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机会,她仍愿意嫁给音乐 “长笛百变女王”华姵:坚持比努力更可怕!
人物| August 17, 2020华姵 古典乐 长笛 音乐 
分享:
想象中的长笛音乐家,应该是美丽而优雅,却难以接近。然而,眼前来自台湾的长笛音乐家华姵脸上总是挂着亲切的笑容,聊起音乐便滔滔不绝,谈到兴奋之处还会拿起长笛即兴演奏。这名台湾金钟奖非流行音乐节目主持人奖与台湾传艺金曲奖最佳宗教音乐专辑奖得主说:“你要知道一个嫁给音乐的人,他是怎样的心情。他可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但是他会守护他最珍贵的东西,直到最后,直到永远。”
摄影:颜祖威 | 剪辑:戴慧怡

自4岁接触音乐起,华姵就从没离开过这个圈子,国小、国中都是在音乐班,国立艺专毕业后赴法,取得法国巴黎师范高等音乐学院长笛及室内乐双硕士。问她为什么选择长笛这样冷门的乐器?她笑说,“这要追溯当初我是怎么和笛子结缘的,其实它一开始是我的副修。”

刚进入音乐班的时候需要选择副修,无奈她晚了报到,所以乐器都被选完了,就只剩下了长号。为了让她了解长号的音色,学姐拿起乐器就开始演奏,也许是过于紧张,她吹得不怎么好,只闻长号“叭⋯⋯”的一声竟把华姵吓哭了。她这一嚎啕大哭,让母亲和主任都慌了。

庆幸的是当时有个选了长笛的同学,因为自己气管虚弱,想着要更换乐器。华姵看见负责演奏长笛的学姐表现得很好,长笛的音色亦打动了华姵,她说,“当时我就觉得我要它了。”

她说,她爱长笛的部分原因是:“它是我爸妈给我的,我家境不是很富裕,但我的父母从小就栽培我学音乐。” 于是她一直很努力,希望父母能以她为荣。她提起国小时期,不足龄上学的她比同学晚熟,学习上也较迟缓。“我的术科一直都表现得很好,但是我的学科始终赶不上人家,还会被排挤。”

当时她告诉自己,即使输在了起跑点,只要愿意坚持下去,虽然·不一定会成功,但至少可以达到自己的期许。“我始终相信,坚持比努力可怕。”

她就这样在入学之际把长笛选为了副修,后来在小学五年级时把长笛转成了主修,华姵半辈子的人生就此与长笛相伴相随。

长笛百变女王    跨界整合艺术

从法国回到台湾之后,华姵将长笛演奏结合其他表演领域,跨足到舞蹈、广播及戏剧界,甚至拿下了第51届广播金钟奖非流行音乐节目主持人奖以及第28届传艺金曲奖最佳宗教音乐专辑奖。

她笑说,如果当初选择了长号,她应该也不会尝试跨界,毕竟那个乐器并不适合跨界。

华姵在《四月望雨》电视剧里,是音乐总监,也是演员。(图片来源:华姵脸书专页)

回台湾后的前五年,她一直从事教学工作,让她决定转型进入跨界领域的关键就是她的法国教授。她坦言,“我一直很感恩我的教授能把这些技术传承给我。”对她而言,长笛不仅是乐器,也具有演绎情绪的能力,因此不应该有任何的框架和界限。“我一直相信传承与创新。 ”于是她用长笛诠释客家八音,结合蒙古的呼麦,把各种音乐语言融合在一起,形成西方技艺与东方文化的激情碰撞。

事实上,华姵在过去一年内屡次访马,为的就是筹备新专辑《还我一个青白》。专辑概念改编自《白蛇传》,她将法国现代技术融入了京剧的元素,用长笛诠释青蛇的角色。访谈中,她以台湾歌谣〈雨夜花〉作为示范,使用独特的技巧呈现原本的旋律,让人仿佛听见蛇在说话。

访谈中,华姵拿起随身携带的长笛演奏〈雨夜花〉。(摄影:颜祖威)

她表示,自己祖籍浙江杭州,小时候常听父亲说西湖的故事,因此对《白蛇传》有着很深的兴趣。她笑说,“可能我就如同那个小青蛇一样吧,凡事都很好奇也喜欢探索,无论是什么东西,我都会想要去探讨它的可能性。”

她一直很希望制作以《白蛇传》为主题的音乐,只是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拍档。直到认识了新加坡湘灵音乐社的音乐总监黄康淇,就这样实现了自己的想法。她说,“康淇特别能够抓住我对长笛的技术,也很谢谢他的编曲让我更好地发挥。”

两人几经商讨,最终决定携手制作专辑。除了西洋长笛,专辑里还融入了京剧唱腔及马来传统敲击乐。她表示,马来西亚国宝级鼓手 Kamrul Hussin 在专辑里担任法海的角色,她是如此形容音乐的节奏,“我们都知道法海在捉妖,那些节奏听起来就像是法海在施法术。”

华姵与大马敲击乐团手集团的成员们进行交流。(图片来源:截自华姵脸书专页)

说起节奏,华姵自然提起她原定今年10月与大马敲击乐团手集团的合作,说到这里她言语间流露出了期待。她说,“手集团的音乐是很广,我很喜欢他们气势磅礴的鼓,还有他们各种不同的击乐。” 这也是她第一次尝试乐器之间的跨界合作,她说,“可以直接以笛子作一个角色呈现,我自己也很期待。”

“我希望在未来,不管这个专辑也好,或者是专辑衍生出来的音乐剧场也好,希望都可以让大家耳目一新。大家会觉得长笛也有这么多的可能性,见证长笛如何去发挥它的极致。”

“爱情贫穷不可怕,因为我们有音乐。”

问她会有停止演奏或是退休的那一天吗?华姵大笑着说,“如果讲到退休,我一直抱持着一句话——退而不休,因为我太爱我这个初恋情人了!” 说罢,她低下头轻抚手中长笛,坚定地说了一句:“我怎么忍心跟我的情人分离呢?” 毕竟,长笛是她的初恋情人,而她这一辈子嫁给了音乐。她说,“你要知道一个嫁给音乐的人,他是怎样的心情。他可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但是他会守护他最珍贵的东西,直到最后,直到永远。”

华姵认为,即使再次面临婚姻与音乐的抉择时,她仍会义无反顾地嫁给音乐。她眼里泛着泪光说,“我觉得爱情贫穷不可怕,因为有音乐;经济贫穷也并不可怕,我们的心灵要活得跟跟钻石一样。”

华姵认为,长笛可以用于抚慰人心,所以长期到偏乡的小学指导小朋友吹长笛。(图片来源:桃园市教育电子报)

访问结束前,记者觉得好奇,华姵固然拥有多重身份,那她会希望马来西亚人透过什么方式认识她?她说:“透过我是一个长笛跨界艺术家,也是透过《还我一个青白》这个作品。”

她认为,古典音乐家普遍上并不讨喜,观众反而更爱关注娱乐性质高的流行天王、天后,但她说“我选择了它,我不后悔,因为这个艺术层面是不一样的,它是值得用一生去琢磨它的。” 她笑说,自己就像飞儿乐团的歌词,“盛开在荆棘里的花,奋不顾身地绽放。”无论如何,她都希望被观众看见;不管怎样,她都会全情绽放。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1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