法。但他更强调的是这一次疫情带给公民身份考验。他强调在于政府与人民之间的信任与合作程度,要建立一个信任科学、媒体和公众的环境,而不是建立一个监督民众的威权政府。

If we fail to make the right choice, we might find ourselves signing away our most precious freedoms, thinking that this is the only way to safeguard our health.

此外,这股捆绑全人类命运的疫情浪潮,需要的也是全人类共同努力才能化解。哈阿瑞因此建议我们需要一个全球计划,让全球世界各地都能共享讯息。一个意大利医生在清晨的发现,很可能就能救到在晚上的德黑兰人。这种同步分享就是一种时间竞赛,但要做到这一点,全球世界各地、各国之间,就必须要信任彼此,公开真实数据。

除了建议数据共享,他也觉得让世界各地的生产线必须互相合作。与其国与国之间各自在本地生产与囤积例如测试套件和呼吸器,不如全世界范围协调一致地努力,才能大大增快生产速度,一些较为富裕的国家也能投入资金与人力,生产更多储备物件,以备万全。并且相信在日后,他人也会对他们伸出援手。

与其国与国之间各自在本地生产与囤积例如测试套件和呼吸器,不如全世界范围协调一致地努力,才能大大增快生产速度。(图片来源:Pixabay)

其三,国与国之间还能相互协调,允许科学家、医生、记者、政治人物在这场封关锁国政策中,也能通行各国,方便彼此进行信息交换与合作。但过程必须格外小心处理。毕竟在得知对方是经过严厉筛选后,才能出境的,对方也会比较安心让他们入境。

但在这一次的大流行中,哈拉瑞却没有看见哪个国家先站出来领导大家合作。各个国家都是在自己的国家内,选择封关锁国。在信息不流通,又没有一个健全的全球计划下,世界各地的人民,现在可以说是被动又无助地,受到疫情卷席。

哈拉瑞提出的这两个问题,健康VS公民身份,还有孤立VS合作,很快就要全人类作出选择了。

一旦选错了就难以回头了,只能提醒你,三思而后,慎选。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1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