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饲主与宠物好好告别——你没听错,大马也有提供宠物善终服务的殡葬业
专题| November 1, 2019善终 宠物 宠物殡葬 流浪动物 
分享:
因为一场意外,锺锦嘉失去了宠物“小黑子”,盼能妥善火化处理“小黑子”身后事,却无法寻获相关服务,最终只能草草了事。这段痛心经历,让她将心比心,以小黑子为名,创办宠物善终服务公司,让宛如亲人般亲密的宠物得以被妥善安葬。过去7年来,她已为逾4000只宠物处理身后事,看似圆了自己的梦,实则也圆了其他饲主的心愿,让他们能不留遗憾地与宠物作最后告别……

坐落于雪州士毛月的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公司(Pets In Peace),焚化炉轰隆隆作响,刚失去心爱宠物的饲主身穿黑衣,神色黯然地在外边等待,待会工作人员将把骨灰带到空地安葬,爱宠就此入土为安。

当宠物逝世,饲主失去的,不仅是宠物,也是家人。让宛如家人般亲密的宠物得以妥善安葬,彼此好好作最后告别,是创办人锺锦嘉的心愿。

踏入这儿的骨灰灵堂,环境清净庄严,骨灰瓮整齐地一列排开,乍看之下,与人类的灵堂无异。灵位上置放着遗像及颈圈,供着许多祭品:食物罐头、鲜花、小零嘴、玩具,都是饲主对宠物眷恋不舍的深情。

饲主将宠物的骨灰瓮置放在骨灰灵堂。(摄影:赖咏嘉)
饲主将宠物生前的玩具、爱吃的零食都摆在灵前,盼宠物在天之灵得以幸福。(摄影:赖咏嘉)

正因为锺锦嘉曾体会无法替宠物善终的痛苦,“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应运而生。9年前,在锺锦嘉的母亲逝世后不久,她心爱的狗儿“小黑子” 意外被车撞毙,令她痛心疾首, “感觉心掉在地上碎掉,捡不起来了。” 甚至她从睡梦中惊醒后,发现自己正紧握拳头,此后也不时梦见小黑子死而复生,可终究只是南柯一梦。

当时,锺锦嘉盼能将疼爱的小黑子妥善火化处理,却无法在本地寻获相关服务,最终只能草草了事,在自家花园挖洞埋葬。 “我就在想,如果我有一家宠物火化公司,是多么好的事情。”

锺锦嘉疼爱的“小黑子”意外去世,令她难过不已,毅然决定成立“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图片来源:受访者)

时光流逝, 无法为小黑子妥善处理后事的往事无法释怀。她心想,既然别人不办,何不自己来呢?于是,她掏尽储蓄,踏入陌生的宠物殡葬业,设立了“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公司”。

这7年来,她已为逾4000只宠物处理身后事,看似圆了自己的梦,实则也圆了其他饲主的心愿,让他们不留遗憾地与宠物告别。

尽管时光无法倒流,重新为小黑子妥善举办葬礼,锺锦嘉却早已放下遗憾,从另个角度思考,“小黑子成就了Pets In Peace的存在,如果不是为了小黑子,我没有想过要踏入这行。”

掏尽存款设立宠物殡葬    被嘲疯子神经病 

锺锦嘉是爱狗人士,自懂事以来,家里便养着狗儿,在耳濡目染下,她对狗儿有着无法割舍的情感,多年来也投入拯救流浪狗行列,如今家里也养了9只狗儿。

虽说如此,锺锦嘉此前对宠物殡葬行业一窍不通,除了上网查询资料,她也曾前往其他国家观摩学习,“我到中国、台湾、香港、日本、澳洲、泰国,我们看过他们的宣传册和流程,其实都大同小异。台湾做得很好,香港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创办人锺锦嘉十分喜爱狗儿,除了投入拯救流浪狗行列,创立的宠物殡葬服务也让饲主能与宠物好好告别。(图片来源:受访者)

创立初期,许多人泼她冷水,甚至嘲讽她是疯子、神经病,否则为何投入这晦气的行业,可是锺锦嘉一概不理,结果这一做就是7年,“我觉得有些东西是要坚持的。”

创立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锺锦嘉曾多次寻觅适合地点,可地主不是害怕闹鬼,就是特意调高租金,让她知难而退,寻遍多处也无法找到,“当地主或店主知道我是做这行,就说怕鬼,等下很‘肮脏’,宁愿租给修车厂都不要租给我。”

于是,在父亲的支持下,她决定买下一片荒芜的黄泥地,一手一脚、从无到有,找来亲友协助,耗费了半年之久,建起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公司。重达3吨的火化炉,则是从意大利购得,再辗转运至中国组装,后才运送回国。

