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不是流浪猫,是我的孩子!” 十多年来她收留了上百只猫
人物| August 5, 2019毛孩 流浪狗 流浪猫 猫 领养猫 
分享:
这10年来,李红英收养了逾100只流浪猫,把它们视作子女,每天给予无微不至的关爱。她已记不清,旁人曾多少次暗讽她愚蠢,为了这批人人唾弃的流浪猫,牺牲了自己的家人、金钱、时间,她早将整个人生奉献予它们。“为了它们,值得吗?”这是她从来不曾思考的问题,对她而言,这是她的责任,也是她一生都无法割舍的最深牵挂。她什么都不奢求,只要它们好好活下去,就是对她最好的回报了。
摄影/剪辑:杨智豪

来到这栋位于吉隆坡的老旧组屋,我们一敲门,喵叫犬吠此起彼落,李红英将门开了一条小缝,“你们快点进来,不然猫猫狗狗就要跑出来了!”门后,大群猫儿狗儿雀跃奔前,兴奋地将头挤出门外。

窄小的客厅,堆叠着高高的三层猫笼,此刻笼门打开,是猫狗们的自由活动时间,客厅、厨房的各个角落都成了它们的嬉戏天堂,密密麻麻遍布了整间家。猫儿们一点都不怕生,不断围绕在我们脚边磨蹭,仿佛摆出主人之姿,迎接我们的到来。

李红英指着其中一个崭新舒适的猫笼,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这是我最近拼了命,努力出外卖蛋糕几个星期,才买得到的!我花了三天三夜,才将这些笼子绑稳。”

李红英家中的客厅都被猫笼占去了空间,屋里虽养了这么多猫,可是依然干净整洁。(拍摄:赖咏嘉)

今年52岁的李红英,家里收养了逾110只猫、6只狗,以及15只飞鼠,自10年前开始陆陆续续从街上收养而来。

家中第一只收养的,是由她孩子带回家的小兔子,无心插柳成了播撒下的爱心种子。“后来孩子也陆续带回了天竺鼠、龙猫,都是三分钟热度,结果丢给我照顾!”

每天早晨,逾百只猫“齐聚一堂”,共享早餐。(图片来源:李红英)

后来,她因患上重病,痛苦不堪,逐向神明祈愿,倘若可成功度过死劫,她不求回报,尽己所能救助流浪猫。虽收养流浪猫,是因为向神起誓而起,可她却不将之视为负担,而是视作自身的毕生使命。这是她一生都无法割舍的,既甜蜜又沉重的负担。

“它们在外流浪很可怜,我们有口饭吃,我们就给它吃,辛苦是值得的。我一定会养下去,这是没得回头的,我已经承诺佛祖,这是我的使命。”

每只猫以佛号命名  “猫比人类更善良”

笃佛的李红英笑说, 每只猫的名字以佛号命名,如“知足”、“常乐”、“修慧”、“真意”、 “品德”,她将每只猫儿的名字记得一清二楚。“它们都很有灵性的!每当我叫它们的名字,它们都会过来回应我。”

说着,李红英便呼唤它们的名字,猫儿果真十分配合,回应似地喵喵叫。李红英相信,因她每天都对着猫儿诵经,它们被神佛感化,才如此温顺灵性,但我更相信,这是因为它们感受到李红英毫无保留的爱意。

猫儿一点都不怕生,眼看镜头凑近,反而探头好奇观察。(拍摄:赖咏嘉)

“这是我的大公主!”她轻柔抚摸一只守在门边的“看门猫”,笑说,“它是我第一只收养的猫,当时它被遗弃在楼下,它才2个星期大,想把它带回来时,还拼命想攻击我和女儿,现在它已经10岁了。”

她怜惜地抱起另一只猫儿,“我捡到它,养了一个月后,原本的主人找到家里来,将它带回去。一个月后,那人搬走后,又将它丢弃了,它就来到我的门口,一直在门口哭着,要进来我的家。它知道这里好,想要回报我,所以将它取名为‘回报’。”

“它则叫‘善根’,有天我出去卖蛋糕时,它跟着我,我上车拿罐头喂它吃,吃完了我就把它带回原位,它不断哭,冲上我的车不肯下车。”

这只名为“知福”的猫儿,十分爱撒娇,会主动向李红英讨亲亲。(拍摄:赖咏嘉)

在这儿的每只猫,都曾度过流浪饥渴的日子,也让她想起难过的往事。“我原本在新加坡工作,但13年前婚姻失败,带着子女从新加坡回来。”她黯然说道,“病重时也没有家人要帮忙,只能靠自己。”

同样遭人离弃的经历,让李红英感受身受,也让她格外怜爱每只猫儿,并把它们当成亲生子女般疼爱。每当身体虚弱的流浪猫无法被救活,在她怀里去世,令她心痛不已,更让她领悟生命的可贵。

历经众叛亲离,李红英并非对人性感到绝望,但她的确认为,猫儿比人类更善良、知足。“人之初、性本善,人类有好有坏,猫儿也有好有坏,有很多流氓猫,可是它们不狠毒,一刹那的凶恶而已,所以我爱它们。”

若说李红英如今的人生是为猫而活,一点都不为过,她每天无时无刻都在为它们忧虑。每个早晨,一睁开眼,为了猫儿而忙碌的一天又再展开。 “我起床后,就先打扫家里,并进行消毒,才放猫儿出笼,接着清洁笼里的木粒。” 听似简单的工作,可做起来十分耗时,待忙完清洁工作后,天色已转暗了。

