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也有职业摔角表演! 他们都是专业摔角手
专题| June 25, 2019MYPW 大马职业摔角 摔角 摔角选手 职业摔角 
分享:
如果不说,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原来马来西亚也有自己的摔角组织,而且这个摔角组织并非什么兴趣班之类的组织,成员也不仅仅是因为喜爱摔角而聚集起来的一群人。这个组织的会员,都是经过了魔鬼式训练才能“出师”的职业摔角选手,而成立于2014年的“大马职业摔角”组织,开始时只有四、五人,如今的会员,已经多达50人。
摄影/剪辑:颜祖威

伴随着选手出场,场内立即响起了一片激情亢奋的欢呼声,甚至还有喝倒彩声,这里,就是大马摔角比赛的现场——位于吉隆坡敦伊斯迈医生花园(Taman TTDI)的Kuash Theatre

Malaysia Pro Wrestling(大马职业摔角,简称MYPW)成立于2014年,从一开始的四、五人,到如今约有50名学员,除了是一步一脚印的成长,更是创办人Ayez Shaukat Fonseka多年来耗费无数心血的成果。

曾经,Ayez就和大部分的摔角迷一样,只等待着某人在大马成立摔角组织,让他能加入并学习摔角,但经过多年等待,Ayez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如果他不做那个“某人”,马来西亚或许永远都不会有摔角组织。

31岁的Ayez是大马职业摔角(MYPW)的创办人。(摄影:颜祖威)

MYPW创办人:4岁开始爱上摔角

“基本上我是看着摔角节目长大的,第一次看的时候是4岁,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摔跤。”

我一直想成为一名职业摔角选手,这也不是秘密,因为长大的过程中,我的朋友、老师以及父母都会问我一个问题,你长大后想要做什么?我的答案永远都是——职业摔角手。那个时候,很多人会拿我的梦想来开玩笑,因为马来西亚根本没有职业摔角组织或平台,但这却成了我坚持追求这个梦想的原因之一。我要证明,如果你真的有心要达成你的目标,它最终一定会实现。

2013年,Ayez为了学习摔角这门表演艺术,从银行储蓄中取了约2万令吉出来并飞到了美国,尽他所能地在三周内将摔角的基本功学好,紧接着,他在隔年创建了大马职业摔角组织与学校,成了把摔角引进马来西亚的第一人。

“差不多从高中开始,我每一年都会上网找马来西亚有没有职业摔角学校,期盼着有人会成立这样的学校。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我始终找不到相关资料,因为摔角学校根本就不存在。当时的我就想,如果我不付诸行动去追求这个梦想的话,那它永远也不会实现。2013年,我终于下定决心,与其寄望别人开设摔角学校,不如自己来办,所以我飞到了美国,参加一个三周的速成班,竭尽所能地学习,然后回来。”

说到Ayez的正职,其实跟摔角也有一些关联。他是一名特技演员,也是一名制片人、动作指导、特技协调员、编剧以及创意总监,投身电影产业已有13年。对他来说,特技演员和摔角很相似,唯一的差别是,前者是在镜头前表演,可以无限次重来;后者是现场演出,不容出错。

“职业摔角其实是运动、表演艺术、剧场、杂技和特技的结合体,换句话说,它是一种剧场表演,不同的是我们还有高飞动作、特技等等。想要成为一名职业摔角手,那你一定要经过正规的训练,这个想法是很重要的,因为很多人以为要当一名职业摔角手很容易。摔角是一种极限体育,我依然说它是一种体育,因为你必须有一定的运动细胞。再者,你必须要能够忍受疼痛,有极强的心智,因为它的训练过程就跟那些最好的运动员所接受的训练一样。”

摔角选手必须具备过人的“忍痛能力”

如果你看过摔角节目,或许你会有这样的疑问:“那些摔角选手打来打去,时而被撞倒在地,时而被摔出擂台,他们到底会不会痛?”答案是——当然会。

Ayez坦率地说道,当摔角选手最困难的地方,就是无止尽的训练过程,因为人永远也不会习惯“疼痛”的感觉。

Ayez的擂台名叫作Shaukat,而Shaukat就是Ayez已故父亲的名字。(图片来源:MYPW脸书

“我们是人类,身体能够承受的也有极限,像我今年31岁,因为当特技演员有13年了,在摔角产业也有5年,所以身体开始出现的毛病还蛮明显的。每天早上睡醒,我都会感受到身体传来的疼痛,就连医生也说,我的身体被耗得差不多了。”

