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电话背后说心事——你今天拨打了辅导热线吗?
专题| September 9, 2020义工 热线辅导 生命 生命线 电话辅导 
分享:
现在的我们,建筑楼层越建越高越密,人的心却越活越空越慌。我们迷失在高楼中,困在死角出不来。暂时的迷失并不可怕,怕的是你佯装一切都好,畏缩在角落,放弃所有,枯等死亡来临。想死不可怕,求救不可耻,勿将谈论死亡当成忌讳,方能坦然求助。求助方式有许多种,辅导热线是其一,也是最令人心安的倾诉方式之一。电话两头,紧扯着生死之间的距离。切莫小瞧一通电话的力量,它就是在绝望中将你救出的救命绳索。

热线辅导像是提供了一个安全又隐秘的角落,你躲在电话线后边,隐去了相貌和名字,摘下了所有身份。此刻,你就是你,无须再装作没事,无须再笑对他人,大可在这无人看见的角落里,褪去所有伪装,尽情落泪,将伤痛袒露,把心事放心托出,倾诉予通话那头不知名的某人。热线辅导便是如此这般的存在。

纵观亚洲地区,本地的热线辅导领域起步得并不晚,最早的是1970年创立的心灵扶助协会(Befrienders),往后在80年代,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等,此类以热线辅导起家的非营利机构也陆续成立。

这是鉴于当时社会风气较保守,人们对于面对面诉说心事仍感到抵触,热线辅导是求助者的首选。

(示意图)(图片来源:iStock)

发展至今,或许很多事物的意义不再,可在人心日渐彷徨的当下,热线辅导的重要性却与日俱增。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早些年的预测,今年2020年,忧郁症将成为仅此于心脏疾病的第二大疾病。2020年未划下句点,预言会否成真未定锤,可截至2020年1月,全球约2.64亿人被忧郁症折磨,每年约80万人死于自杀,这血色数据令人触目惊心。

(示意图)(图片来源:iStock)

只要有一人需要,热线辅导的存在就有其意义。本篇专题采访了三家热线辅导机构,让他们向你讲解,在这焦虑世代,辅导热线的意义何在。

大马博爱辅导中心:面对自己需勇气    

“在我们内心里,要面对自己是需要勇气的,有些人挣扎了很久才打了那通电话,有些人要跨出来走进辅导室,也花了很大的勇气。”

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总会辅导部主任翁月燕如是说道,只要拨出第一通辅导热线,就是生命中难得的一项突破。

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总会于1986年8月9日正式成立,以辅导热线为起点,将辅导他人视为己任,后陆续提供书信辅导、面谈辅导、电邮辅导、游戏治疗等,现有的三名全职辅导员都轮流负责接热线。虽人数少,可大家都在尽自己的能力挽救更多生命。

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总会于1986年8月9日正式成立。(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她将辅导热线视为寻求帮助的讯号,“当人面对问题时,拿起电话就可以找人谈,情绪上可以得到安抚,有疑问可以马上得到咨询,所以辅导热线是首要的第一站,可以寻求及时帮助的最快管道。”

在博爱创办初期,80年代的科技未如此发达,书信往来速度慢,面谈辅导需交通,还是辅导热线最便捷。

“尤其是要自杀的人,很多时候只是一念之差,如果他能够打到那通电话,而有人聆听他,可能他一念就会改变,生命从此改变,有不一样的结局。”

尽管如此,从博爱长达30年的实践经验总结,热线辅导有其局限,其作用只能发挥在两线之间,难以延伸至线下。她坦言,有部分实体辅导功能是电话辅导无法达成的。

“热线辅导是你在当下很辛苦,需要找个人聊,是可以马上回应的管道,但它的确是比较有限的方式,提供当下的情绪疏导和出口,它还有限于处理内在真正问题的根源,需要很长时间或未必能去到那地方。”

