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不流汗,就不是体育?——直击东运会电竞国家队训练营

一定要大幅摆动身体、挥洒汗水,才算是体育运动吗?你可知道,玩家全程僵坐在电子产品前、交锋搬到虚拟世界上演的电竞,早已被纳入东运会和亚运会的正式竞赛项目,“入奥之路”更是指日可待。本届河内东运会即将在2022年5月12日开跑,大马将派出47名电竞运动员参赛,《访问》获准进入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中心,一探电竞国家队培训日常,并将上述“质疑”抛给他们,听听他们如何定义新时代的体育概念。

正午的电竞国家队培训中心灯光幽暗。

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战队选手盘踞在电脑前,进行午饭前的例行训练。角落里,手游《传说对决》(Arena of Valor)的战队玩家则围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专注团练。一个个荧幕所发出的微光形成薄膜,将他们裹入虚拟世界的战场上,追击、斩杀。

这些玩家,是即将披上马来西亚国家队战袍,征战东运会的运动员。

长时间坐在荧幕前舞动手指的游戏活动,随着电竞产业近年来日渐蓬勃,兴许才稍微摆脱“不务正业”或“网络成瘾”的负面形象,但在普罗大众的认知里,要将“电竞”与“运动”划上等号,似乎还有好长一段距离。

电竞算不算是运动项目,直到现在仍有争议。(摄影:颜祖威)

竞争精神才是体育的本质

“关于电竞是不是体育项目,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争议。”

第31届东运会大马电竞队领队冯清堃(Kelvin Pang),早在20年前就已投身电竞领域,一步步看着本地电竞产业从无到有发展成如今的模样。圈内人较熟知他为本地知名电竞组织Orange Esports总经理,但如今他已卸下职务,专心领航国家队。

第31届东运会大马电竞队领队冯清堃(Kelvin Pang)。(摄影:颜祖威)

他坦言,即便20年过去,令人听来不适的偏见言论一直存在。

“我觉得这其实很简单,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邮件和电子邮件,我们有商务和电子商务,如果我们有竞技(sports),何不也有电子竞技(esports)。电竞并不是要取代传统体育,它只是另一种体育的方式。

换句话说,将电竞纳入体育的范畴,不会彻底扭曲或篡改体育原有的意义,不过只是拓宽了更多可能性。

“如果要更深入地谈论,我觉得体育的本质更倾向于一种竞争精神,它是关于个人或队伍之间的相互对决,我想,从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找到体育与电竞的相似之处。”

为了在比拼中赢得荣耀、成为世界顶尖好手,而在同一件事情上,不断钻研更好的游玩技巧、适应最新的游戏版本,其实就像一名传统体育运动员将同一个动作每天重复训练无数遍一样,是远超于娱乐休闲性质之上,且枯燥乏味的过程,不过是投入的载体换成了电子游戏。

“我觉得这些电竞职业选手也应该被视为一名正常的运动员,这也是一种通过与最好的玩家竞争,从而获取收入过活的方式。一切视乎人们怎么看待而已。”

冯清堃:电竞并不是要取代传统体育,它只是另一种体育的方式。(摄影:颜祖威)

体能也很重要  电竞选手门槛高

这是东运会第二次将电竞纳入正式项目,并将从中诞生10组金牌得主,而大马则会参加其中的6项竞赛。值得一提的是,在马来西亚参赛的所有运动项目中,电竞代表团的阵容最为庞大,共涵盖47名运动员、7名教练和两名行政人员。

这些队伍或在全国选拔赛中胜出,或在特定游戏的职业联赛中告捷,继而成为东运会国家代表。如今,部分战队聚集在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中心进行培训。

虽然赛场上不见玩家展现剧烈的肢体动作,但完整的选手培训日程表,除了日以继夜地游戏之外,实则也讲究体能训练、饮食控管,以及规律作息等等。

刘嘉诚:游戏地图就是一个棋盘,考验电竞选手的思考、判断和反应能力。(摄影:颜祖威)

《传说对决》代表战队的教练刘嘉诚表示,他会要求队员用晨跑展开一天的训练。“虽然选手在台上只是坐着,但其实电竞相当消耗脑力,加上大型比赛通常都需要在现场经历漫长的等待,如果体能不足,会容易犯困、疲累。慢跑也能锻炼心脏功能,提高选手的抗压力,去应付紧张刺激的比赛。”