在这个运动里,Ayez绝对不是唯一一个健康状况亮红灯的人,因为摔角选手所接受的训练、每一场摔角比赛,都在消耗着他们的身体。

“其实我们有点像娱乐观众的小丑,而我们娱乐观众的方式是——被打、被撞、被丢出擂台。大型的摔角公司,一般都会聘请物理治疗师、医生来照顾选手的健康,而小型的摔角公司大多数无法提供这样的资源,因此摔角选手的健康往往就这样被牺牲掉。”

尽管摔角产业有着许多外人无法看见的辛酸与苦楚,却不会抹去Ayez对摔角的热忱。

“在我的人生里,摔角一直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或许我在电影产业待了13年,但更多人之所以认识我,是因为摔角。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譬如澳洲、英国、美国、日本,我都是因摔角选手的身份而被人熟识,在他们眼里,我叫作Shaukat。”

Cornelius LOW:当“坏人”更有趣

在一场摔角比赛中,观众通常很容易就能分辨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进而为好人欢呼,为坏人倒彩;以奸角形象示人的Cornelius LOW(擂台名),便是其中一个在出场时备受观众“唾弃”的选手,惟他却非常乐意当个“坏人”。

Cornelius认为,摔角的特色是—观众也是这场表演的一部分。(摄影:颜祖威)

“我觉得演坏人更有趣,在MYPW Redemption(MYPW的年度大型演出)时,我还记得我对着观众喊道:我赢了!他们马上对我发出嘘声、拇指朝下,我只想说……我爱死了这个反应!”

长相斯文、戴着一副眼镜的Cornelius在擂台上时,总会戴着一张面具,既保护了真实身份,又制造了神秘感,可谓一举两得。一闻言要开始进行拍摄,他立即带上了准备好的面具,与此同时,也突然换了个人似的,变得更多话、大胆。

“其实我的朋友都对我扮演的角色感到很震惊,因为那是一个完全相反的我。平时的我很害羞、很有礼貌,就算发脾气,也不会折别人的手指或打人,虽然我有时真的很想这样做……哈哈!”

擂台上的Cornelius,不仅自大、高傲、脾气差,且经常不把对手放在眼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奸角。究竟一名摔角选手在场上饰演好人或坏人,是由谁决定的呢?

“一般上会由教练分配,但你也可以跟教练讨论,像Cornelius LOW这个角色,就是我和教练一起讨论出来的结果。我认为每一个伟大的摔角选手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在扮演自己,其中的诀窍是,把你所有的性格特质发挥至淋漓尽致,这就是我创造角色的方法。”

“我饰演自己,但刻画出来的是我最坏的一面。我的自以为是、坏脾气、荒谬的敏感程度、看不起人等等,最终有了这个low-life wrestler(卑鄙的摔角选手)。当观众看到我被打时,他们会很enjoy,觉得很好笑,这就代表我刻画的角色成功了。”

2017年才踏入摔角领域并在去年正式出道的Cornelius,目前在一家英文出版社上班,然而,他投入在摔角的时间,几乎就跟正职没分别。

“虽然摔角不是我的正职,但是我已经把它视为我的兼职工作,因为我花了非常多时间和心血在里面。我们每周有两次训练,一次的训练时长约三、四小时,每周我也会去健身房至少四次,锻炼我的体能。有空的时候,我还会找关于摔角的资料,或是看其他国家的摔角比赛,确保我掌握最新的摔角知识。”

对Cornelius来说,摔角俨然已成为他的终身志向,除非哪一天自己的身体撑不住了,否则他都会继续待在摔角这个领域。

“它是一件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停止的事情,‘永不放弃’就是我对摔角的态度。我觉得大马摔角有很潜力发展成一个很大型的平台,不只是在马来西亚,而是整个东南亚。我希望自己可以为大马摔角出一份力,所以我一直还在努力。当然,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继续到处打人,哈哈!”

林信彦认为,摔角手除了得忍受苛刻的训练与拥有超乎常人的忍耐力外,最重要的就是坚持。(摄影:颜祖威)

想当摔角选手?一个字,难!