清扫逾百只猫的排泄物,可不是一项简单活,可她做得心甘情愿。(拍摄:赖咏嘉)

“如果猫猫不舒服,我还得冲去诊所,请医生替它们看诊!之后也无法出去卖蛋糕了,得留在家照顾它们。”倘若出门兜售蛋糕,则至深夜才能抵家。

每月花费7000令吉  经济拮据靠卖蛋糕为生

对于猫儿,她有着无尽的爱心与耐心,惟缺乏数不尽的金钱,因此养猫经费成了她最棘手急迫的问题。

照料这些猫儿,每月得花上7千令吉,她皱眉说,“天气热,冷气得一直开着,每个月的电费都高达700、800令吉,猫猫的维他命一支36令吉,木粒每月也需要1000令吉。它们每月会吃上超过200公斤的猫粮,和20箱罐头。” 为免猫儿越生越多,也让它们更加健康,每只带回来的猫儿,必会带去结扎,每只雌猫约280令吉,亦是一笔高昂费用。

身体状况不佳的她,遭病痛缠身,无法正常上班,家里却有百多张嘴等着吃饭,她只能每天硬撑着上街兜售蛋糕,每当遭受他人的斥责驱赶、冷眼质疑,委屈的泪水忍不住落下,可是想起家中猫儿在等待,她躲上车抹干泪水后,还是继续咬牙坚持了。

李红英不愿让我们跟随她出外兜售蛋糕,惟恐镜头吓跑了难得的顾客,因此向我们示范平时卖蛋糕时的装束。(拍摄:赖咏嘉)

尽管如此,每月赚得的收入,仍无法承担巨额费用。“如果身体允许,每月赚得到几千令吉,但是如果身体不好,就一分钱也赚不到,只能向别人讨猫粮,靠着善心人士度过难关。”

为了继续养猫,李红英只能欠债度日。“前阵子,猫猫染上猫瘟,医生救活了7只,但有20多只猫死去,我还欠下2千令吉的医药费还没还,幸好医生让我赊账。”

既然如此拮据,何不转让他人收养?她摇头强调,“一只都不给!”她过往曾将两只狗送给他人领养,惟不久后,当她登门探望,却被告知狗儿已遭汽车撞死,让她大受打击,自此不再假手于他人。“我再也不相信了,到现在都过不了自己的良心,很难受!”

李红英透露,曾有数家报馆曾联络她,希望通过登报筹款,协助她解决经济窘境,惟她担心一旦住址曝光,市政厅会将它们带走,甚至人道毁灭。

问及照顾这么多只猫儿,最辛苦的地方是什么,李红英简短回答,“生病!”原以为她指的是自己生病无力顾猫,但她最忧心的却还是猫儿,“有的猫会挣扎,完全喂不到药,需要住院,最少要住10天。”

刚捡回来的小猫身体虚弱,时常生病,不易照顾,少点耐心都不行。(拍摄:赖咏嘉)

再加上,所有猫儿都聚在同一空间,一旦有猫儿生病,其他也会随之中招。“尤其是小猫,天气冷、热,它们就伤风了!”

逾百只猫同处一屋檐下,打斗打闹在所难免。为了阻架,李红英的双手伤痕累累。“有好几次咬到骨里去,很严重,咬着不放。”她边说,“当下会生气,但是它们之后也会发现自己不对,看到我的伤口会过来疼我。” 她盯着自己的双手,笑说:“幸好我的皮肤愈合力很好,伤口都好很快!”

众生皆平等 儿女不例外  “它们进我家门,就是我的亲人!”

平常,明知经济无法负荷,却不忍心看见流落街头的猫儿,遭人拳打脚踢,还是咬咬牙将猫儿抱回家。“外面的世界很残忍,每个人又打又踢,我只能带回来。”

也有者悄悄将一箱装满幼猫的纸箱,放在她的家门口,“全部孩子用很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不忍心拒绝。”

出发卖蛋糕前,李红英将百只猫一只只抱回笼子,并叮咛它们要乖。(拍摄:赖咏嘉)

她已记不清,旁人曾多少次暗讽她愚蠢,为了这批没人要的流浪猫,牺牲了自己的家人、金钱、时间,也有人指责她将猫儿养在狭小空间,是虐待猫儿的行为,但她无怨无悔、问心无愧。“很痛,痛到自己一直吞、一直忍,劝自己放下,不要被影响。”

“为了它们,值得吗?”这是她从来不曾思考的问题,对她而言,这是她的责任,也是她一生都无法割舍的最深牵挂。

旁人的言语攻击,她可以当成耳边风,最令她难过的,是连自己的子女,最初也无法理解她,迫使她将它们抛弃,只得争吵度日。

“刚开始他们不接受,现在每个月都会给我一笔钱,小儿子也搬回来与我一起住,有时也会帮忙搬猫粮上楼。”

对她而言,众生的生命皆是平等,她所收养的流浪猫,与儿女的地位无异。

“我平等看待,都是珍贵的生命,每个生命都想成为人,但是轮回成了动物。它们进到我的家里,就是我的家人。我有一口饭吃,也会分给它们吃。”

访问当天,正好是李红英的生日,她的生日愿望依然是为了猫儿而许下,“我希望可以拥有一个较宽敞的空间,让它们能自由活动,不用这么辛苦。”

若以后她再也无力承担重任,它们该怎么办?她轻摇头,表示相信冥冥中自有安排,“我不想得这么复杂,老天爷会疼惜善良的人。”

也许正如她所说的,上天自有安排,才会在这凡事都算计得太清楚的世界,让李红英与它们相遇,互相温暖彼此伤痕累累的心。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