热线辅导所给予求助者的隐秘与安全感,却也正是其短处。热线辅导能给予的,仅是言语上的辅导,“在言语、语气、声音上的支持,但就是看不到对方,也没办法给到非言语的回应、扶持。”

她说,“如果一个人要在心理上真正地成长,自我认识、探索、探讨,还是要回到面对面的部分。”

功能上的差距,加上寻求面谈辅导者日益增加,博爱希望能在有限的资源内,直接帮助更多人,因此选择将主力从热线转至面谈辅导。

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总会辅导部主任翁月燕。(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近年来,博爱正面临转型,将热线辅导转为热线咨询,鼓励拨电者前来接受面谈辅导,处理生命中的心结、创伤,但辅导热线是求助者勇敢踏出的第一步,必定有存在的必要,博爱也将继续开放热线。

“即使是面对面辅导,第一站还是要透过电话管道跟我们连接,所以他还是会打电话来,我们依然会给予基本的回应,但是如果说要针对内心的需求,我们会建议他安排时间过来,进行深入的辅导。”

尔后,再鼓励求助者进行面谈辅导,“如果只是一直打电话,不能帮他跟进,问题会一直重复,所以我们要帮助他踏出另一突破,才能够面对真实的自己。”

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

电话:03-77810800 / 03-77855955

时间:星期二至星期六,上午9时至下午6时

雪隆檀香爱心线辅导:自杀新闻后拨打热线者增加   

除了隐私度高,檀香爱心福利中心主任沈欣慧则认为,热线辅导省却了提前预约的程序,能及时提供帮助,适合处理紧急情况。

她举例, “如果个案今天有些想不开了,以10分为标准,他的困难度已经去到8分了,这时候他很想要跟人谈,但是想不到有谁,那我就拨个电话给热线辅导员,当他说完后,困难度下降到6分,就不觉得真的要去想不开。”

相反地,“可是如果今天他在8分时,他只打电话做了面谈预约,这个预约可能是在一星期后,那在这个星期里,他想要自杀的心可能会上升到9分,可能还没见到辅导员,就做出了自杀的行为。”

檀香爱心福利中心主任沈欣慧。(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可她同样认为与面谈辅导相比,热线辅导有所缺憾,“当我们在电话上谈时,我没办法看到你的表情,可能当你跟我说很烦恼时,心里并不是这样的状况,但是在面谈时,我就可以马上看得到你的脸部表情。”

因此,热线辅导的难度较高,也导致辅导员的处理方式不同,想方设法克服困难,“热线辅导员必须很专注地听,很多时候甚至要去猜,比如当个案突然静下来,我们不知道他是在流泪,或是在思考。”

雪隆檀香爱心线辅导,是檀香爱心福利中心属下的非盈利机构,成立于1997年,由唯悟法师所创办。

她说,“他当时看见雪隆都市人都很忙,整个城市的状况都是早出晚归,也有很多游子,当遇到困难时缺乏申诉的管道,或是讲心事的地方,因此他觉得热线就是一个便利,有心事时只要把电话拿起来,就可以找到人谈,但对方不知道我是谁,我可以很放心地说出所有,也可以用化名。”

从创立至今,人们向外倾诉的管道多了,檀香爱心线也增加了面谈辅导,可是热线的拨电人数不减反增,这是因为现代人对自身精神状态的“病识感”提升了,导致整体求助人数上升的缘故。

“大家普遍上对他人说心事的意识是提高了,以前如果有心事,会认为家丑不外扬,有心理负担,可是经过这些年,大家对掌握心理状况的提升,大家更勇于把心理问题说出来,而且也觉得求助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被帮助的时候。”

沈欣慧说,拨打辅导热线的求助者面临各式各样的问题,有者想要真正解决问题,也有者仅想抱怨发泄,或被聆听。(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檀香爱心线的热线开放时段在一天内仅短短两小时,从晚上7时30分至9时30分,而通常每通电话都会用上45分钟至1小时,因此每天约能接通2至3通求助电话。

