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华团巾帼刘蔚莉:妇女未必要进妇女组,理事一定要“理”事

赞助 Sponsored by  
普遍而言,本地华团多由男性身居要职、执行重要决策;女性加入这些组织,通常会被划入妇女组。自5年前开始接触华团组织的刘蔚莉博士直言,她对妇女组感到排斥。短短两年内,她不仅成为马来西亚刘氏总会(马刘总会)首名女副总会长,也是该会旗下首名女创会会长。在她创办的八打灵刘氏公会里,自然不见妇女组的分支。然而,在看似一帆风顺的华团路上,刘蔚莉也曾因女性身份而遭遇排挤与诬蔑……

“身为女人,要在华团里当一个会长的角色,是很难的。你一定要付出比男人多三倍的努力,他们才会认同你的能力,其实是真的不简单。”

刘蔚莉的存在,可以推翻很多华团组织长期贴有的刻板标签,比如重男轻女。

绝大多数的华团组织,都由男性掌管重要职权。资历尚浅的刘蔚莉,却能凭藉自身能力,成为马来西亚刘氏总会(马刘总会)首名女副总会长,以及该会首名女创会会长。拥有这般历程的她,绝对是本地华团少见的一道风景。

大众对华团持有的刻板标签,还包括过时、古板、缺乏活力等等。然而,由刘蔚莉领导的八打灵刘氏公会,不仅是一个年轻的组织,创立至今未满三年,里头成员的平均年龄也很年轻,多是40岁以下的青年。

加入华团组织,为刘蔚莉的生活增添缤纷色彩。如今身为公会领导,她也希望自己有能力让更多宗亲的人生变得精彩。

“刘氏公会的存在,就是为了给予刘家人更多帮助和机会,这是身为领导的我必须要做到的事。我本身就是很好的例子,我如今变得不一样了,希望年轻的宗亲们有天也会像我一样,因为加入了公会,从而在生活中得到提升。”

八打灵刘氏公会创会会长刘蔚莉。(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无法停下脚步 “每样东西对我来说都很好玩”

参与华团之前,刘蔚莉本就活跃于交际场合,总爱往热闹的地方奔去,也热衷于结交朋友。

在大学里修读企业管理的她,当时同时也领导着学生社团。毕业以后,她从事活动策划,比起学位的相关专业,这份职业选择更贴近自己的天性和喜好。

“我就是喜欢这一行,可以玩,也可以认识很多人,身边形形色色的东西一直在变,时常会遇到新奇的事物。我是没办法停下来的,每样东西对我来说都很好玩,这样的性格让我一直保持活跃的状态。”

从事活动策划的刘蔚莉,在参与华团公会之前,曾活跃于英式商会组织和大使馆活动。(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生性使然,忙于事业之余,她也曾参加英式商会组织和大使馆活动,周旋于不同的圈子之间。直至2017年杪,她在一场跨年派对上首次听闻“刘氏公会”这样的血缘性组织,便按耐不住内心的好玩因子,纵身跃入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圈子里。

“我当时不知道,原来还有这种以我的姓氏组成的公会。因为我本身来自一个大家庭,很喜欢一大群人一起生活的氛围,如今这个组织里头全都是姓刘的朋友,认识了他们,意味着我的‘家人’就会越来越多,这让我感到开心,迫不及待想要加入刘氏公会。”她说起话来节奏快速紧凑,一如她活泼好动的性格。

“可能是缘分吧,出席那场跨年派对,就注定我接下来要为刘氏子弟服务。人生就是这样,遇到一个机会,就改变了我们的人生。”

在其位谋其政 努力做好每件事

刘蔚莉所加入的首个华团组织,是马来西亚刘氏总商会。在马刘总商会草创时期,她担任该会副总秘书,协助这个新兴组织发展起来。过程中,她的能力获得时任马刘总会总会长拿督刘国泉认同,继而拥有更宽广的空间大展拳脚。

“刘国泉可说是我在华团路上的第一个mentor(导师)。他一路给了我很多机会,包括引领我加入马刘总会、世界刘氏联谊会等等,也教会我很多事情。”

很快地,她在2020年成功创立八打灵刘氏公会,至今已招揽超过250名会员。

身为创会会长的刘蔚莉,在八打灵刘氏公会年度会议发言。(摄影:李淑仪)

