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肢后的人生就像一场马拉松 吴旺庆:换个心态,我会继续跑下去!
人物| June 25, 2020吴旺庆 截肢 马拉松 
分享:
才踏入天命之年,吴旺庆的人生便发生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他先是因为大动脉爆裂而做了一场重要手术,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不久后又因左腿的伤口细菌感染而被迫截肢,失去了一条腿。面对祸不单行的人生,吴旺庆却认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都是“不幸中的大幸”,尽管自己是一名马拉松爱好者,曾将跑步视为生命,他仍乐观地称“也许是上天要我换一种方式生活吧”!
摄影:颜祖威 | 剪辑:颜祖威

2016年5月,从事广告设计的吴旺庆原本正在公司准备开会,却因为背部剧烈疼痛而紧急送医。医生告诉吴旺庆与匆忙赶到医院的吴太太,吴旺庆是大动脉爆裂,若动手术,很大几率会“死在手术台上”,即使救了回来,也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让当时的吴旺庆顿时失去了求生的欲望。

“医生其实是不给我们希望的,可是我的太太不放弃,所以我们决定去国家心脏中心拿第二意见。我还记得去到了IJN(国家心脏中心),院方也没有立刻为我动手术,而是重新做一次检查,一直到隔天下午才动手术,我很幸运,经过八个小时的手术,我被救回来了。”

吴旺庆轻描淡写地述说着三年前的遭遇,当时的情况却是险象环生,譬如从确诊为大动脉爆裂到真正进入手术室,其实已经超过了24小时,吴旺庆能够熬过这么长的等待时间,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其实我真的以为我回不来了,所以在进手术室前,我已经发简讯给我的所有朋友,跟他们道别,朋友还以为我开玩笑,问我为什么会发这样的一封讯息给他们。手术后,我昏迷了差不多十天才醒来,对我来讲,能醒来也很不可思议,其实那个心情真的是……死过一回了。”

吴旺庆不仅是一名广告设计师与“疯狂的马拉松爱好者”,也是“半个音乐人”,更是歌曲《纯文艺恋爱》的原唱者。(图片来源:受访者)

从鬼门关捡回一命后,吴旺庆的灾难,却尚未结束。

“八月份的时候,我忽然间发烧,送进医院,医生说我左腿的伤口已经细菌感染了,一定要截肢,如果再拖下去,细菌传染到我的身体里的话,我就会丧命。当然,谁会愿意截肢?考虑了一个星期后,我才终于做了截肢的决定,那时我告诉自己:这么辛苦挨回来,难道要为了一条腿失去我的生命?这样很不值得。”

如今的吴旺庆,在穿上义脚后,能够如常人一样走路,如常人一样开车,如常人一样到健身房运动,看起来就跟常人无异。然,吴旺庆在背后所付出的,却是异于常人的努力,更是跌倒了无数次,才走到了今天。

吴旺庆的家中并没有摆放轮椅,因为他并不鼓励自己使用拐杖或轮椅,而是尽量过回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摄影:关家汶)

“截肢后,我住进了吉隆坡一家复建医院,叫做HRC(Hospital Rehabilitasi Cheras),我在里面学会了如何包扎我的伤口,怎样去照顾截肢的部分,还有我可以做哪些复建运动等等,总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完成复建。”

吴旺庆表示,复建运动就包括训练他如何把截肢后的大腿抬起来、如何用一只脚的力量站起来以及用一只脚站立时,要如何让身体保持平衡等,而这些动作其实都非常倚赖患者的体能。

“我发现在复建中心里,很多人都做不了这些动作,但因为我以前是一名跑者,腿和核心组织的部分稍微比别人好一点,所以才恢复得比别人快。有些人是两、三年后才能穿义脚,我是一年内就开始穿义脚,所以我也发现,运动真的很重要。”

那个时候,吴旺庆在复建中心大约待了五、六个星期,而回家后,他依然持续进行复建运动,一直等到伤口完全痊愈,也就是六个月后,才真正穿上义脚,学习走路。

吴旺庆表示,义脚重达四公斤,走起路来格外吃力,也是许多身障人士宁愿坐轮椅也不使用义脚的其中一个原因。(摄影:关家汶)

“虽然我恢复得比别人快,但我也高估了我自己,就是我用了差不多三、四个月才学会如何用义脚走路。当真正穿上义脚后,我才发现走路并非我想象中这么容易,就好像左脚绑上了四公斤哑铃,换做是你,还走得动吗?又或者可以走多久?”