同样也只是坐着,相比起电竞,棋类项目更早也更普遍地被大众认同为一项体育运动。爱好围棋的刘嘉诚,巧妙地将下棋与电竞作类比。

“以我们玩的《传说对决》这类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为例,整个游戏地图就是一个棋盘,我们玩的是一个战术性的东西,看你怎么去布局、操作。成为电竞选手的门槛是很高的,必须具备战术思考和判断能力,以及快速的反应能力,因为游戏每一秒都在发生很多事情。所以,电竞其实是更先进、更符合现代风格的运动。”

虽在比赛中,电竞运动员全程只是坐着,但拥有良好的体能,也有助提升玩家的表现。(图片来源:受访者)

大马放眼夺13  女玩家需先证明自己

回顾2019年菲律宾东运会,马来西亚在电竞项目中一共斩获1金1铜,金牌得主更是一名大学教授,成功打破众人对电竞玩家的刻板印象。今年,大马放眼在本届东运会夺下1金3铜。冯清堃强调,这是一个实际的、可实现的目标。

“我们是根据过往的数据,经过一番研究,才定下这个目标的。我们预期金牌将会来自《绝地求生》手游版(PUBGM)团体赛,我想我们是东南亚最强的战队之一。”至于铜牌,则估计能在《无尽对决》(MLBB;上届获得铜牌)、《传说对决》(上届排名第四),以及《激斗峡谷》(Wild Rift)三款手游中赢取。

据冯清堃多年观察,他认为,马来西亚在东南亚各国之中,实力约莫排名前四。

“菲律宾、泰国、越南,他们都很强,印尼也紧追在后。”他一一分解:“泰国有很厉害的玩家,他们在物色人才方面做得很好;印尼有优秀的教练培训制度去提升玩家的表现;菲律宾则擅长人才管理。至于马来西亚,从商业的角度来说,我们很强,但这在比赛中的输出质量则没有那么明显。”

冯清堃在记者会上宣布,大马放眼在本届东运会的电竞项目中夺下1金3铜。(图片来源:受访者)

与传统体育不同的是,电竞赛事在参赛者性别上并未划出清晰的疆界,虽偶有专为女性而设的赛事,但放眼望去,在不计性别的赛事上,大多数战队仍由男性主导。一如本届东运会电竞选手的参赛名单,同样不见女性玩家的身影。对此,冯清堃透露,他们原本有意派出代表参赛《激斗峡谷》女子组项目,名单也已提呈,却被大马奥林匹克理事会驳回。

“理事会给了很好的理由——这些女战队缺乏参赛数据来证明实力。而我们要怎么从这里改善?我非常支持赋予女性更多权利,但一个巴掌拍不响,女性玩家也须努力证明自己,先把风气带动起来。”

不能沿用传统体育思维看待电竞

冯清堃同时也是官方监管机构——大马电子竞技联合会(MESF)的理事成员。不像其他传统体育的全国协会组织,MESF并无法对游戏和玩家本身进行监管,因为游戏拥有权是在发行商手上,所有赛事主办方皆须跟随游戏发行商的规则行事。

“因为过去的经验,我与发行商都维持良好的联系,他们也很乐意与联合会合作。而这种想要监管传统体育般监管电竞的想法,是不合时宜的,也是我一直在和联合会成员沟通的事,他们依然以传统体育的方式对待电竞。我从电竞产业出身,在联合会里能起到平衡的作用,比如让他们知道,游戏发行商在没有告知我们的情况下举办赛事,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MESF的工作,更多是审查主办方背景、确保赛事合法进行,包括避免赢家没收到奖金的情况发生。“我也很关注电竞组织是否支付薪水给玩家、女玩家是否被骚扰等等。我是属于社群里的人,每天都会坐下来,听听他们面对什么问题。我觉得联合会需要走入社区,聆听大家的声音,并采取行动,这样才会获得玩家群体的信赖。”

官方组织在监督和管理电竞上,必须摒弃传统体育的思维。(摄影:颜祖威)

关系的建立是双向发展的,冯清堃说,当自己主动向社群靠近后,每当他们遇到问题,也会主动前来求助。而也唯有待在体制内,才能做出实际的改革,改善本地电竞的生态系统。

“整个产业还处于婴儿阶段。若要茁壮发展,我们需要资金涌入,需要更多品牌进来。一个产业的起步,需要政府拨款援助,因为企业品牌还未有足够的信心,但当他们看到政府给予支持,开始觉得可以安全投资,我们就可以减少对政府的依赖。而我觉得现在正是投资商需要涌入的时候。”

