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顾客表演业者背锅?喜剧俱乐部营业执照遭冻结惹议

日前,一名巫裔女子在吉隆坡的Crackhouse喜剧俱乐部上台表演时,毫无预警地脱下头巾和褪去马来传统服装(Baju Kurung)的视频于网络上疯传。此事引起多方关注,联邦直辖区宗教局(JAWI)认为其行为侮辱了伊斯兰教,现已着手调查;吉隆坡市政局则下令冻结该俱乐部营业执照,不少人纷纷替俱乐部喊冤。

根据7月9日在网上流传的视频,该女子在上台表演时,先是简单的自我介绍,并声称自己熟读《可兰经》(Quran)第15卷(15 juz),随后她突然扯下头巾及衣裙,仅穿黑色吊带衫和绿色短裙站在台上,引得全场欢呼。

事件发酵后,Crackhouse俱乐部业者向警方报案并在脸书发文更新进度,但民众仍在留言区表达愤怒。(图片截自脸书)

女子为俱乐部顾客  非特邀演员

《星洲日报》报导,Crackhouse喜剧俱乐部业者强调该女子只是前来消费的顾客,并非他们所邀请的表演者;业者称,该起事件发生于6月4日,一对情侣前来用餐,女子的男友突然要求前者“上台表演”,当时业者并不在场。

后来才从职员口中得知事发经过的业者也已通过WhatsApp传讯息给男顾客,要求两人往后不要再来该俱乐部,但对方表示一切只是“玩笑”,还辱骂了业者。当业者发现这则视频在网上流传后,为了安全起见,他决定据情报案。

目前,该名女子与其男友已遭到警方逮捕。警方表示,已于7月12日将案件调查报告提呈总检察署,并且获得指示,将在13日提控这对男女。

市政局下令关闭喜剧俱乐部  业者:“当局并不了解脱口秀”

在此事爆发之后,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加拉鲁丁(Jalaluddin Alias)勒令冻结涉事喜剧俱乐部的营业执照,并表示该部和市政府绝不会妥协于任何不尊重宗教、种族和国家主权的活动。

加拉鲁丁指,这起事件也引来附近居民和网民的批评,“他们认为这则视频明显在侮辱和玷污伊斯兰的形象。”

Crackhouse喜剧俱乐部联合创办人里扎范戈斯对吉隆坡市政局(DBKL)发出的暂时停业令感到震惊。他在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指出,这个决定显示了当局并不了解脱口秀的运作方式,并对当局在还没有进行正式调查前就限制了创作自由的举措感到失望。

许多网民并不理解何为开放麦,纷纷斥责业者没有把控表演者的演出。(图片截自脸书)

同为Crackhouse喜剧俱乐部的合伙人的凯文杰(Kavin Jay)将那场演出形容为“一场突袭行动”,视频中的笑声来自女子的友人,现场观众均受到惊吓而来不及做出反应。他指出,Crackhouse喜剧俱乐部立即禁止了这名女子再次到现场演出。他不解,他们已做了所有该做的事情,但为何依然受到怪罪?

加拉鲁丁则在12日再发声明称,Crackhouse俱乐部并未持有“正确的经营执照”。他指出,这家俱乐部持有的执照为餐馆执照而非娱乐执照,并表示Crackhouse喜剧俱乐部需同时持有这两项执照,因此该俱乐部违反了条规。他同时补充,该俱乐部也可就停业一事向吉隆坡市政府提出上诉。

“艺术场所不应为这种人背锅”  名人力撑喜剧俱乐部

由于部分网民将女子的脱序行为与脱口秀挂钩,而此事又发生在喜剧俱乐部内,因此马来西亚脱口秀演员哈利夫伊斯干达(Harith Iskandar)特别在7月9日于社交媒体上传一段视频,发表他对这起事件的看法。

哈利夫强调,“该女子并不是脱口秀演员,她的所作所为也并非是脱口秀表演。”

已经从事脱口秀行业32年的哈利夫认为:“脱口秀表演的核心是让大众发笑。演员通过有趣的方式讲述故事或笑话,让观众捧腹大笑。”

哈利在社交媒体上传视频发表自己对此事的看法,并批判该女子的行为。(图片截自哈利夫社交媒体)

