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乐坛到影坛,从《分贝人生》、《迷失安狄》到《富都青年》 王礼霖:我总是给自己50%机会
人物| March 1, 2021导演 电影 金马创投 马来西亚导演 
分享:
在娱乐圈,当你遇到了瓶颈,你会留在舒适圈,还是会闯荡另一片“江湖”?当你想做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你会给自己至少50%的机会专心去闯吗?也许,来听听在从乐坛到影坛,在娱乐圈打滚多年的娱乐圈推手王礼霖的故事。

在撰写这篇专访时,王礼霖正与林心如李李仁等在台湾各地如火如荼地展开《迷失安狄》的宣传工作。在许多国家的影视业因为疫情而停滞不前之际,王礼霖也在台湾积极地开发更多案子,筹备他估计在今年开拍的首部导演作品《富都青年》。

如果熟悉大马娱乐圈,王礼霖不会是陌生的名字。

他现今是开拓台湾影视市场的大马先锋电影人之一。

但更早前,王礼霖曾经活跃乐坛,投身唱片业19年,是捧红东于哲的搞手。2015年创立了摩尔娱乐(More Entertainment),旗下艺人除了有东于哲,还曾经签下车志立、郭文翰、陈立谦等。

然而在乐坛站住脚后,王礼霖却跳出舒适圈,带着团队子弟到台湾影视闯天下,包括打造台马联合制作的《逆风18》、《我和我的兄弟.恩》等偶像剧,转攻影坛后也监制了多部电影如《同学会》、《分贝人生》、《乐园》、《这一刻,想见你》、《迷失安狄》等作。过程中充满挫折,亏了大钱没有放弃,却也遇到不少贵人,一步一脚印地用好作品 在影坛中建立一片天地。

就算与台湾电影人合拍电影,王礼霖都不忘说马来西亚的故事,甚至是禁忌的故事。这当中就包括目前在台湾上映,充满话题性的《迷失安狄》。

👇《迷失安狄》预告片。

这部由王礼霖与林心如监制(兼主演),李李仁饰演大马变性人的电影,在筹备开拍时,就知道在马来西亚上映机会不大。拍完后,也知道要通过电检局至少要删减50刀。

虽然如此,他还是将林心如和李李仁带来马来西亚拍摄,用大马制作团队完成这部电影。

从《分贝人生》、《迷失安狄》到他执导的《富都青年》,王礼霖依然不忘说着马来西亚的故事,而且是弱势群体的故事。揭开疤痕,挖掘的不只是人性的黑暗,还有美好。

闯荡影坛三部曲:三个著名女星是贵人

而近年这三部作品,他就有张艾嘉、林心如和李心洁参与。有这三个在影视圈举足轻重的贵人合作及协助,让他有了学习和练习的机会。

2017年推出的《分贝人生》,是王礼霖和导演陈胜吉继《同学会》合作后,联手进军台湾金马奖之作。先在金马创投获得百万首奖,后来在金马奖入围了最佳新导演及最佳摄影。《分贝人生》更是当年的话题之作,因为张艾嘉参演这部电影,亲自来马拍摄饰演马来西亚单亲妈妈,精湛的演技以及大马口音演出令人印象深刻。

张艾嘉答应主演《分贝人生》,让电影更多人关注,也让王礼霖有了实际学习机会。(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对王礼霖而言,和张姐(张艾嘉)合作是荣幸,也是难得的机会有机会向一个资深电影人学习。

“你人生大概没有想到会有一个重量级大师级人物去教导你,因此我们跟张姐很准确地学习了很多,收获也很多。”

而在《分贝人生》过后,《迷失安狄》是另一部备受瞩目之作。

《迷失安狄》再有著名台湾女星加持,林心如加入团队,除了主演还担任监制。(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林心如亲自监制和主演,并且来到马来西亚拍摄一部在当地是禁忌的变性人故事。也因为说的是马来西亚的故事,在马来西亚取景,这次合作更多是互相聆听的跨国合作。

“由于故事发生在马来西亚,心如姐在很多过程中交谈中,都愿意聆听和参考我们这里的想法。心如接纳和观察这里发生什么事,而她很明确她要做什么事情,电影要往哪里去。”

“虽然她在台湾,我们在马来西亚。可是交流很精准。这感受又不一样。”

王礼霖首部导演长片邀来李心洁当监制。右一为制片张炜珍。(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迷失安狄》后,王礼霖终于挑战他第一部亲自执导的电影——《富都青年》。这一次,他为他的导演处女作找来了金马影后李心洁担纲监制。

王礼霖说,一个首次当导演,一个首次当监制;这次彼此都需要更多互动来培养默契。

“找心洁时,她第一个问题便问我为何当导演?我的影像风格是什么?拍的是什么故事?开始时,她没有安全感。”