她也发现,每当新闻播报自杀新闻后,拨打辅导热线的人数便会上升。“他们本来觉得自己面对的问题没关系,再撑下去就好了,又或者是觉得大家都会有问题的,没有什么严重性,但是看到类似的新闻后,会引发他们内心的焦虑,开始觉得是否应该找人谈谈问题。”

因此,她十分鼓励媒体在报导自杀新闻时,在末端附上辅导热线,让有需要者寻求辅导管道。

雪隆檀香爱心线辅导:

电话:03-7981 5300 / 03-7981 5301

时间:星期日至星期五,晚上7时30分至9时30分

大马生命线协会:每10名求助者中有一人想轻生

“热线辅导不需要受到地域限制,无论是从外国或其他州属,只要有手机在手,就可以打电话过来寻求帮助,尤其是对行动不方便的人士或是长辈比较方便。” 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辅导组组长陈碧君说道。

在2025年达成24小时热线辅导服务,让求助者能及时获得心理援助,是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的愿景。

生命线协会成立于1989年,以热线辅导为起点,在1993年正式注册为“非宗教、非政治、非营利”的组织,从每晚两小时的热线辅导时段,至现今开拓日间时段,每天最长辅导时段增至8小时。离目标还有一大段距离,可生命线正踏着缓慢却坚定的步伐,逐步迈进。

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辅导组组长陈碧君(左)和副组长奚诗韵。(摄影:赖咏嘉)

目前,生命线共有146名辅导义工,所有义工都将接受为期2年的培训考核,日后投入热线辅导、面谈辅导、每时段有4名义工值班。生命线协会辅导组组长陈碧君说,为了实现24小时热线辅导服务,从2015年开始,生命线也积极培训义工。

生命线协会辅导组副组长奚诗韵说,除了晚间较多求助拨电,根据生命线义工的内部观察发现,每星期的热线数量呈规律性曲线,“大多数是星期一、二比较多电话,中间的星期三、四没有这么多,到星期五又很多电话。星期一的电话真的很多,陆续一直来,可能是星期一时大家对开工感到忧郁。”

陈碧君也指出,年龄最小的求助者为14岁,年龄最年长的为70岁。“青少年多是倾诉感情问题、人际关系,长者则是倾诉子女不孝顺、家庭问题、健康问题,或是另一半去世后感到孤苦伶仃。”

奚诗韵也补充,最常拨打辅导热线的年龄层介于30岁至49岁间,他们较多倾诉精神心理问题与家庭困扰,而面对精神心理问题的求助者人数也逐年攀升,印证了全球心理疾病危机的趋势。另外,根据生命线从2017年至2019年的统计,每10名求助者中,就有1人表达自杀念头。

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希望在2025年达成24小时热线辅导服务。(图片来源:生命线脸书)

因此,她们希望,热线辅导有朝一日可以达到与警方、院方合作,在紧急情况时可以追踪欲轻生者的位置与病历,挽救更多生命。

近期,因新冠疫情,线上辅导逐渐盛行,奚诗韵却认为,热线辅导不会因此被时代淘汰,因为这是最基本简单的求助方式。反观线上辅导,需要网络、智能手机或电脑才能进行,贫困群体无法承担费用,年长一辈不懂得使用新科技,又或是紧急情况时网络中断,无形中这新型方式或将有需要人士推开。

她说,“反而热线辅导只要有一架电话,就可以打电话过来。除非全国人民素质和经济提高了,大家都有办法承担智能手机和网络,可能热线才会慢慢消失。”

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的热线开放时段。(图片来源:生命线脸书)

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

电话:03-42657995

时间:

日间辅导:

星期一,早上10时至中午12时;下午2时至下午4时

星期二,早上10时至中午12时

星期四,早上10时至中午12时

星期五,早上10时至中午12时;下午2时至下午4时

星期六,下午2时至下午5时

夜间辅导:

星期一至星期五,晚上6时至晚上10时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1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我要留言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