他批判该女子的行为令人不适,而且一点也不好笑,只是为了引起关注。

哈利夫理解并不是每个脱口秀表演都让人觉得搞笑,而他认为评判一个脱口秀的标准应该是该演员的意图:“那个脱口秀演员是为了让你觉得好笑还是冒犯你?那个女子的意图是为了让观众感到惊讶,并且冒犯他人,所以她并非在进行脱口秀表演。”

他也希望民众不要“一杆子打翻全船人”,切勿将该女子的行为与马来西亚的脱口秀演员混为一谈。

八打灵再也酒吧Merdekarya创办人布莱恩戈麦斯亦为Crackhouse发声,他表示:“现在发生在Crackhouse喜剧俱乐部的事情,曾经差一点也发生在Merdekarya酒吧。不幸的是,Crackhouse的业者并不认识这对男女,因此不可能预测到该女子上台后会做出什么举措。”

Merdekarya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该情侣和业者的对话,指该情侣并非第一次惹事。(图片截自Merdekarya推特)

布莱恩表示,这对情侣曾要求在Merdekarya举办一场性爱工作坊,在布莱恩拒绝后,对方在没有支付账单的情况下离开该酒吧。当布莱恩要求对方支付欠款时,布莱恩收到了男方的死亡威胁,对方还扬言要烧毁他的店面。

布莱恩强调,“开放麦”应是开放给任何人的,艺术场所不应该承担像这对情侣的人所做出的行为的后果,这是非常不合理的。

编按:开放麦为脱口秀的一种形式,是一个让任何人都可以上台练习与打磨段子的平台。

本地艺人阿弗丁绍基(Afdlin Shauki)也反对吉隆坡市政厅关闭“Crackhouse Comedy Club”喜剧俱乐部,他认为有问题的是该名女子,而不是俱乐部。阿弗丁亦表示,该俱乐部是许多喜剧演员开启表演之路的平台,而关闭此俱乐部会影响许多无辜者的生计。

阿弗丁表示自己坚决反对暂停Crackhouse喜剧俱乐部营业执照的决定。(图片截自阿弗丁社交媒体)

大马著名脱口秀演员龙仕强医生(Dr Jason Leong)也表示,开放麦是没有门槛的,任何人都可上台表演,且为了鼓励创意性质的创作,主办单位也不会在开放麦前去审核表演者的稿件,因此他对Crackhouse喜剧俱乐部因为表演者的举止而被查封一事表示难过。

龙仕强将该喜剧俱乐部被查封的照片形容为“喜剧生涯中最受创伤的一张照片”。(图片截自龙仕强社交媒体)

本地脱口秀演员林有信(Douglas Lim)则发文称,该女子试图侮辱和激怒民众,这并非是脱口秀,强调Crackhouse一直以来都是让专业和业余喜剧演员说笑话、让人发笑的场所。

大将出版社社长周若鹏也在脸书发文指出,该女子并非是俱乐部请来进行演出的。他点出,俱乐部是无辜的。参加过开放麦的他提到,主办方除了提醒新手拿捏分寸外,根本无法事先知道有谁会上台胡搞。

针对这起事件,周若鹏表示:“如今不只经营新闻平台有风险,连搞笑平台也不让人畅所欲言。”(图片截自周若鹏脸书)

行动党泗岩末国会议员杨巧双认为,该俱乐部只是一个供人发表的平台,执法当局不应对付该俱乐部。她支持市政厅逮捕该女子的做法,也希望吉隆坡市政厅在完成调查后解封俱乐部。她呼吁执法当局和民众在处理问题的时候,也学会分析问题。

“表演者有自由表达的权利”  社青团不满警方查表演者

在多数人对警方逮捕该名涉事女子的举措表示赞同时,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总秘书吴家良反而认为,应该捍卫所有脱口秀表演者在台上表演以及着装的自由。他谴责执法单位的逮捕行动为“矫枉过正”。

他主张,脱口秀表演者和俱乐部都不应该受到当权者执法单位的滋扰,并说道:“任何对自由有憧憬的民众都不应仅捍卫脱口秀俱乐部不被查封的权利,反之也应同时捍卫脱口秀表演者表达自己的权利。”

吴家良表示,任何抨击表演者以及意欲查封俱乐部的声音都会被时任政府诠释为赞同政府如今保守行径的举动。

针对此次风波,你怎么看?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魏雁颖

《访问》实习生,愿望是世界和平。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