王礼霖处女导演作《富都青年》    李心洁首次当监制

不过,王礼霖找李心洁当监制,就是对她有信心和信任,而且李心洁也推行小黄花教育基金会,有接触到弱势群体。王礼霖相信,这故事和她有一些连接。

于是,他在去年MCO时候,就试试看找心洁当监制,结果故事果然打动了她。不过,李心洁强调只想专心学习当监制,坚持不会演出。

“心洁本身是马来西亚人,这样的马来西亚故事对她而言有很多感受。加上两人都是以一个全新的身份进入这团队,我们两人都需要磨合。有时候她会演员上身。有时候我是监制角度投入,我忘了我是导演。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

他们会互相提醒,彼此身份和角色的不同。

譬如李心洁看到剧本时,会提醒着用演员角度看读本,和监制角度看剧本层次不一样。

“她希望让更多有潜质的马来西亚演员有机会演出这部电影,她很笃定自己不会演出,我也认同!“

后来,王礼霖和李心洁搭档,也将《富都青年》带到2020年的金马创投。两人首次出征金马创投便告捷!《富都青年》企划获得金马创投“FPP前瞻视野奖”及“镜文学潜力故事”。

《富都青年》海报。(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富都青年》:吉隆坡老区的人性面貌    逃啊逃啊的两兄弟

富都取自吉隆坡老区半山芭(Pudu)的谐音,是早期中下阶级华人聚集的地区,也是很多吉隆坡人以及游子的吉隆坡印象。其中富都中环车站,邵氏广场,还有许多吉隆坡传统饮食老字号譬如适苑都是许多人的老吉隆坡印记。

而王礼霖首部导演电影《富都青年》说的是两个陷入身份议题的两兄弟,在富都这地方现实残酷和温暖人性交错的故事。

为何是富都?

当《分贝人生》在富都区取景时,王礼霖就发现那里原来也住着很多外劳、孤独老人、变性人等,在这里王礼霖看到了这城市背后衍生的故事。他们都是拥有身份议题的弱势群体。从他们身上可以探讨人性与身份的课题。

“后来有去了解到因为富都有个巴刹,衍生了不同外劳区的存在。觉得这地方又古老又有神秘色彩,又窝在这城市市中心,有很多故事可以代入这背景。

从在富都生活的两兄弟的视角切入,因为他们没有身份证或持红身份证,在富都生活面对的挑战与挫败。“

故事中的这对兄弟12年前流浪到富都,无父无母无身份。后来被一个变性人在巷子里发现,收养了他们。于是他们在这地方长大。弟弟有了红色身份证,却愤世嫉俗,做了非法勾当赚钱,就是想逃离这个地方;哥哥是哑巴,没有身份证,只能躲躲藏藏,在菜市场送菜求生。

《富都青年》的编剧赖昌铭非常熟悉富都,制作团队也在富都积极田野调查,访问了为联合国难民署服务的著名评论员唐南发。王礼霖希望电影可以反映了这老区的面貌。

“说的不只是这两兄弟,还有窝藏在在吉隆坡生活的外劳。大家都不想回去家乡,留在这里找更多的可能性。当大家连最基本拥有的人权和公民权都没有的时候,只有依赖彼此的情感。”

同样是说贫穷弱势群体的故事,但相比《分贝人生》和《迷失安狄》,王礼霖对《富都青年》更多切身感受。

“我在1999年的时候,曾经在台湾当过外劳。跟我一起生活的是菲律宾外劳,对我最好的也是菲律宾外劳;一个人来到异乡打拼,会说中文又怎样呢?当地人还是当我是外劳。

但是教他在台湾如何生活的菲律宾外劳却让他感受非常深。

“他们凭什么要关心一个不认识的人?尤其一个人来到陌生地方打拼的时候,这一种爱是很奇特的。“

所以,作为第一部导演作品,王礼霖会放入更多的个人感受。

“你会看到这两兄弟与变性人,与非法逾期逗留者;他们就在这个角落中互相扶持和关怀。这种爱,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而激发他创作的还有年轻大马歌手Ryota片山凉太的歌曲。

那首在2020年AIM中文音乐颁奖典礼夺下最佳作曲的《逃啊逃啊》,就是王礼霖创作《富都青年》的“主题曲”。也因此,王礼霖锁定片山凉太为《富都青年》配乐。

“片山凉太本身就是红色身份证持有者,他妈妈是大马人,他爸爸是日本人,他后来来一直在马来西亚生活打拼。

👇片山凉太、谭一礼的作品《逃啊逃啊》。

他创作〈逃啊逃啊〉整个歌曲给我的想象,很贴近《富都青年》故事氛围,是我整个创作的想象。“

也许片山凉太在歌曲所唱的迷失和迷幻中的意境,就曾是王礼霖的心境。歌词所唱的,黑白的世界里,任性的或,迷糊的飞舞,追随萤火虫的光,逃啊逃啊!

那是《富都青年》的世界。

闯荡影视圈10年首执导筒    一场大病后不想留下遗憾

第一次见到王礼霖,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好高好瘦,在那里都是鹤立鸡群的,好像一个低调的长颈鹿……

但他也总是扮演幕后操刀手的角色,每次案子或活动都是任重道远,但总是协调好事情后就在幕后指挥。

闯荡影视圈有10年之久,监制了多部影视作品,其实早有当导演的机会,为何到了这个时候愿意拿起导演筒当导演呢?