吴旺庆说道,一开始学习用义脚走路时,每走10至15分钟,他就必须休息两、三个小时才能恢复元气,而跌倒更是“家常便饭”。

“刚开始还是很容易跌倒,每次在外面走,很常都会‘碰’一声,跌在地上,所以在学习走路前,我们就已经学习要如何跌倒。而且那段时间其实很考验一个人的脸皮,因为跌下去的时候真的很大声,也很尴尬,如果你很容易觉得羞耻的话,基本上就不用出门了,不过我是ok的,脸皮很厚(笑),跌倒了就拍拍屁股爬起来。我也从来没有说要掩盖什么,除非是一定要穿长裤的场合,不然我几乎都是穿短裤出门。”

当谈到截肢后,生活中最大的改变是什么的时候,吴旺庆几乎毫不犹豫地便回答称“不能跑步”。

“对我来说,不能跑步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情。以前的我每天大概五、六点就会起床,然后到健身房跑步,跑十多、二十公里,只要有马拉松,我都会尽量参加,周末则是会一大早就出门,跟朋友在外面跑。截肢前,跑步就像我的生命一样,生活一切,就连我的饮食都是为了跑步而设定的。”

吴旺庆形容自己是一名“疯狂的马拉松跑者”,对跑步几乎到达痴迷的状态,因此失去一条腿,对他来说打击巨大。(图片来源:受访者)

尽管感慨,吴旺庆很快就接着说道,“可能是上天要我换一个方式去生活吧!以前的我每天都忙忙碌碌,加上从事广告工作,吃饭不定时,睡觉不定时,有时还会工作到三更半夜,我觉得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是导致这一切的最大原因。现在的生活其实还是跟以前差不多,只是步伐肯定慢了,不像以前那样只会往前冲,多了一点时间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呼吸。”

有人说,吴旺庆之所以会忽然间大动脉爆裂,是因为他“跑得太多”,吴旺庆却不认同这样的说法:一、经常运动让他足以熬过等待动手术的24小时,二,他将跑步的理念贯彻到截肢后的人生,对于各种苦难,他始终保持着正面态度。

“以超马比赛为例,你要怎么样才能跑完50公里?不是会跑就能过关。你要懂得怎样安排你的时间,懂得怎样休息,怎样去面对每一个障碍、突破难关。我就把这些东西代入到我现在的状况,换一个方式去面对我自己,截肢就是我一生的障碍,它就像一生的马拉松,我要继续挑战这场马拉松的话,就要换一个人生角度,换一个心态去生活。”

因此,即使不能再跑,吴旺庆依然维持着运动习惯,将跑步换成了游泳,每个星期最少也会到健身房运动三次。

在过去,吴旺庆的太太(右)经常会跟随丈夫一起参加马拉松活动,在吴旺庆被迫截肢后,她依然陪伴在丈夫左右,对丈夫不离不弃。(图片来源:受访者)

“很不幸地我失去了我的腿,可是很幸运的是我有一个很好的太太、很好的家人、很好的朋友以及很多扶持我的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我觉得亲情、友情很重要,这些都是你在最低潮、最沮丧的时候,能够拉你一把的人,我甚至觉得,整个过程最辛苦的人其实是我太太,因为我不可能永远那么乐观,在我处于低潮状态时,她永远都在我身边,而当我太太不在的时候,我的朋友就是我的守护天使……所以我真的很幸运。”

采访后记

在访问过程中,吴旺庆不止一次提及自己“很幸运”,积极、正向的态度令人肃然起敬。巨变造成的痛苦显然没有击垮吴旺庆,反而将他最坚韧的一面展示出来,成了其他人在面对人生挑战时的学习榜样。

吴旺庆分享道,三年前,当被医生告知自己只有3%至5%的生存几率时,他的确一度放弃了求生的欲望,甚至不愿动手术。然而,当他从手术室出来,成功捡回一命后,他就再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念头,而是始终抱持着这么一个想法,那就是——活了下来就要好好活下去!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 / 5. 评分人数: 3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