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粮食危机还是粮食浪费? 新冠肺炎揭露市场模式问题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通俗一点去理解,意思就是人民只要吃饱就好。粮食管控是一个国家首当其要的职务,确保粮食能均匀分配,可以说是最基本,但是也最困难的工作。

尤其,是面对这场疫情来袭的日子。

当消费者面对粮食库存紧张的问题时,在食物生产链中,却出现食品过剩,导致粮食浪费的危机。

疫情来袭各国出现抢购潮    消费者如何断定“足够的粮食”?

在世界各地配合防疫工作,纷纷进行封关锁国,对人民的行动进行管制时,最先让人民感到恐慌的,就是粮食供应。於是在刚开始,我们能在世界各地看到人们到大型、小型市场,对各种食品进行抢购、囤货。牛奶、面包、鸡蛋、白米,这些我们能想到的日常食品都被一扫而空,但我们要面对的是这些粮食供应不足的危机吗?

人民抢购、囤货。牛奶、面包、鸡蛋、白米,这些我们能想到的日常食品都被一扫而空。(图片来源:Pixabay)

各大政府面临民众的抢购潮,都纷纷提出警告,人类现在面对的是病毒侵蚀,而不是粮食危机。他们敦促大众切勿过度购买,只需要确保粮食供应充足就可以了。

但也许这才是民众真正的问题,多少的粮食才是充足的?我们如何确保我们购买的粮食,会一直都充足?怀抱着对食品供应的未知,在那些没有限制食品购买数量的市场,我们还是看到人们大量囤积大量购买。经济专家提醒大众,若是维持这样的消费模式,我们恐怕真的会进入严重的通涨与粮食危机……

这是消费者所面对的问题,而我们现在要谈论的,是生产链业者需要面对的问题。

生产链大受防疫措施影响    大量食物白白浪费

在今年四月初,一名来自美国的记者在推特发布了以下影片。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牛奶被倒入下水道内,影片中所浪费的牛奶量相当惊人,相信大家都和这名记者一樣,都在想:

为什么宁可浪费也不捐给有需要的人?

请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我们先了解在疫情的影响下,美国地区的粮食浪费情况。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威斯康辛和俄和俄州的农民,把上千加仑(1加仑=3.7公升)的新鲜牛奶倒入下水道、粪池等地方;在爱达荷州也有农夫把大约100万磅(1磅=0.4公斤)的洋葱埋到田地挖好的鸿沟内;在弗罗里达州的农夫,则把原本已经长好了的四季豆和卷心菜,重新犁回农地中……在这个人人为抢购粮食而烦恼的当儿,每天都有一大批新鲜蔬果、奶制品,正在被浪费。

农夫则把原本已经长好了的四季豆和卷心菜,重新犁回农地中。(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而原因,正是和这场疫情散播有关。

新冠肺炎急速的散播,让人们不得不改变以往的生活习惯。人们几乎都被勒令要留守家中,减少出门,更加不能堂食、聚餐。这样的生活方式让人们更倾向于在家中做饭,所以在食材的选购上变得不一样。虽然超市架子上的食物几乎每天都被清空,但人们减少外食,对餐厅的生意也大受影响。

虽然超市架子上的食物几乎每天都被清空,但人们减少外食,对餐厅的生意也大受影响。(图片来源:Business Insider)

在超市面对粮食供应库存紧张的情况下,那些向来接受学校、酒店、旅游区等食材订单的公司在面对学校关闭、酒店关闭、禁止旅游等等的禁令后,让他们一早选购回来的食材现在也无处可用。容易腐烂的新鲜蔬果和奶制品於是首当其冲,只能在冷冻库内慢慢腐烂。更糟糕的是,农夫每天都会生产新的食材供应给他们,这些公司或者单位没办法把食品销售出去,只能眼睁睁看着食材腐烂。