2018年王礼霖生了一场大病,甚至有一度病危,卧病在床思考到底还有什么遗憾还没完成的。

“当时有想说如果明天死掉了,有哪件事情会让自己遗憾的?想起……原来没有当导演也是会遗憾的事情……”

于是,养病好后,王礼霖好好思考当导演这重任。而他觉得遇到《富都青年》这故事,也是到了时机应该当到导演了。

王礼霖大病一场后,决定执导筒当导演,不留遗憾。(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王礼霖强调,当决定要做后,不能后悔,也不能有挫败而退缩。

“加上心洁进来后,更成为一个我不能随意放弃的理由。我只能越来越期待它到来,不惧面对挑战。”

王礼霖希望今年下半年可以在马来西亚顺利开拍。目前确定的主角之一会有阿哲,也预定会有一个台湾演员参与,其他都将选用大马演员!

如今王礼霖慢慢在影坛上站稳步伐,目前在台湾参与几个电影案子,也积极带着新案子到台湾到中国开拓更多机会。

王礼霖(右一)近年也参与台湾电影制作工作。图为《女优,摔吧!》开镜仪式。(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闯荡之路不好走    王礼霖:给自己50%机会争取向前走

然而,从乐坛到影坛,王礼霖深深知道这条路颠簸不好走。但他总是给自己50%的机会去挑战新东西,挑战自己。

“当初觉得马来西亚的乐坛没有什么前景,大家卡在那边,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因为直接地影响了生活层面。后来决定往影坛发展,影坛有无限的可能性。”

“我的确凭这股热血去闯,但是这股热血充其量也只是热血。碰到的人和决定跟谁合作在都是一种过程。”

东于哲是王礼霖一手栽培的本地偶像乐团。(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当然,王礼霖也有吃亏过。

当年他带着自己的影视作品到台湾闯的时候,结合台马团队联合制作了《逆风18》和《我和我的兄弟.恩》。参演的除了自己艺人东于哲,还有泰国偶像演员Chin、台湾演员吴映洁、钟欣怡,甚至还有金马影后陈淑芳。看似完成了大马跨国制作的佳话,然而过程其实充满挫折。

“我们当时就是nobody,花了一笔钱去做了电视剧后,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是,我带着作品到一家又一家的电视台敲门,说我们有剧集,要不要播?“

现实始终是残酷的,一再地碰钉子,当中难堪的滋味,只有吞下。

在家乡太平制作第一部电影《同学会》的时候,让他足足亏了40多万令吉。当时候的他什么收入都没有,老本都丢出来了,还需要跟朋友借钱过难关!

王礼霖不放弃终有曙光。他和《同学会》副导演陈胜吉联手再下一城,拍了《分贝人生》,获得不俗回响。

“《分贝人生》一路走下来,在台湾遇到的·人,譬如胡总、烈姐、如芬姐这些大师级长辈。一路看我出道,协助我,收获良多。”

王礼霖联手陈胜吉制作的《分贝人生》让王礼霖的电影之路走得更远。(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王礼霖一直感恩闯荡路上遇到的贵人,并且坚信做人要有诚信,在过程中传递什么样的信念,就会吸引什么样的人过来。

他秉持做人的原则就是:做事情就好好把它做好,就算年龄渐大,体力开始不能负荷,但是他总觉得人生总得有事情需要往前打拼。

“所以我还是愿意来台湾闯荡,你问我当然是留在马来西亚就好啊!可是我还是鼓励大家说,马来西亚目前来说,还是资源有限。需要往外面找更多的机会。”

当他多年来建立了自己的团队,转换跑道也不全然为了自己,还有自己的艺人,自己的团队。

“这使命感,这股责任,某程度就是推我向前。我们必须要去做这事情,要开拓更多可能性,带后面的人前进。”

凭着这股责任和热血,就算他事业重心放在电影,他还是参与娱协奖,甚至当上了AIM中文颁奖典礼主席,帮忙推广大马音乐创作。他也曾担任马来西亚国际影展的策展人。

“有些事情我真的可以不用做,不关我的事情,可是不做就没有了,做了做就会制造一些机会,让更多马来西亚创作人被发现!”

王礼霖和马来西亚环球音乐中文部总监林奕秀是近年推动AIM中文音乐颁奖典礼的推手。(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王礼霖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事情是不可能的,就看要不要去做!

“我拥有一个原则,我永远给我自己50%去尝试我们想做的事情。如果只是站着想,没有踏出去就算了把!给自己一个机会。”

“就像我当初找张艾嘉,找心洁,全部都是我给我50%的机会去做这事情。”

电影将王礼霖带到世界各地,开拓了机会,也认识了很多电影人。右二为著名中国导演贾樟柯。(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也因为秉持这原则,虽然闯荡的路不好走,但王礼霖就这样从乐坛到影坛,把握每次机会,也给自己机会去争取,完成他想做的事情,完成他每个目标,包括导演梦。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2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