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速爱年代看《细水长流》 王彪民:追求真爱不难,婚姻经营不易

什么是爱情?身处于速食年代,节奏快速是主调,约炮泛滥多见不怪,仿佛追求慢慢爱与爱情忠诚是一种奢望。资深电台主持人王彪民与本地摄影师杨秉松联手倾心力作《细水长流》,收录了马来西亚20对银发夫妻的情真隽永。书中主角们将上个时代的浪漫揉入共度时光,在柴米油盐中一生相守。也许,爱情很简单,就是“想见你”。

关于什么是爱情,美国《纽约时报》“现代爱情”专栏编辑丹尼尔.琼斯认为,爱情对他而言不是定义,而是实例。因此他觉得多年来出现在该专栏的文章,比字典更能解释什么是爱情。

当我们常常听见身边人在讨论择偶条件、爱情里的算计与报酬,由马来西亚漫画出版社角川平方(KADOKAWA GEMPAK STARZ)出版的《细水长流》却记录了20对银发夫妻携手共度余生的实例。

《细水长流》由王彪民(左)采访撰写,杨秉松摄影。(图片来源:王彪民)

作者王彪民受访时直言道:“我并不认为那个年代的爱情全都如此淳朴真诚,而是刻意选择了20对仍健在的夫妻,聆听他们的爱情故事,并挖掘他们维持婚姻与家庭幸福的秘诀”。

他从中发现一个关键因素,这些夫妻在经营婚姻生活的好长一段时间后,都暂且把爱情搁置,原因不乏为了保护彼此、孩子和家庭……说白了,就是为了让日子过得下去。奇妙之处在于当中的反差,他们跨过盲婚哑嫁的时代,以自由恋爱成婚,然而却能够在家庭与婚姻生活中将“自我”放下,成全彼此。

于他们而言,所谓爱情其实不是生活里的仪式感,而是平凡日子中自然流露的关心,还有互相扶持的情和义。

《在窗前走过的姻缘》——婚姻经营之道:信任与坦诚

方送和林金英家中的墙上挂着家里重大纪事照片,记录着这个家一路走来的模样,为两人努力经营的婚姻留下印记。(摄影:杨秉松)

经营婚姻逾六十载的方送和林金英拥有一段戏剧性的人生经历,两人对上眼之后却因为家庭籍贯不同,而遭林金英母亲强烈反对。

方送是客家人,林金英是福建人,加上方送下有弟妹13人,林金英母亲担心女儿嫁入方家当客家长媳很辛苦,因此以学裁缝为由,将女儿送到外地的姑姑家。

人算不如天算,林金英的姑姑支持自由恋爱,最终林金英顺利回家,经过多番波折,终于和方送共结连理,两人育有八名孩子。

在这段婚姻中曾经有个小插曲。有一段日子,方送被派遣到印尼工作。一次,他写信告诉妻子,当地老板有意替他纳妾,想了解妻子对此事的意见。但林金英只告诉丈夫:我们还有孩子和一众手足要照顾,我们的婚姻重心应该放在家庭。结果这件事就在两人沟通以后,云淡风轻地落幕。

对此,彪民直言:如果这件事发生在现代,岂不是要掀起家庭风暴了?可是林金英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到处诉苦,反倒担心家翁知悉会对儿子动怒而静悄悄处理,稳住了两人的婚姻。

“我觉得最难能可贵的是,第一,妻子很理智地衡量轻重,没有预先批判说丈夫不忠;第二,丈夫是抱持着商量事情的态度跟妻子沟通。最终经过两人协议,得出彼此都满意的结果。”

他续称,也许很多人会认为,是妻子在这件事作出让步,其实不然,事实是妻子在掌控大局。没有旁人的三言两语和批判,而是将问题回归根本——留在两人之间。

《屠夫与女佣》——她说的一字一句,他都默默记在心底

余泽炎和叶秀枝夫妻俩互动间的情感流露,深刻影响家庭氛围和孩子看待事情的态度,也让王彪民为之动容。(图片来源:王彪民)