以星巴克和牛奶厂商为例子。在病毒来袭之前,星巴克每天都会向牛奶厂订三批牛奶,也就是大约5万公升的牛奶量。这是为了应付他们一般的客户需求,但在疫情来临之后,人们对喝咖啡的需求似乎不是看得那么重了,星巴克对牛奶的需求也随着降低,变成三天才订一批牛奶。

需求量降低了,但奶牛每天生产的量还是一样的。所以奶农还是会把一样分量的牛奶送到牛奶厂,这些过剩的牛奶因为卖不出去,而只好摆在库存中。但我们都知道库存会满,牛奶也很快腐烂。

需求量降低了,但奶牛每天生产的量还是一样。(图片来源:Pixabay)

在这样的困境中,有些厂商迫不得已只好通知奶农们,厂商暂时不会和他们拿货。而奶农们手头上多出来的牛奶,除了那些想尽办法销售出去、捐出去的,剩下来的就如上方影片你我都看到的,白白留到下水道内。

此外,目前在国或州的边境控防更是变得严谨,人们的活动范围受到限制的当儿,原本每天输出州、输出国的新鲜蔬果或者奶制品,只能面对滞销的情况,就连家家户户都会食用的鸡蛋也受影响。根据统计,一个养鸡场单单是在一个星期内就需要销毁75万颗尚未孵化的鸡蛋,甚至有些养鸡场还考虑要安乐死多余的鸡只以减轻负担。

根据统计,一个养鸡场单单是在一个星期内就需要销毁75万颗尚未孵化的鸡蛋。(图片来源:Pixabay)

过剩食物太多人手不足    资方面临庞大财务压力   

这是目前美国面对的粮食过剩导致浪费情况。回到刚刚我们提到的,为什么多出来这么多食物,都不拿去捐,要这么白白浪费呢?

但其实,一些在这“被浪费的食物”行列中的产品,是已经拿去做慈善活动之后的残余品。因为过剩的食物实在是太多了!

许多农民表示,他们已经把这些能送的食物,都送到了慈善机构和流动餐车上,甚至还到快餐店去,说服快餐业者使用更多的食材,例如说服披萨店上能使用更多的奶酪。他们想尽办法要把这些滞销食品,用捐的、用送的,尽可能地推出市场。然而即便是免费的,在面对有限的储存空间和志工人数,还是有大量的食材面对无处可用的问题。

再加上一些食品在推出市场前需要进行加工,再加上运输的成本,都让这些目前资金入不敷出的资方承担不起。他们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客户,还需要付出生产的成本包括器材运作、包装过程和员工薪资等等,无形中都对他们形成了财务压力。

但也有分析认为,这些都是资方一意孤行的决定。他们认为资方若是将这些资源都拿出来分配给有需要的人,资方担心往后会背上需要照顾穷人,或者负责捐助的责任。甚至为此,还有的资方说,我是做生意的,要是全部都拿去捐了,钱从哪里来?

这句话似乎有点无可厚非,面对疫情打击,部分的中小企业已经开始站不住,面对倒闭的风险。其中有的他们不得不削减员工数量,或者以减薪、减少工作量等等措施,让雇主和雇员都能共度难关。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过剩的食品,他们也面对人手不足、处理不及的问题,在粮食浪费危机上更是雪上加霜。

你也可以看:

更糟糕的是,在面对食品过剩、人手不足的情况,他们还不能就这次停止生产,农夫不能就停下手来不耕种。这头才把新鲜蔬果犁回田地,那头就要重新播种栽种,因为谁也不知道情况什么时候恢复正常,只能维持供应的产量,期许经济重新复苏。但如果情况依旧没有改变,这一波新栽种的蔬果,也是注定要被犁回田地内。

