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博士投身黄氏登进家族会 黄春祥既守业也创新

赞助 Sponsored by  
今年60岁的黄春祥博士,现为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会长,也是马来西亚黄氏联合总会总会长。迈入耳顺之年,却毅然扛起公会领导人这份吃力不讨好的重责,这是他在走过死亡边缘后笃定选择的人生方向。拥有百年历史的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家族名称中的“登进”二字从何而来?在华团影响力逐渐式微的年代,黄春祥又祭出了什么方式来吸引年轻黄氏子弟加入家族会呢?

2021年11月,正当全国疫情逐步放缓之际,黄春祥却感染了新冠病毒,病情一度告急。待在加护病房的那段日子,面对生死,他心有所思。好不容易大病痊愈,他更加笃定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填满失而复得的人生。

“其实那时我差不多就要完了,整个人瘦了10公斤。我就在想,如果有幸可以康复,我想多为黄氏宗亲做一点东西。”

今年60岁的黄春祥,目前是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会长。他与家族会的情谊,可以追溯到年幼时期,那是他小时候跟随父母参与庆典、宴席的地方。“小学考试成绩好,我们会来领红包,有奖励最开心了。”成年后,响应宗亲的号召,他也加入家族会成为理事之一,并在2020年获选为家族会会长。

“开会时,我常常听闻长辈讲述黄氏登进家族会的历史与文化,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传统,所以便一直待到了今天。”

今年60岁的黄春祥,正职从事物流行业,也获得管理学博士学位。同时,他也将大半辈子投入在黄氏宗亲的事务上,现为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会长、马来西亚黄氏联合总会总会长,以及马来西亚华人姓氏总会联合会副总会长。(摄影:李淑仪)

黄氏登进家族会——为何登进?何为家族会?

与一般宗亲会有别,不是所有同姓宗亲都能加入特定的家族会,以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为例,并非所有黄氏子弟都能入会,惟有“登进家族”的黄氏后裔才有资格加入。换句话说,家族会成员之间也有着更密切且直接的亲属关系。

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创立于1911年,拥有长达112年的历史。黄春祥娓娓道来,在马黄氏登进家族的祖先,原是来自中国福建永春一带,在前清末年南来马来亚后,聚居于雪兰莪八支甘光(今名Sijangkang)、巴生、吉隆坡等地。为了联系在马族亲,先贤们筹组“登进公司”,为有需要的宗亲提供援助。

“先贤们在福建永春的祖屋里,挂有一幅牌匾,写着‘登进堂’,所以当他们来到马来亚落脚后,便以‘登进’命名他们的组织。随着时代变迁,当年的‘登进公司’如今已经改名为‘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

家族会里的所有成员,不仅共享同一份族谱,也共同将名甫公视为他们的先祖。今天,在马黄氏登进家族已发展至第27代,而黄春祥本身则是第20世后裔。

“依循族谱字辈来看,有时见到比我年轻的会员,说不定我还得叫对方一声姑姑或叔叔。所以,我们会员之间有着比较特别的一种亲情在里头。”

在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会所里,收藏者一摞摞纸页泛黄的族谱,是很珍贵的史料。(摄影:李淑仪)

创业难守业更难 设工商组吸引年轻人

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的会所,座落在巴生“登进大厦”的其中一个单位。这列登进大厦,是登进家族先辈百年努力的结晶,不仅让家族会成员有了聚集的地方,其他单位所收取的租金,也是家族会多年稳固的资金来源。

“我记得刚开始加入的时候,整栋大厦还未完全竣工,所以今天的我们可说是很庆幸,免去了很多烦恼。”

多亏前人种了树,后人才能纳凉;可黄春祥同时也深知创业难,守业更难的道理。

“来到我们这一代,要面对的是守业,如何秉承一路来先辈对福利和教育的注重,但也不能一直墨守成规地守着原本的东西,要想办法吸引更多人加入这个大家庭。”

