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画最大的魅力是“留不住”——专访沙画艺术家马逸龙
人物| September 1, 2020沙画艺术 艺术 艺术家 
分享:
相信很多人第一次看沙画表演时,都会被这门新颖又吸睛的表演所吸引住,而马逸龙便是其中之一。12年前的某一天,马逸龙偶然间在电视看到沙画表演这门艺术,立即对沙画表演产生了浓厚兴趣,而“沙画”就此走进了马逸龙的生命里。
摄影:杨智豪 | 剪辑:杨智豪

马逸龙告诉《访问》,“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位沙画艺术家接受访问,其实那时我还不大确定‘沙画’是什么,只是觉得很惊奇,这到底是什么艺术?为什么会呈现那么美妙的画面?于是我就上网搜集资料,看了很多关于沙画的视频,开始想要学习这门艺术。”

然而,当时的马逸龙在马来西亚根本找不到从事沙画教学的人,甚至是“沙画艺术家”,在没有其他方法之下,马逸龙只好透过网络上的视频,自学沙画。

“我先是从视频里研究他们画沙画的工具,再请我一个制作家具的朋友,按照设计做出类似的灯箱。一开始做出来的灯箱当然不理想,因为我们不是根据真正的模型来制作,所以过后真正去试画、试用的时候,才知道哪里需要改善,差不多做了三、四个灯箱后,我们才做出一个尺寸最适合的灯箱,那时才算开始上手,画得也比较顺利。”

就这样,马逸龙靠着自学与一次次失败的经验,成功摸索出方向,不仅成为马来西亚沙画艺术的先驱,更于十二年前便在这片土地种下了沙画艺术的嫩芽。

马逸龙不仅是我国著名沙画艺术家,更是大马沙画艺术的先驱。(图片来源:马逸龙脸书)

马逸龙:沙画最大的魅力是“留不住”

“我觉得沙画最大的魅力就是——我们留不住它。每一幅画、每一个故事,在我们画完之后,只要风一吹,整个画面就会随风而逝。比方说在完成每一幅作品后,我们都会把沙子扫到一旁,回归它原本的位置,而观众也只能将看见的所有影像和故事留在脑海里,所谓的‘留不住’就是这个意思,也是我认为它之所以珍贵的地方。”

马逸龙解释,沙画艺术其实是一门新时代艺术,与传统的绘画如素描、水彩画、油画不同,沙画并非在“画纸”上作画,而且瞬息万变,随时就能发展出一个全然不同的故事。

“现在的时代很流行用视频来说故事,沙画跟视频其实有同样的效果,因为沙画就像是一个短片,沙画的画面可以一直跟着音乐而改变,到最后带出一个简短的故事。像是每一次的沙画表演,我的作品都是经过设计的,我会先确定主题,再根据主题搜集资料,当资料充足了,我就会把它的顺序排出来,用三到五分钟来呈现一个故事。比如一个短的故事,我们通常会设计十个场景,也就是十张画,用这十张画说一段完整的故事。”

马逸龙表示,若想在上台演出时不感到紧张,就必须做充足的练习。一般上,他在正式演出前都会抽出十小时用于练习。图为马逸龙呈现沙画演出的照片。(图片来源:马逸龙脸书)

对部分人来说,用十张画来叙说一段故事,或许并不难,但沙画另一令人啧啧称奇之处,就在于一幅画与一幅画的巧妙连结,即在表演者完全停下手上动作之前,观众永远猜不到表演者接下来要画的会是什么。

“如果你只是把沙放到沙盘,再按照图画,慢慢把沙勾画成图其实不难,难的地方是怎样把第一幅画变成第二幅画,而且是有连结性的,这就是沙画最难的地方。我觉得要克服这个难处的话,一定要多看图片,多看画。只要你的脑海里有很多画面的话,你就会比较容易把画面和画面连结起来,再加以变化,当你在创作的时候,脑袋也会自然浮现出很多画面,来support你的创意。”

👇马逸龙表示,自己特别钟情于画山水、花,又或中国经典故事,包括梁山伯与祝英台、三国演义等。以下视频为马逸龙在八年前所创作的沙画——《三国时代》。

接触沙画艺术后,开启了人生另一道门

值得一提的是,马逸龙在担任沙画艺术家之前,是一名发型师,却因为接触了沙画艺术,打开了人生的另一道门,不仅认识更多人,也看了许多原本不会看见的风景。

“其实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也试过画漫画,但之前的我会觉得,除非我能画出像小叮当或蜡笔小新那么红的作品,不然一定赚不了钱,所以我就向现实低头,找了一份自己有兴趣又和设计有关的工作,就是发型师。但自从做了沙画过后,我觉得有很多场合,是之前我做发型师或一般职业不可能会出席的,比如在苏丹的皇宫或首相府里呈现我的沙画。”

马逸龙曾为前首相马哈迪与首相夫人表演沙画艺术。(图片来源:马逸龙脸书)

不仅如此,作为马来西亚著名沙画艺术家,马逸龙也多次受邀到国外表演,包括纽西兰、澳洲、瑞典、香港、印尼、柬埔寨以及越南等等。而就如马逸龙所说,一些他受邀表演的地方,甚至是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去的国家。

对此,他感慨表示,“如果没有沙画的话,也许我会平淡地过一生吧!可能我只会是一个普通的发型师,或是成为一个比较著名的发型师……沙画可以说是改变了我的人生。”

马逸龙曾以大马知名沙画艺术家的身份,受邀到瑞典做沙画表演。(图片来源:马逸龙脸书)

兴趣变职业  一辈子都会画沙画

过去十二年来,沙画这门艺术已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然而,比起绘画、音乐等,学习沙画的人并不多。尽管如此,马逸龙并不认为沙画仅仅是昙花一现的“新时代艺术”,因为沙画艺术有其吸引人之处。

马逸龙认为,沙画艺术并不会失传,因为沙画艺术不仅变化无穷,每个作品都述说着不同的故事。每一次的沙画表演,表演者都能够为观众制造不一样的新鲜感。图为马逸龙所创作的沙画作品。(图片来源:马逸龙脸书)

“我觉得看过沙画现场演出的人,其实会更加惊艳,有兴趣想要学习这门艺术。因为每次做完表演,很多观众都会在事后问我有没有开班,有的是他自己想学,有的是替孩子问。我现在还经常会四处去表演,偶尔也会出国,所以怕时间顾及不到,不敢随随便便开班收学生,可能哪天老了,走不动了,我就会开班。”

从事沙画艺术长达十二年,马逸龙如今又有了一番新事业,惟仍与“说故事”和“创作”脱不了关系,创办了自己的影视制作公司BEe Production。有了新事业,马逸龙仍然会继续创作沙画吗?他这么回答:

“其实画画是我的兴趣,我也很高兴能把兴趣变成我的职业,那么既然沙画是兴趣,当然会画一辈子啊!如果我还能动的话,一定会做到老。”

👇访问的最后,马逸龙为《访问》读者献上他的第一幅沙画作品《铁达尼号》,而事隔多年再画《铁达尼号》,马逸龙坦言,除了明显感受到自己过去多年来在沙画这门艺术上的成长,也让他想起了当初开始创作沙画的初衷,内心既激动又感动。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我要留言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