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大妗才不是专属女人的工作——来认识男大妗“欢喜哥”Dary钟景煌

大妗亦被称为 “送嫁娘”,在我们刻板印象中的大妗,不外乎是妙语如珠、舌灿莲花、笑容满脸的中年妇女,为一对新人主持中式婚礼,闹哄哄地炒热现场氛围。可是,如今随着时代转变,大妗已经并非女性专利,男性亦能打破传统,在大妗界里创出一片天。至今有9年大妗经验的 “欢喜哥” 钟景煌就以行动证明,男性绝对可以胜任,甚至比女性更适合担任大妗。在每一场婚礼中,他都使尽浑身解数,将欢喜散播予每一对新人。

坦白说,若非钟景煌自我介绍,实在难以将眼前这名牛高马大、肤色黝黑的男子,与大妗联想在一块。可是与他聊天下来,个性爽朗、反应极快、能言善道的他,却又让人感觉他再适合担任大妗不过了。

现年34岁的他,自2012年开始大妗生涯,以“欢喜哥”称号闯荡大妗界,至今已累积9年的大妗经验,已主持超过500场婚礼。

钟景煌在成长过程中曾参加多场婚礼,让他点燃了对大妗的兴趣,“我觉得这是很特别、很引人注目、很讨喜的角色,可以为婚礼增添很多色彩和笑声。”

“欢喜哥”钟景煌名副其实,为婚礼添上欢乐喜庆。(图片来源:钟景煌)

而他遇到的一名大妗,让他下定决心踏入这行业,“之前遇过的大妗都是很典型的阿姨,凶凶巴巴,直到有一次参加婚礼,我遇到的大妗姐是笑脸迎人的,让我觉得原来大妗姐也可以如此亲近友善。”

他笑说,这名名为“六银姐”的大妗姐后来成为了他的入门师傅,“她让我改变了对大妗姐的想法,大妗可以很友善,也可以摩登不失传统。”

钟景煌原先在银行从事电话销售员,表面光鲜亮丽,可他并不享受这份工作。“当我发现大妗这份工作后,我找到一份我心目中的工作,也找到自己了。”

当时,男大妗在本地尚未普及,25岁的钟景煌从兼职开始,就这样踏入了这行业,“我对这一行充满很好的憧憬,对我来说是一条前景光明的好路!”

他笑说,他本身有表演欲,喜欢吸引众人目光,为大家带来欢笑,“成为大妗后,除了引人注目,也能赚钱,更能帮助新人完成婚礼,我觉得很有意义。”

大妗是一项很有使命的工作。第一,我们是帮人家完成婚礼;第二,我们是传承华人的婚嫁传统。

男大妗不常见  拜师过程因性别受阻碍

当时,男性在大妗界中十分罕见,也让他的拜师过程无法一帆风顺。而钟景煌是师傅六银姐的首位及唯一的男徒弟。

他回想,当初六银姐在收他为徒前,曾因他的性别而犹豫,“毕竟这是个女性的工作,很少男性会担任,也很少男性能胜任。她没有很想收我为徒,也没有想收徒弟,后来因为觉得有缘及感受到我的诚意,决定给予我一个尝试机会。

钟景煌在成为大妗的道路上遇见的贵人——六银姐。(图片来源:钟景煌)

后在马来西亚学习并工作数年后,钟景煌盼能精益求精、持续进修,更深层了解大妗文化,于是他再向来自香港的大妗姐欧惠芳拜师学艺。

“她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偶像,她与六银姐同样有犹豫,她的答案也是一样,认为大妗是女性的工作,一个大男人有必要做这份工作吗?她考虑了两个星期后,才答应让我上课。”

钟景煌的另一名师傅是来自香港的摩登大妗欧惠芳。(图片来源:钟景煌)

万事起头难,成为大妗并非人们想象中的凭一张嘴即可,背后还得下苦功,背诵大量诗句,为新人献上动听喜庆的祝福语。

“所谓的诗句指的是拜神、夫妻交拜、入新房的词,比如夫妻交拜时我们会说,‘一交拜,恩恩爱爱长相守、再交拜,夫妻恩爱到白头、三交拜,天长久地长久,天长地久到永久’或是入新房的‘一对新人入新房,夫妻恩爱万年长,富贵如意又吉祥’。”