为此,她将仅有的储蓄掏出来,创立前后总共花费了逾20万令吉,“有一部分是妈妈去世后留给我的,但在我父亲的同意之下,他说要用就拿去用。”

宠物殡葬不冷门    提供各宗教告别仪式

宠物殡葬行业看似冷门,实际上并非如此。在这7年里,前来寻求善终服务的饲主有增无减,其中更有不少是回头客。

除了猫狗,偶尔也有饲主将另类宠物送上门,如刺猬、天竺鼠、果子狸、玲珑鸡、兔子、乌龟等。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除了提供一站式殡葬服务,包括接送遗体、清理遗体、告别仪式,也让饲主选择火化、土葬或海葬服务。她透露,饲主大多都选择将宠物火化,尔后将骨灰入瓮带回家。

除了土葬与火化,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也提供海葬服务。(图片来源:Pets In Peace面子书)

除此,为配合饲主的宗教信仰,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也提供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兴都教的告别仪式,“我们每个月办一次超度法会,欢迎宠物的主人到现场诵经。”

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提供多元宗教的告别仪式。(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每年一度举办大型超度法会。(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通过这行业,亦可窥见人生百态,有的让她啼笑皆非,有的感人至深。锺锦嘉说,曾经有饲主将死去的金龙鱼送来,希望能火化,惟她恕难从命。“火化炉800至1000度,如果烧个5分钟,我相信连骨头都化掉了,最后建议饲主带回家埋葬。”

这些年,锺锦嘉虽目睹了无数场生死离别,每次皆让她十分感伤,同时庆幸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的存在,让饲主与宠物间至少能作最后告别。

“有些时刻让人很动容,狗妈妈去世了,饲主带着狗女儿来拜狗妈妈,替小狗抓住香然后拜,和插香,拿着小狗的手按焚化炉的按钮,那一刻觉得很难过。”

也有饲主由于太思念爱犬,在首个月时,每逢休息日就前来探望,买了宠物生前喜欢吃的零食,更对着宠物的骨灰诉说思念。

宠物殡葬究竟有何意义? 妥善处理遗体不弃尸野外

宠物殡葬与人类殡葬,看似截然不同,却有相通之处,同样拥有告别式、诵经仪式,以及纸扎屋、冥钞等殡葬用品, “人类和动物在宇宙共存了很多年,他们都是众生。”

锺锦嘉也遇过不少饲主因为太爱宠物,不在乎服务价格,只希望让宠物享有最贵配套,能被风光大葬。可她认为,其实殡葬仪式不过是丰俭由人,“生前善待宠物,其实才是重要的,猫狗不像人类可以长命百岁,只要活得精彩、快乐,有瓦遮头、有干净的食物、主人疼爱,经常互动陪伴,对它们已经很足够。”

这名男子的德国牧羊犬在访问当天去世,在等待火化的当儿,他依依不舍地透过门缝望向焚化炉。(摄影:赖咏嘉)

目前,许多人仍对宠物殡葬有刻板观念,认为不过是动物而已,何必郑重其事替它们安葬,可锺锦嘉解说,“现代人很多都没有小孩,他们无形中就把宠物当成孩子,人类和宠物之间的互动加深了彼此的感情。” 她强调,“会把宠物带过来的,都是把宠物当成家人、孩子,非常爱它们的宠物,才会这样做……”

因此,当宠物去世后,饲主感受到亲人逝世般的悲痛,“有些人觉得它们只是畜生,其实它们是有感情和感觉的,它们可以百分百的爱你,可能它的生命中只有你。”

女子依依不舍地向爱犬作最后道别。(摄影:赖咏嘉)

这些饲主也包括明星、电台DJ、外交官等,可宠物殡葬并不是富人的专利。因此,经营以来,锺锦嘉不曾调涨服务价格,只因她经营的并非贪图盈利的生意。

她自嘲现有的收费并不能让她发达,只能维持基本开销,也曾有顾客因为财务吃紧,无法付全额,她象征性收封红包便作罢。可是,也有顾客利用这点,谎称自己穷得无法付款,却被揭穿居家环境十分奢华,让她只能摇头叹息。

另外,也有饲主询问,进行了超度仪式后,宠物会否依然投胎至畜生道,“我会说,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替祖先做超度,你认为他们收得到吗?没人能告诉你,但做了就是了了一件心事。”

既然宠物或许感受不了,宠物殡葬的意义何在?她反问,“如果是人类的殡葬,人类感受得到吗?”她解说,“其实殡葬是做给生人看,不是做给死人看的,但这是好好处理遗体的方式,让尘归尘、土归土。”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未经许可勿随意转载;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