需求降低,生产过剩,食物何去何从?这就是生产链目前正在面对的问题。

以美国政府与奶制品津贴为例    物资分配不均的市场漏洞    

在这场疫情下,美国的失业率飙升,人类同时面对粮食浪费与粮食不足的矛盾,可以看出目前的市场模式,根本无法将物资,平均地分配给社会大众。

但粮食生产过剩的问题,不全是在疫情的影响下产生的,更明确的说法是,疫情的爆发让我们看清市场漏洞。例如在美国,被浪费的牛奶不是在现在才发生的,而是每年,并且都是数以千万计的数量。

单单是在2016年,奶农们就把大约价值4300万美元的牛奶倒入下水道内,因为产量过多,卖不出去。再加上牛奶在美国的价格和盈利向来很低,除了二战时期的需求量攀升,奶农们一直来都徘徊在低价格和破产的边缘。

牛奶在美国的价格和盈利向来很低,除了二战时期的需求量攀升,奶农们一直来都徘徊在低价格和破产的边缘。(图片来源:Pixabay)

为此美国政府在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时期,制定了奶制品津贴,帮助奶农们购买滞销的奶制品。这项津贴即便是在二战结束后,美国经济复苏了,至今都依然存在。

在70年代末,美国政府在奶制品上的开销不足5000万美元,但来到1983年,奶制品的开销飙升到27亿美元。根据华尔街的报道,到了2016年美国农业部的预算,单单是在奶酪上,就花费了2000万美元。这是因为奶制品是在众多美国政府收购的农产品中,唯一没有进行数量限制的。

这也意味着农民们卖剩多少,都由政府包办。这原本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案,政府购买奶农滞销的产品,可以帮助他们不受破产危机影响;而这些滞销的奶制品随后由政府分配,发放给贫穷、饥饿的群众,解决粮食危机的问题。

但问题是,时至今日,政府投放在奶制品上的开销不减反增,奶制品依然滞销,牛奶依然被倒入下水道,而美国的贫穷与饥饿问题也没有解决。

在美国,每10个人当中,就有4个人有过胖的问题;但同时全国上下也有超过3700万人处在贫穷和饥饿当中,这些都是在疫情来袭之前就已经正在发生的。

政府购买奶农滞销的产品,可以帮助他们不受破产危机影响;而这些滞销的奶制品随后由政府分配,发放给贫穷、饥饿的群众,解决粮食危机的问题。(图片来源:Pixabay)

确实,疫情改变了人类的生存模式,导致部分粮食出现过剩的迹象。但这场牛奶战争并不是今天才发生的,有分析指出,政府无限制地购买滞销的奶制品,导致生产业者有利可图,可以无节制地生产过多的食物,更不说生产过程中导致的污染(如过渡开垦、碳排放以及农药污染)、饲料需求的暴增还有动物正在承受的损害。

他们认为美国政府为生产业者制造了一个共产乌托邦,让他们在市场中受益,是这一系列粮食浪费的其中一大成因。其他分析也认为,美国政府一天给生产业者提供这个“拐杖”帮助,被浪费的牛奶就会一直浪费下去。

业者无节制地生产过多的食物,更不说生产过程中导致的污染(如过渡开垦、碳排放以及农药污染)、饲料需求的暴增还有动物正在承受的损害。甚至被浪费的牛奶就会一直浪费下去。(图片来源:Pixabay)

而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疫情在世界各地爆发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动摇了人类一直赖以生存的模式,其中包括市场模式。疫情让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现有的经济体系是不是能最有效利用社会资源进行均匀分配?还是说,以目前的市场模式,是不是容许了资方利用他们雄厚的实力和财力操控,让他们成为市场中最大的得利者,加大贫富悬殊的问题呢?

疫情的爆发让这个不公正的系统变得明显,让我们看到现今市场模式的漏洞。把牛奶倒入下水道这样粮食浪费的事情,若不是这市场模式导致的漏洞,那它到底是什么呢?

让我们回到文章最初的疑问,再问一遍,为什么宁可浪费也不拿去捐呢?

因为这是怎么捐,也补救不了的市场漏洞。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彭美君

《访问》编辑兼记者,想探听与书写有温度的故事。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