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做工的人】“15454”背后的男人——国能技工陈国良

社会上的万丈光和亮,聚集了一个个劳动身影所贡献的微薄力量。每一个努力打拼的身影,都有其故事。有的人为了维持生计;有的人为了梦想;有的人为了保护工作的尊严;也有的人是为了成就别人。这些小人物一直都在你我眼前,以平凡普通的姿态,过实实在在的日子。

你好,我叫陈国良,今年57岁,是国家能源的技工。

我的手机键盘输入语言没有设中文,我已经很久没有说中文了,和我差不多时期进公司的职员几乎都已经退休。职场上说的多是英文和马来话,在家和老婆讲福建话。

1988年,我从工艺学院毕业后在国家电力局工作,也就是今天的国家能源。1994年,公司提供出国深造的机会,我幸运地通过面试,获得奖学金念学位,两年在本地,两年到美国。

回国后,我回到归属地——槟城当工程师,这些年来也算是一路看着公司的转型与成长,半辈子岁月在这里度过。但其实,外行人都不知道我们工作是在干嘛。

我年轻时候从低做起,就好像大家经常在社区内可以看见的维修人员,一接到通知就到现场勘查,评估停电原因,尽快恢复用户供电。根据工作守则,我们需要在四小时内恢复供电,否则不达标;特殊情况则另当别论。

所以,如果只是小事件,我们尽本事完成啦。但槟城有六七十万用户,以一间屋子为一个用户计算,差不多70万。假设一天一万户出现状况,可以想象吗?是真的很不得空。

在电杆上或在地下的电网,昼夜为家家户户传输电供,让民众在家动动手指按下电钮就可轻松用电,但停电因素也很多,比如较高的交通工具拉到、汽车不小心撞到电杆、一些发展商或承包商不小心挖到、动物咬到、暴风雨树倒压到等。

每次接到“15454”热线反馈,我们就立即派员出动。三个班次人员轮班,24小时随时候命。

如果遇到明白事理的民众,那就没什么问题,但总有一小部分会不停催促,殊不知我们每一回出动都面临着高风险。

这是一份需要高度专注的工作,稍有差池都可能有性命危险,受伤留疤是家常便饭,在前线跑的有谁不是这样?工程师触电殉职的新闻也不是没有,我也亲身经历过现场的爆炸事件。

图为陈国良(右2)与同事到现场勘查。(图片来源:受访者)

当时是90年代初期,我负责在电房开关电源进行测试,要从十个部分中检查是哪里出问题,结果突然发生爆炸,幸好没有受伤,也算是逃过一劫。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安全措施提升,工人安全第一。

电线有红、黄、蓝三条线,比如说每条线个别输电给十间屋子,那么就会出现一个情况:电线可能不是同一个时间故障。意即即使住在同一个花园,甚至是两隔壁的邻居,也可能出现一家有电、一间停电。

这种时候,投诉电话就来了:为什么隔壁家有电,我家没有?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做工?

如果是雨天,我们真的没办法,只能等雨停。民众坐在家里等待不会被雨淋,工人曝露在外头却很大风险,安全起见还是不能开工进行维修。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苦,但我不想吐苦水,因为服务至上是我的工作理念。

你也可以看其他【做工的人】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罗咏琦

《访问》编辑兼记者,因为善忘,所以想要好好记录眼前的故事,当时代的见证者。

我有话说
1 条评论
  1. 上个星期三凌晨四点多,我们家里停电。小女儿来问是不是我们屋里的总电表跳电。我儿子检查每一个电表都没事。就打电话给国能公司。很快地,它的工人马上来到我们屋外的一个小发电站修理。
    我和小女儿到楼上,打开所有的门窗。继续睡去,早上七点多起来,仍是没有电流供应。走去屋外,看国能的工人在抢救着,问清楚,他们说这一排间隔两间两间没有电流供应。。。啊!我们是那“幸运”的!这修理过程耗时,他们还拖来流动发电机。感谢神,上午十时许暂时恢复正常。后来又陆续有支援的工程师和电气技工努力维修。直到第二天凌晨才完毕! 非常感谢国能职工们的服务精神。(尤其是在开斋节假期里!)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