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关于得奖以外的故事——电影的造王者廖庆松(下)

《悲情城市》、《笨鸟》、《刺客聂隐娘》、《最好的时光》、《美丽时光》、《十七岁的单车》⋯⋯一部部声名远扬,在国际间屡屡得奖的作品,让廖庆松多次入围金马奖最佳剪辑,直到《石门》终于让他和大冢龙治一起获得第60届金马奖最佳剪辑,多年来的金马奖最佳剪辑遗珠,终于实至名归。

“我的心情可能(因为)一再的没有拿到奖(而)改变,慢慢我觉得,我应该让片子更好,而不是说我想得到这个奖,所以我一直很努力的跟电影融在一起。”廖庆松获奖时,如是表示。

事实上1982年(台湾)新浪潮的侯孝贤导演、杨德昌导演、万仁、柯一正⋯⋯,他们都是一直跟我工作,其中有一个导演一直说‘你拿不到奖,你剪我的片子永远拿不到奖’,那导演就是侯孝贤——我每次提名他看到我就摇头,‘看起来你是不太可能会得’。

最好的剪辑是浑然天成,不露痕迹的,因此真的很难得奖,廖桑的剪辑就像是一个幕后的实质导演,让素材可以在影片中活起来。

身居幕后的廖桑是台湾新电影的保姆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他几乎台湾每一位重要的导演合作过亦是资深监制、导演、编剧和讲师。

他透露,在百分之九九的情况下,他用剪接技术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寻求补拍。

廖庆松的阅历像是一本台湾艺术电影史台湾电影人第一次在世界三大电影节上得奖的《悲情城市》出自他手,第39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山有多高》也是由他亲自操刀从议题片到情境喜剧,从纪录片到文学电影,不断突破自我,展现出多样的创作风貌。

剪辑师的自我修养

剪辑师需有认知的宽广能力,还要博学,最好是心态很宽。廖庆松也认为,剪辑师必须喜欢人的生活,喜欢人之间的情感,否则机械式的操作,还不如设定了情感条件的ChatGPT

但是你如果是人,你只是这样剪接是很可怕的我说,你不能只是很把自己变得窄窄的,剪接还是需要一种培养。

且不论剪辑师应有的剪辑技术,他认为剪辑师基本上需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判断力和鉴赏能力,而且要与导演的思维同步

他说,剪接师需要多读、多写、多看、多想,这也许听起来,就像在籍学生的工作,但如果不这样做,是无法剪接的。

你的认知不够,你面对题材,完全你都不懂怎么做那你如果说只是把它连起来,那叫连接师,不是剪接师。对,你把它连起来而已。”

“还要懂得沟通和有同理心,对电影艺术的音乐、摄影、美术和表演都高度敏感。”廖庆松说。

你要改变的是你自己的修为,你的修为才是影响这个片子。你一定会说,哪有用人家拍什么剪什么就好。不是我是工作那么久后,得出一个结论,你个人有多完美,你剪的片子就有多完美。

剪辑师是最后的守门人,当导演把演员和素材都拍了,观众能看到就是剪接师的给予,尽管演员的演技和表现不是剪接师所,但是他的每一个呈现都是剪辑师所剪的。

廖庆松说,剪接师需要多读、多写、多看、多想,这也许听起来,就像在籍学生的工作,但如果不这样做,是无法剪接的。(图片来源:摩尔娱乐)

廖庆松与他的学生

年轻时廖庆松看了很多电影,现在太忙碌了,多数选看得奖作品看的同时也希望这些作品能剪辑得更好。

这个过程,如他所言,从年轻时的感动、崇拜,慢慢地与这些作品平行,到自己也得奖了。

当导演一直都电影系绝大部分学生的梦想,廖桑是金马学院的院长,也曾任教台湾艺术大学电影系、世新大学广播电视电影学系,目前为台北艺术大学电影创作研究所兼任副教授,执教超过20在两岸三地都有学生。

廖庆松永远把做和学放在一起,教学相长,他喜欢和学生一起讨论,激发思考,同时与学生的相处,让他的心态和思想保持年轻。

他深感当导演的路并不好走,面对资方与执行的各种压力,尤其是新导演会处于弱势,于是廖桑愿意为他们出任监制。

因为胡波过世,我突然发现如果我是他的监制,他今应该还在这里。差那么远,我突然会觉得有一种心痛。”

《大象席地而坐》胡波执导的第一部长片,也成为了他的最后一部作品,胡波在北京自缢离世,年仅29岁。

廖庆松遗憾未能担任已故胡波电影的监制。

尽管很忙,为学生出任监制会感到压力,廖庆松依旧挺身而出。

事实上我很严格的当监制,我才知道,新导演真的要被保护,因为资本很容易来压迫新导演也包括了被换和被指导

在百分之九九的情况下,廖庆松用剪接技术来解决问题,通常那百分之一,需要补拍的例外情况,就是对自己学生的要求

对学生,我就会比较薄(严谨),因为你是第一步,你真的要做好。”

透露,学生补拍后,还入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除了担任监制,他也协助学生剪辑作品

我学生的片子,都是自己剪了百分之九十九,因为我觉得你没有这个过程,你不会成长,但是常常因为他们的经验最后一里路过不去,我拿来我们一起剪。”

当询及电影系毕业生,往往会遭到社会的毒打,逐渐消磨了原来的梦想。廖桑说:“你还是要创作,继续创作,找到你创作的方向不要放弃。”

今年6月,廖庆松(站着左)前来马来西亚与电影工作者交流后,与出席者合影。

廖庆松:我每一格都没有放过

投入电影创作,总要投入千千万万个日夜,解决万万千千个难题,像廖庆松这样一位热爱电影的电影人,拥有着无数解决和判断问题的经验。

我觉得喜欢解决问题的人,实际上我面对都是问题,没有人完美了还会来找你的我们太完美了你可以让更完美吗?没有。”

也许喜欢面对问题就是他在充满挑战的电影圈,乐此不疲的最大原因。

相信廖桑的“我每一格都没有放弃过”的精神,是金马60凝聚众人,直奔未来最为感人的部分。每一位才华横溢的电影人用时间和生命用心地完成一部部的作品,为我们带来无尽的触动和思索。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黄妙仪

黄妙仪是访问网特约记者。从事访问/阅读/写作/节目企划/文案/配音工作,以多职人生体验生活。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