加入华团仅仅两年,就成为一名创会会长,崛起速度之快,不出所料引来他人的闲言闲语,包括谣传她是利用不正当关系来获得机会,对方甚至曾在公开场合当众羞辱她,让她感叹,这些不真实的罪名,轻易抹掉了她日夜积累的努力。

对此,刘蔚莉也唯有用行动证明,自己有实力胜任目前的职位。

“这两年里,我一直在跑动,没有让自己处于冬眠的状态。一直以来,我都秉持着在其位谋其政尽其职的态度,努力做好每件事。”

近年来,她也发现,不少华团开始纠正重男轻女的风气,陆续委任女性成员担任重要角色。

“这是好事,代表他们认可了女性的能力,看到我们是有做事的。”

妇女未必要进妇女组 理事必定要“理”事

一般华团组织都有四大机构,包括母会、青年团、妇女组和乐齡组,可在刘蔚莉领导的八打灵刘氏公会里,不见妇女组的分支。她坦言,打从加入公会,便对妇女组的存在感到排斥。

“来到华团有一个现象——你是妇女就去妇女组吧;当时我心里很不平衡,也大声提出我的不满。这也是为何很多人认为华团是一个‘思想古老’的组织——年轻人不能说话,女人更加不能说话;导致年轻人都不想加入华团组织。”

八打灵刘氏公会参与仙境古城举办的运动会。刘蔚莉(中)表示,她希望自己领导的会馆是好玩、有活力的,“我不想用华团旧有的形式来带领他们,因为那样太闷了。”(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摈弃妇女组的八打灵刘氏公会,反而在母会与青年团之外,增设了少年团,吸纳7至17岁的刘氏少年,并为他们安排训练班与才艺表演,让他们从小对姓氏组织有所了解。

“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担心青黄不接的问题。大家总说会馆就像老人院,而我的公会更像培训中心。”她笑说,“我们从小将他们凝聚起来,让他们对这个地方产生情义,就不会离开了,等到满18岁就可以正式成为会员。”

此外,刘蔚莉也将企业管理的知识运用在公会领导上,确保理事会所有成员各司其职,而非仅仅来会馆开会、参加饭局就一哄而散。

“在我看来,‘理事’这两个字是有意义的,理事一定要‘理’事,如果你不要‘理’事,就不要做理事。有了责任,有了付出,他们也对会馆抱有归属感。”

打造马来西亚刘氏祠堂

在担任会长的任期内,刘蔚莉矢要完成的数项任务,包括与仙境集团联手打造全马首座刘氏祠堂。

刘蔚莉透露,数年前在中国徐州的旅程中出现的“神迹”,默默牵引着她扛下这份重责。

2019年3月,她随公会宗亲到徐州沛县参观刘邦——刘氏子弟祖先故里,当地的刘氏祠堂供奉着一尊刘邦铜像。

刘蔚莉随公会宗亲到徐州沛县参观刘邦故里,参观当地的刘氏祠堂。(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等到一行人完成拜祭,陆续离开祠堂,走在队伍尾端的刘蔚莉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把声音。那把声音似乎穿越时空而来,想把一些嘱咐传达给她。

“我转身出去的时候,仿佛听到一把声音说:小公主,你回马来西亚建一栋祠堂。这把声音是从刘邦像的方向传来的,我转头看,整个祠堂只剩我一个人。我心想,应该是幻听,等我再次转身准备离开时,这把声音又再出现,要我回马建刘氏祠堂。当下心里有点害怕,只好不作声往外走。”

回国后,她一直没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没想到在同年年尾,仙境集团董事经理许国栋找上门来,表达他想要建设全马首个祠堂街的意愿,并邀请刘氏公会参与这项计划。

“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是命中注定吗?”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她决定带领八打灵刘氏公会接下这项任务,预计在两年内落成。

“祠堂建成后,不仅可以凝聚刘氏乡亲,还能充作祭祀场所。售卖骨灰阁所得到的收入,将会用作教育慈善基金,贯彻’取之刘氏,用之刘氏‘的理念。部分资金也会用来兴建一栋刘氏大厦,让各地的刘氏公会能有一份长期稳定的收入,摆脱依赖华社捐款存活的处境。”

由此可见,作风凌厉的刘蔚莉,还是一名高瞻远瞩的领导。她的出现,或是一股吹向华团组织的新风气,颠覆那些过时僵化的思维:性别无需再是判断一名领导能力的准绳。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李淑仪

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

伍嘉峻

《访问》摄影师兼剪接师。只想透过镜头去看这个世界,时间记忆会流逝,影像它不会。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