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它选择了我们家” 穆斯林男子为癞痢狗挑战批判者
人物| November 6, 2020养狗 流浪狗 生活 穆斯林 
分享:
“我们没有相遇,是它自己找上门来。”半年前的一天早上,一只流浪的癞痢斑点狗不时出现在穆斯林男子Razak医生家的庭院前,泰然自若地像是回家一样。是缘分,还是天意?从此,他给它一个家,为它从零开始学习养狗知识,甚至不惜为它挑战批判者;而它,还予他回家的牵挂。
摄影:颜祖威 | 剪辑:颜祖威

抵达铁栅栏按了门铃,屋里的人未前来应门,它已走到铁栅栏前,动作一贯地淡定自如,不吠不闹,只是静静地嗅嗅来者何人。然后,身穿红衣、梳着灰白色油头、蓄着短白胡子的Razak医生走出来:“你来啦,果然好准时,准准11点就到!”

他打开铁栅栏后,我先自行报备,我害怕猫狗。果不其然,他如同其他宠物主人所回答的话一样:“它不会咬人,它很乖的,你不用怕……”好吧,我姑且相信一次。

他率先介绍它的名字:“我女儿一看见它身上的斑点,就以童年记忆中的《101斑点狗》命名,叫它‘Dalmations’(Dal)。”

我问他,可否说说你们相遇的经过?

他说:“我们没有相遇,是Dal自己找上门来。”

“那一天早上,大概是现在这个时间,我在屋子外面浇花,准备收拾水管回到庭院时,它已经坐在铁栅栏里面。初次见面,它全身红红的,连根毛都没有,就这样静静地舔着只剩下皮的身体。”

初来乍到的Dal皮肤状况不好,连根毛都没有。(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看着它觉得于心不忍,就放了盆水给它喝,再拿家里有的猫粮给它吃,它吃饱喝足就离开。自从那天以后,每隔数日它就会再出现,我们照样喂食物和水,但基于它的皮肤状况,担心传染病而不敢触碰它。”

他认为,这也许是上天给予的考验,之后也多次重复:Dal是上天派来的狗

他说,在喂食的两周时间,它或是出现在门口徘徊,或是躲在对面车库的轿车底下睡觉。虽然当时还没有想要把它领养回家,但眼见它皮肤状况越来越糟,就想帮它把身体治疗好。于是,全家大小上网搜索兽医诊所的资料。

“我们找遍附近地区的兽医诊所,他们都没有提供上门接送宠物的服务。辗转之下才找到一间位于吉隆坡冼都地区的兽医诊所,终于把Dal送往治疗。诊所职员把它带走的那天,它很乖巧地等着职员用毛巾裹住它的身体,将它抱上车,然后一路站在车内,直到抵达诊所。”

诊所职员将Dal送回来家里时,告知Razak,它的皮肤已经90%被感染,若不及时治疗就会腐烂生蛆。他哭笑不得地说,前后三次的治疗费用共花了将近3000令吉。

“我们家也考虑过,现今经济状况不好,大家都不容易,但还是决定将它治好。”

他沉思片刻继续说:“若死后真主问我,祂给予的考验我都做了什么抉择,在此之前,我完全没有答案,但现在我想,自己内心有个明确的答案了。”

养狗、吃猪肉与贪污,何者更为罪孽深重?

他是一名穆斯林,但对于养狗这件事却没有丝毫源自宗教的疑虑。

我们穆斯林,自出娘胎就被教育狗和猪是禁忌。但奇怪的是,却没人说贪污是禁忌,这该怎么理解呢?

说到这里,他声量不自觉地提高,双眼通红,我不确定是因为激动还是难过。外面的割草工人越来越靠近,巨大的声响打断了Razak,与此同时也为他争取了一段平复情绪的时间。

说到激动处,拉萨闭目平复情绪。(摄影:罗咏琦)

后来,他继续称,若养狗真是一项罪行,败坏的只是狗主和狗本身。但事实是,这不是一项罪行。马来西亚伊斯兰教基本是逊尼派,分为沙斐仪(Shafi-i)、罕百里(Hanbali)、马立克(Maliki)和哈乃菲(Hanafi)四个教法学支派。

“这四个教法学支派并没有阐明狗这一生物是禁忌。其中,沙斐仪学支派提及,若穆斯林触碰狗的唾液,就必须以教法清洗七次,分别是以清水洗六次,外加一次以泥土搓擦干净。”

“若穆斯林明知不能吃猪肉,还明知故犯,上天自有祂的惩戒,可能是不赐予这个人吃福。”

“换作是贪污,你将贪污所得的财物带回家,和妻儿一同享受荣华富贵,那些肮脏的金钱侵入血肉,你的后代全都留着同样的血液。所以,贪污比起前面两项禁忌,更不该。”