他笑说,初时要将所有诗句背诵起来十分痛苦,“需要背的东西比想象中来得多,背了之后还需要用自己的方式演绎,我对自己有要求,不希望只是照着稿念,而是以我的真心念出来的。”

除此,钟景煌也参考了许多大妗主持视频,并且为师傅在婚礼过程中打下手,帮忙收拾整理等,看似不起眼的杂事,让他获益匪浅。“这些都是交由大妗一个人完成的,让我在真正上战场后,可以很独当一面完成所有事情。”

凭着对大妗行业的一腔热情,经历4个月的课程后,钟景煌不负师望,顺利出师。“在这4个月里,我比做任何事情来得更努力,因为我带着为别人主持婚礼、顺顺利利完成婚礼的使命,不可能搞砸别人的婚礼。”

▲钟景煌示范敲铜锣仪式与敬茶仪式。(影片来源:脸书)

因年轻与性别备受质疑  以实力证明男大妗也有出头天

他回忆,其实他在初次正式主持时十分紧张,可是却不能表露出来,“身为一名大妗,我不能让大家看出来我的紧张,我把自己扮得很淡定,而且越努力、越幸运,我的努力在当天完全展露出来,没有让人觉得我是一名新大妗。这让我明白了,只要肯努力,什么事情都可以达成。”

在大妗界里,平均年龄是40至50岁,钟景煌毫无疑问是年轻的,也是行业内的极少数男性。钟景煌承认,的确有部分人士对男大妗存有异样眼光,也有者因为他的年轻,而质疑他的工作能力。

钟景煌出道时年仅25岁,在大妗界里十分年轻。(图片来源:钟景煌)

他讲解,“其实马来西亚对男大妗的接受程度其实算高的,反而在香港的接受程度很低,他们有传统上的执着。而马来西亚虽然一开始会觉得男大妗怪怪的,但是后来会发现男性也做得很不错。”

对于所有不信任,他唯有以实力证明,“曾经有一次,当进行敬茶给祖先的仪式时,他们直接用言语刁难,当众问说‘你会做吗?这么年轻’,在我讲解步骤后,他们说‘大概是这样,你做了先啦’,当时所有人都围着我看,我充满压力,可是我告诉自己,要把这项任务做好,证明自己是可以的,最后主人家还端饭端茶给我,对我说辛苦了。”

身为大妗,必须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应对客人的刁难,钟景煌也因此学会了“忍”功,“以前我会想要反驳,因为对方的观点未必正确,但是因为我老师的一句话:‘毕竟他们是长辈,大妗必须以和为贵,要尊敬每一位老人家’,我也可以从中学到新的事物。”

他也笑说,大妗必须成为场上的开心果,炒热现场气氛,“如果你自己欢乐不起来,要怎么去影响人家呢?所以我们是开心果,用本身的欢乐气氛和感觉去影响人家,如果我是个凶巴巴的大妗,大家也不会觉得开心。”

大妗是中式婚礼不可或缺的角色。(图片来源:钟景煌)

对他而言,男大妗与女大妗其实并无异,“我们主持的东西几乎是一样的,可是由于男女授受不亲,而大妗的工作也包括照顾新娘,比如调整新娘的衣物或头发,可是男性就无法做到。”

反之,男性比女性多了一项优势,即是更放得开,“男大妗相对起来比较摩登,也更加讨喜,也可以参与伴郎伴娘的游戏。”

他也讲解,大妗行业分为各门各派,成为大妗并没有国际固定程序或考试标准,“我是将师傅的教导学以致用,并没有说一定需要考试。”如今钟景煌亦是一名导师,其学生得通过考试才能投入大妗生涯,“并不是刁难他们,只是觉得考试是一个很好的考验,因为外面的世界比课堂来得更现实残酷。”

大妗责任重大  为中式婚礼赋上美好意义

比起过往,大妗担任的不仅是“说好话”的角色,身为一名新时代的“摩登大妗”,得协助顾客预先安排流程与时间表,并提供针对各环节的建议。

他讲解,大妗在婚礼中扮演的亦是统筹、策划师与主持人的角色,让新人与来宾感受传统婚嫁文化的意义。“新人请了大妗,就是不希望婚礼草草了事,或是平淡度过,而是希望有一个有意义的中式婚礼。”

敬茶仪式是大妗“表演”说美好祝福语的时刻。(图片来源:钟景煌)