关于余泽炎和叶秀枝的爱情,最让彪民印象深刻的是,拥有大侠风范的余泽炎实则心思细腻,把每一个重要日子的日期都记得清清楚楚。

年轻时的余泽炎带着五把屠刀来到叶秀枝老家的村子生活,先是认识了叶秀枝的家人,后来才认识离家当家佣帮补家计的叶秀枝。直到叶秀枝25岁结束帮佣生活回到村子经营面摊,余泽炎就展开追求攻势。他天天到面摊用餐,还每周约她在不同的垦殖区看电影,是那个年代再浪漫不过的事。

叶秀枝不喜欢丈夫抽烟,因为对身体健康有害,但在表达自己的意见之后,就没有再提起。她认为,自己已经表达了对他健康的担忧就足矣,唠唠叨叨引起彼此争执就没意思了。

性格粗犷豪迈的余泽炎当然没有马上戒烟,直到2016年8月20日晚上10时10分,他抽了人生中最后一根烟,然后悄悄把烟戒了。为什么记得如此清晰?因为当晚电视在直播里约奥运李宗伟对垒谌龙那场球赛。问他为什么突然决定戒烟,他说是为了健康。原来,他一直将妻子的话放在心上。

彪民在距离访问三年后再度探望余泽炎和叶秀枝夫妻,得知余泽炎患上肺癌。在面摊忙碌的叶秀枝一如既往地慈祥,告诉彪民说:“安哥身体不好在家里休养,你们去家里看他咯!”

“我们交谈的过程中,她完全没有一句怨言,比如我们常会见到的情况:都叫他不要抽烟,就是不听,结果你看现在……她的态度跟当初劝他戒烟时始终如一,我表达了意见,如果他戒烟,那很好;如果他选择继续抽烟,也算了。不会将后来的事跟过往混为一谈,过去就过去了。”

在家休养的余泽炎看到前来探访的彪民也很高兴,即便即将走到人生尽头依然是大侠作风侃侃而谈。

“他们夫妻俩的这般特质和互动,深刻影响家庭氛围和孩子看待事情的态度,在我们接触的过程中,无需他们形容我都能感受到。”

年过半百的幸福是每朝醒来老伴仍健在

书中收录的《偷脚踏车的男孩》篇章其实是彪民父母的故事,他形容父亲王佛贤是传统的大男人,和母亲何玉贞的日常相处模式是互相拌嘴,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王彪民将自己父母的故事交由搭档杨秉松进行对话,自己从旁观察聆听也发现许多原本不知道的事。(图片来源:王彪民)

“比如‘我明天就死了,等下我这么重你还要帮我换尿布’,他们是这么说话的。可是我的父亲却在访问中说道:其实现在,看到她就很好了。”

彪民听了之后领悟:其实这不就好像回到初恋时期吗?刚开始恋爱的我们都这样,很想见到对方,无论一起做什么,或什么也不做,只要见到对方就好。

“他们的爱情故事是如今的我们极为渴望的浪漫关系——因为相爱而结合,因为相惜而坚毅。”——王彪民(摄影:杨秉松)

在彪民采集故事的过程中,有人告诉他,爱情是好的事情刻在石头上,坏的事情写在沙滩上;也有人跟他说,爱情就是一起割胶,不要饿死。无论是哪一种诠释,都体现出当代夫妻经营关系的智慧。

我想,比起爱情指南和鸡汤,这才是身处“相爱很容易,相守甚艰难”时代的我们最应该阅读的实例故事。毕竟,婚姻生活过的是日子,而非纪念日。

“他们的爱情故事是如今的我们极为渴望的浪漫关系——因为相爱而结合,因为相惜而坚毅。”

编按:有兴趣阅读《细水长流》完整内容者,现可通过角川平方官网、Shopee官网或Lazada官网订购。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罗咏琦

曾任旅游杂志编辑、社会新闻记者和《访问》编辑,现为特约记者。因为善忘,所以想要好好记录眼前的故事,当时代的见证者。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