他表示,也曾有者说过,触碰狗的唾液后只需要清洗三次,其实已无法追溯回最正确的说法。所以,他选择表明自己立场:“我宁愿抚摸狗、喂养狗,甚至吃猪肉,也不愿贪污。我们的国家正正是因为贪污而如此腐败。”

“我敢挑战所有看见这支影片的穆斯林,若对我的说词有异议,欢迎联系我,让我们就‘养狗、吃猪肉和贪污’的课题来辩论。”

“我虽然没有留着长胡子、戴白帽和穿长袍,也不是宗教司,但我熟读四个教法学支派中所有关于狗的事情。大部分马来西亚穆斯林对于狗的理解,就是残酷地对待狗,这只是一半的真理,并不是全部。”

执法人员滥用“免死金牌” 忘记生而为人的本质

Dal如今安然住进Razak家,有瓦遮顶,不必再日晒雨淋、四处流浪,但这一切并非理所当然。在还未被送往接受治疗之前,它差点被市议会捉狗队捉走,后果将会是如何,无人知晓。

回忆起半年前的那一天,他记忆犹新,像是才发生不久。当天,他的幼子阿米鲁和数名朋友坐在屋外乘凉,忽然数名市议会捉狗队执法人员共乘一辆大罗厘来到家门前,罗厘后方的笼子已装有数只落网的流浪狗。

“我理解他们(执法人员)是在履行职责,因为这一区经常有流浪狗出没,执法单位接获居民投诉而采取相应措施,是合理之事。但我也只是想恳求他们斟酌处理。”

那一天,Dal突然进入拉萨家的庭院,从此闯入他的生命里。(摄影:罗咏琦)

他比手划脚地讲述当天的情景,道出两名执法人员手持绳套和木把,各别站在他家的左右两侧,准备将在外游荡的Dal捉回收容所。

“因为还没有申请狗牌,证实不了我们是狗主,阿米鲁大喊并丢石子驱赶Dal,避免它被捉。这一举动引起执法人员不满,双方产生正面冲突,在住家门前争执。”

原本在屋内观望的他,在看见儿子和执法人员争执后,被迫出面缓解。

“我的儿子年轻冲动,但是身为长者,我会告诉他尽量不要和执法人员起冲突,因为平民永远都是吃亏的那一方。我好声好气地告诉对方,这只狗我们家要养,待找到医生为它治疗后,就会去申请狗牌,所以可否网开一面,今天不要捉它。”

但是对方不愿妥协,强调这是执法人员执行公务,民众不得阻差办公。

的确,我国有妨碍公务的法律条文。只要一遇上民众不配合公务执行,执法人员就会出示这一张‘免死金牌’,先不论他们对或错,民众一定是错的。但是上天赋予你脑袋,赋予你良心,特别情况不能够斟酌处理吗?

“结果,Dal在我们争执期间顺利逃跑了,执法人员当然很生气。我不解,为什么他们要在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动物面前,展示自己的权势?”

后来,为了不要继续与执法人员僵持不下,他告诉对方:“既然你这么坚持要捉它,那你去捉吧;要是你觉得我们在妨碍公务要向警方投报,也随便你。我愿意承担这些责任。”

当下捉狗队也束手无策,只能怒气冲冲地往下一个地点,继续搜寻流浪狗的踪影。岂料,他们却在晚上再度回来Razak家门前。

“是同样的罗厘,同样的执法人员,我问他们来干什么。他说,要记载我家地址以便用于向警方投报,指这间屋子的居民阻碍执法人员办公。”

他示意对方在屋外等一下,迅速进屋里拿张名片,然后告诉对方:“要什么资料尽管拿去,要投报什么的就照办,因为我尊重你的工作,但是你也要尊重我,不需要拍我家的照片。要是会被开罚单罚款或惩罚,我会面对,没什么大不了的。”

“之后的一、两个星期,我们开始送Dal去兽医诊所接受治疗。治疗三次以后,它的身体状况逐渐康复。然后,我们就为它申请狗牌,现在它已是一只有狗牌的宠物,不会再有什么问题。”

小身躯承载大责任  Dal化身“社区巡逻员”

Razak指出,住家社区并没有保安巡逻,以往都是居民自组巡逻小组轮流巡逻,防范罪案发生,但如今已经没有持续进行。因此,该区在光天化日之下也会发生入屋爆窃案,而最近才刚发生一宗。

“很多时候,因为它(Dal)在外面游荡,所以它从街头守到街尾,它才称得上是这一条街的‘保安’。遇上这种时候,部分居民就会庆幸:幸好有我的狗守护这里。”

或许有人会觉得,不过就一只流浪狗,是不是狗主在“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但Dal确实用表现来证明,自己是一条好狗,是自带光芒的钻石,而不是伪装成钻石的玻璃。

“它在我家的半年来,不曾在庭院内随便拉撒,一次都没有……而且不是我训练它这么做的,我还能说什么?”