他解释,中式婚礼的程序环环相扣,而最能体现大妗角色的,则是敬茶仪式。“敬茶时,大家都想听好听的吉祥话,这时就是大妗表演给大家看的时刻,大家在敬茶仪式时也不会那么闷。”

若想成为大妗,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呢?钟景煌强调,必须对中式婚礼充满热忱,“我的一些学生在上课后,我发现他只是想找一份兼职工作而已,对中式婚礼没有热忱,结果也没有做很久。”

除此,欲加入者得对主持有兴趣,因为大妗是婚礼上的主导者。他也笑说,大妗必须要有很好的体力,“中式婚礼可能凌晨4至5点就要起床,从清晨6点到下午1、2点才下班,可想而知其实是很辛苦。”

大妗必须将各籍贯的婚嫁习俗倒背如流。(图片来源:钟景煌)

他也说,大妗必须非常熟悉各籍贯的传统习俗礼仪,而钟景煌的相关知识除了来自自身家庭,也在成为大妗后更加认真了解,“其实各籍贯的婚嫁习俗大同小异,毕竟都是华人,只是籍贯不同,可能是拜祭品或是送礼有分别。”

他补充,若是由“好命人”担任大妗角色,将是加分优势。“他们认为由身为‘好命人’的大妗所说出的祝福话,对收到的人来说是很好的祝福。好命人是说本身夫妻和谐、有儿有女,有子孙则更好,可是大妗不一定得是好命人。”

顺应时代潮流  摩登大妗平衡两代需求

从事大妗9年以来,问及最难忘的事情,钟景煌回忆,“我遇过有一名新郎想要自己驾跑车迎亲,却在接新娘后遇上了车祸,此后我学到的是劝告新郎让别人代劳驾车,因为每名新郎新娘都是很累的,也是很有压力的,可能状态不好。”

此外,随着时代变迁,考验大妗的是如何平衡年长一辈与年轻一代的需求,因此“摩登大妗”的称号也应运而生,让中式婚礼摩登不失传统。

“年轻人不喜欢太繁琐的传统习俗,可是老人家又不喜欢年轻人草草了事。身为摩登大妗,我们需要用摩登的方式让新人感受传统婚礼,譬如用比较摩登的台词呈现整个婚礼。”

他举例,“可能传统大妗的祝福语会说得很冗长,可是年轻人不喜欢听,摩登大妗就会缩短语句,变得短而有力。”

他强调,大妗行业并不会随着时代变迁而没落,因为这是中式婚礼中不能缺的角色,让人感受华人传统婚嫁的美好意义,“比如大妗为新人主持谢恩仪式,让他们了解父母养大子女的辛苦,并了解对父母进行鞠躬礼的含义。”

钟景煌于2014年创办“欢喜の囍”,宣扬传统中式婚礼之美。(图片来源:钟景煌)

从5年前开始开班授课的他,目前约有22名学生。他表示,大妗不再是专属于年长一辈的行业,目前越来越多年轻人涌入大妗行业,其约半数学生都是30岁以下,而男性数量也有增长趋势,“但还是女性居多,大约占市场的80%。”

钟景煌除了主持中式婚礼,也兼主持西式婚礼,可是能为他带来满足感的,仍是担任大妗。“当主持晚宴时,完成后并没有特别感受,可是主持完中式婚礼后,给我的成就感很难以形容。”

除了担任大妗,钟景煌也主持西式婚礼。(图片来源:钟景煌)

他也形容,虽然已主持多场婚礼,可是当目睹感人场面,他仍随之动容流泪。他说,中式婚礼极令人感动的是谢恩仪式,“谢恩仪式一般会在新郎出门前,向父母行鞠躬礼,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然后新郎给父母一个拥抱。在华人社会里,不是每个家庭都有拥抱的文化,当在拥抱时看见新人、父母流泪时,我自己也很感动。”

另外,为了跟上时代脚步,大妗也必须自我进修,而非固步自封,“其实很多东西是学不完的,我们去到东马、西马、北马、南马,都会学习到不同的习俗。每当飞往台湾和香港,我也会买相关书籍,不断读书充实自己。”

甚至,钟景煌还学习了如何以英语来主持中式婚礼,“有时是大马人娶或嫁外国人,若用英文主持,可以让外国人感受华人传统婚礼的优良传统之美。”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1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赖咏嘉

《访问》编辑兼记者,从纸本杂志、电视台漂流到网络媒体,爱看好文章,盼写好文章。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