纵使现在线上线下的电竞赛事,冯清堃认为,收视率分分钟高于羽球赛事,但也因此曝露了更多电竞社群的不良面向,让投资商却步。他所指的,是好些网民的戏谑或恶毒言论。

“我想整个社群需要更成熟一些。足球粉丝也有这个问题,但关键在于怎么去遏制,比如发起‘对种族主义说不’的运动等等,有助舒缓紧张的氛围。电竞观众多是青少年,他们还不知道要为自身言论负责,而我们也难以去管控,我想这是未来发展需要面临的一大挑战。”

《传说对决》代表战队正在进行例行团练。(摄影:颜祖威)

“当初骂我打我,父亲现在是我最大的粉丝”

电竞社群不能一直埋怨外界投以歧视眼光,同时止步不前。而从玩家起步,后来陆续担任赛事主办方、战队经理等不同职位的冯清堃也表示,与从前相比,整体环境已经大幅改善。

“想来很有趣,记得以前跟父母说,我要从事这个行业,他们都说我疯了。”

冯清堃的父母严厉要求孩子专注学业,在投入电竞之前,他也曾为此放弃游泳运动员的梦想。“我曾代表砂拉越参加校际游泳比赛,晋身东运会是我当时的梦想,快转到22年后,也算是通过电竞这条路实现梦想了,并向曾持怀疑的人证明他们都错了。”

如今身为国家队领队的冯清堃,遭遇也与许多玩家无异,当初曾被阻止打电动,而在反叛的青春期与父亲吵架、逃课到网咖,甚至离家出走。“离家出走一个星期,我没带钱、衣服和食物,只拿走键盘和滑鼠。千真万确。”

澳州留学毕业回马,他被迫继承父业,可朝九晚五的上班日常,一度将冯清堃推入情绪低谷。“我感觉被困住了,也患上忧郁症,做了不少傻事,只为了寻找一丝激情。”后来,电竞开始在本地萌芽,各大电视台开始转播相关赛事。“父亲看到了,问我,这不就是我当初跟他说过的东西吗?经过漫长的说服,他终于让我去做想做的事。”

这些年来,来自砂拉越的冯清堃努力缩小东西马之间的差距,积极将各种游戏头衔的比赛引入东马,当中包括世界电竞大赛(World Cyber Games)。2018年加入Orange Esports的他,旗下所带领的战队也在各大赛事中斩获佳绩。

他说,电竞已经流淌在自己的血液里了,并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吐出“命中注定”四个字,形容他与电竞的关系。

身为国家队领队,冯清堃日前曾到不同州属探访不便入住国家体育中心的代表战队。(图片来源:受访者)

冯清堃的故事,很是励志、鼓舞人心。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不用再重复这套“坏孩子成功翻身”的叙事了呢?我们需要的,是让每一个抱有电竞梦的年轻人,无需再成为大人眼中的“坏孩子”。

“我也在尝试打破这个循环。我在工作坊里都会跟年轻人说,不要学我。以前,我没有支持系统,没有政府援助,但现在好很多了,他们可以通过正式的管道去追梦。我用了17年去说服我的父母,现在我的目标,是希望能用17分钟去帮助说服这些年轻人的家长。开放有效的沟通相当重要,而孩子也需要负起责任,去和父母协商。”

话才说完,他却露出泄气的样子。“但如果遇到像我父亲那样传统的家长,我不认为自己可以跟他进行理性的沟通。”尔后,他又莞尔,“现在他却成了我最大的粉丝。”

他翻开手机里与父亲的对话框,展示父亲发来的照片,一张张都是儿子接受媒体采访的剪报。说着笑着,眼眶已然泛泪。“上次回家,我还看到他在手机下载了《绝地求生》游戏,自己偷偷玩。以前他打过我、骂过我,现在的他很是以我为傲。”

(图片来源:MESF脸书)
本届东运会大马电竞代表团多达56人,是所有运动项目中最为庞大的阵容。(图片来源:MESF脸书)

东运会只是一个起点,今年陆续还有杭州亚运会、共和联邦电竞锦标赛,以及世界电竞大赛。冯清堃有信心,大马电竞运动员能够创造一个好的开始,借此吸引政府和私人领域的目光,带动本地电竞产业发展,获得更多人的认可。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李淑仪

《访问》编辑兼记者。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

颜祖威

拍片的人,用汗水和劳力,再加上一点点的艺术天份,来换取生计的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