“你看吧,刚才你抵达时它连吠都不吠一声,它会分辨好人或坏人。但若凌晨3、4点,它在街上狂吠几声,我惊醒过来赶紧出门查看,果然真有摩哆或轿车迅速逃离。”

“但我也明白,这里的住户以巫裔占大多数。所以每当傍晚时分,邻居小孩出门玩耍的时间,若它还在外头,我会把它召唤回家,直到夜间再让它自由活动,以避免发生不愉快的事,让人议论纷纷,到头来无辜受伤害的是它。”

他直言,将Dal收为家庭的一份子,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学习,但他心甘情愿,乐此不疲,因为他从它身上学习到课本从来不教的事:纯粹的爱与包容。

Dal每天都会迎接拉萨回家,至今仍让他感动不已。(摄影:罗咏琦)

“我们全家都没有养狗的经验,所以透过网络和书籍学习,即使资料很多也难免还是会担心,毕竟是人生中的第一次。”

他举例,每当他回家时,即使是凌晨1时,原本在距离住家500米左右“巡逻”的Dal一发现主人回家,就会立即飞奔回来,欣喜若狂地迎接他。

他打趣说道:“哎哟,连我的孩子都不会这样迎接我回来,你说是不是?”说完又再爽朗地笑了。

“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狗在主人回家时摇尾巴、伸出四肢、跳跃之类的动作代表什么意思,直到有一次遇见遛狗的华裔夫妇,向他们请教,才知道原来它每一次都在欢迎我回家。”

“当下,我感动得几乎飙泪,而这个习惯一直维持到现在,从不缺席。单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我窝心到今天。”

也许,世事往往都是双向的。他给它一个家;它给他回家的牵挂。

你也可以看

“它们不是流浪猫,是我的孩子!” 十多年来她收留了上百只猫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120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1. 访问的非常非常好!我看了影片 再找到了文章报道 仔细阅读并感受得到当天访问的时候令人动容之处 眼眶不禁湿润
    动物、政治、社会议题、善良与人性闪光的那一面 这篇不简短却句句是重点的访问引发内心的思考 在此祝福罗小姐 颜先生 mr razak 以及他的善良家人们 还有可爱的dal
    祝所有看到此留言的人 都为真理不惜一切代价的付出 毕竟啊 真正爱生命的人必会得到更多爱的回响 love & peace

  2. Ms. 罗咏琦,您好!很暖心的访问!我国理应有更对像Dr.Razak 这种思想开明、有见地不“盲从”而且心地慈悲善良的人!我很想很想跟Dr. Razak 交个朋友。请问我怎么联络您呢?谢谢!

  3. 非常感动。
    也写得非常好。
    这位马来大叔说得很对,很欣赏他。
    也拍得很好,真的很感动。
    谢谢大家!

  4. 其实什么种族都一样。最重要抱有一颗善良的心。其实他们跟我们一样。只是他们不会说我们的话。可是他是我们最忠心的朋友。他们对我们的感情也很深。只要你用心的跟他们相处。你会发现到,他跟我们就是一家人。她也会不舍得,也会流泪。只有养过狗狗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谢谢马来同胞的疼爱和包容。因为你们有一颗善良的心。狗狗遇到你们,是他与你们的缘分。

  5. 我相信其實很多友族同胞都很喜歡狗狗,只因為宗教關係而不得已。有次我把我剛在街边捡到的两只流浪狗狗帶到诊所去治疗,有位友族同胞(有點年纪的大叔)在诊所買了他要的物品後,就走到我站着的地方看着我的狗狗,并跟我聊天關於狗狗的事情,再後來 他就静静的站着看著两只狗狗。(站了大概有10分钟+)眼睛都没離開過狗狗

    我記得我有問他是否很喜歡狗狗,但忘了他回答什麼,只记得當初他望着狗狗織熱的眼神…..

  6. 狗狗遇到善良的主人是它们的福分。把这篇文章翻译成马来文,让更多马来同胞了解和改变对狗狗的观念。我想应该会有一部分马来人想养狗却不敢。深怕被人议论。这篇文章正好帮他们打气。

    1. 对对, 翻译成马来文, 谁可以翻译的? 只是我们华人读到此文无多大意义, 给马来人阅读更好! 编辑们, 可以试试找学院生, 语文系的或翻译系的帮忙? 谢谢。

  7. Kind owner should be careful letting Dal hanging around the street. Cause if the enforcement officer see him. Despite wearing the dog license, they can still capture dogs that is lose on the street

      1. 罗小姐你好,看到你这 片访问真的很感动,我是开宠物美容店的。也看过很多像’ Dal” 的皮肤问题。我也尝试了很多药品但也没效果。后来我找到了一个牌子真的很有效用。我想捐几瓶给 “Dol” . 请问放 便吗。 ( 我没想打广告的意思哦)。 我可以 寄给你转发给 Dr Razak. Thanks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