座落在巴生的“登进大厦”属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所有,不仅成为宗亲聚集处,家族会也通过出租单位来获取稳定的资金来源。(摄影:伍嘉峻)

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迄今累积了超过3000名会员,黄春祥指出,据此推算,全马料有多达3万名黄氏登进家族成员。“毕竟有很多家族成员没有加入公会。”来到华团影响力逐渐式微的时代,想要召唤年轻世代加入家族会,似乎更不容易。

为此,黄春祥也在2020年上任家族会会长后,在现有的福利组、教育组、文化组和青年团的基础上,增设一个工商组,满足年轻人的需求。

“工商组的‘工’,指的不是工业,而是打工一族。我们是要帮助打工族,若他们在上班时遇到困难,我们会有一个团队来开解,或是为他们提供培训课程和法律支援。另外,我们也会安排交流活动,带领工商组组员拜访大学、工厂、果园等等,让他们多了解商业活动的实际操作。”

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在黄春祥的带领下,增设工商组来帮助打工族和想要创业的年轻人。工商组组员曾拜访大学、工厂和果园,进一步了解各种商业活动的实际操作。(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打造商业平台 把握现在创造明天

有了工商组这个平台,抱有志向的年轻会员,能够与事业有成的家族会前辈讨教、求助,整合众人的资源,协助他们在创业与工作的路上能够走得更顺遂。“工商组里有很多专业人士,包括律师、医生和商人,他们可以相互分享心得,让年轻人有所获益。”

此外,家族会的青年团也一样积极,定期举办露营、打羽球等活动,摆脱会馆过时陈腐的刻板印象。

黄春祥透露,家族会里40岁以下的年轻成员比例,占了总人数的一半左右,可见这些年推动组织年轻化的努力,成功获得良好回响。

若有对话的机会,他想让更多年轻人知道,家族会是一个安心的平台,“这里不会有尔虞我诈的氛围,你可以放心地去发展你的志愿,表达你想说的话,作为宗亲的我们会给你帮助和支持。”

甫在今年5月,黄春祥刚上任马来西亚黄氏联合总会总会长,肩负更大的责任。他也希望自己能在任期内,将“工商组”这个念头,从马来西亚黄氏登进家族会起步,进而推广到更多属会里,打造商业平台,让更多黄氏宗亲会实现转型的目标。

将目光放在年轻人身上,因为黄春祥知道,他们才是未来所在。

“现在你看到的都是昨天的,所以我们要把握现在,按部就班地创造明天。”

黄春祥(左起)向《宗乡情浓》节目主持人陈韵传展示黄氏登进家族族谱。(摄影:李淑仪)

盼打破种族隔阂 领导必须以德服人

身为黄氏宗亲的领导,黄春祥的明日愿景,不仅是将宗亲会打造成一个跨世代的平台,他还想朝着跨族群的方向迈进,鼓励各族和睦共处。

“我个人认为,如果能够邀请友族同胞参加宗亲会的活动,他们也能理解我们在做什么,进而促成一个融洽的社会。虽然我们的力量不大,但这会是我们的宏愿之一。”

除了忙碌于黄氏宗亲的事务,黄春祥同时也经营着自己的物流公司,更握有管理学博士学位。然而,商场与学术上磨练多年的管理经验,来到华团公会顿时失效,唯有凡事将公会利益摆在优先位置,才能让所有理事心悦诚服。

“家族会里每个人都是老板,如果你没有充足的理由,没有人会听你的。你必须以德服众,不能藏有私心。”

尽管领导一个家族会是颇大的考验,黄春祥也并非没有想过选择更轻松的人生,但他还是在耳顺之年扛下重责,因为对他来说,这样的生活来得更有意义。

“当然有时会想说,这么难,这么辛苦,如果我现在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去享受人生。可是我们已经在里面了,那就不可以放弃,为了我们的家族,慢慢实践大家的心愿。”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李淑仪

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文字工作者。

伍嘉峻

《访问》摄影师兼剪接师。只想透过镜头去看这个世界,时间记忆会流逝,影像它不会。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