当Ayez在2014年成立大马职业摔角组织与学校时,学员只有区区4人,如今,学员人数已成长至将近50人。虽然“50人”听起来并不多,但想要进入大马职业摔角,其实还得经过层层选拔,唯有符合条件、熬过一道道关卡的人,才能留到最后。

Ayez就斩钉截铁地表示,经过了选拔和培训营后,通常会有98%的人选择放弃,离开摔角产业;而28岁的林信彦(擂台名为Hayashi Nobuhiko)便是其中一个熬过了培训营,没有选择中途放弃并成为职业摔角选手的2%,他对摔角的热爱,可见一斑。

“我参与选拔那天,大约有25人参加,我们分别做了力量测试和基本的擂台训练。第一部分是力量测试,我们必须完成100个伏地挺身、100个仰卧起坐和100个深蹲,到最后,几乎没有人还维持着正确姿势。之后,我们还做了一些更复杂的力量测试,比如背着一个体重跟你差不多的人,从A点走到B点,而且每走两、三步就要做一个深蹲。”

林信彦指出,对那些日常生活中很少接触体能训练的人来说,力量测试基本上就像“地狱”一样难熬,所幸的是,他原本就有定时上健身房的习惯,因此这一部分并没有让他感到却步。至于第二部分,参与者将接受基本的擂台训练,学习如何以正确且安全的方式上下擂台、如何运用擂台上的绳索以及锁技等。

“在选拔结束后,Ayez向我们解释说,我们所经历的训练,基本上就是一名摔角选手的日常,同时他也挑战有意愿要成为摔角手的人,接受为期三个月的培训营。一开始很多人都说会加入,结果到最后,进入培训营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人,其他两个跟我同期的学员则是参加了另一场选拔。”

林信彦(左二)跟同期接受培训的学员与教练合照,左三为Ayez。(图片来源:MYPW脸书)

经过三个月的训练,林信彦成功通过了测试,于今年1月透过MYPW Evo(专门让新晋摔角手参与的首场比赛)正式出道。

“为什么我会坚持走下去,也许是因为我曾经的不坚持吧!我毕业于音乐系,但由于自傲,在进修方面没有坚持和进展,最后也因此放弃了音乐的路。所以有一段低潮期,我把自己封闭了起来。现在想起来,那段‘封闭期’其实很重要,因为这给了我反省的机会。后来,我决定站起来做新尝试—摔角。”

就如Ayez和Cornelius一样,摔角并不是林信彦的正职,白天的他是一名餐饮业老板,一周必须工作七天。生活本已忙碌,再抽出时间接受摔角训练、参加摔角比赛等,岂不是忙得喘不过气?林信彦却不这么认为。

对我来说,摔角不只是我的爱好,它是我的人生目标和想达到的成就。加入摔角后,我有了‘活着’的感觉,它让我的生活过得更充实。很多人会叫我趁年轻多赚一点钱,买车买楼,但我没有这样的欲望,反而是摔角填补了我心中的那个空洞。

尽管加入大马职业摔角未满一年,林信彦似乎已将摔角视为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如果你问我,要打摔角打到几时,我没有办法回答你。我只可以说,我会继续打下去,直到我的身体无法承受为止,但也许到了那个时候,我的心还是会在摔角那里。”

万绿丛中一点红,她的梦想是成为全职摔角手!

在摔角界,并非只有男性才能站在擂台上,女性同样可以。虽然女子摔角出现得较晚,但却不影响观众对女子摔角的热爱,而随着时代演变,许多女摔角手也逐渐褪去“性感”形象,誓要以真本事在摔角产业占有一席之地。

然而,在大马职业摔角中,学员明显阳盛阴衰,因此万绿丛中一点红的Nor ‘Phoenix’ Diana更显特别。

Phoenix在接受4个月的培训后就正式出道。(图片来源:Phoenix/摄影:Calvin Alexi)

“我在13岁的时候,开始对摔角感兴趣,很沉迷于观看摔角节目,包括女子摔角。他们激发了我成为一名职业摔角手,我最欣赏的两位摔角选手是莎夏•班克斯(Sasha Banks)和萨米•扎恩(Sami Zayn)。我加入摔角的另一个原因是,也许我只是想和别人不同。”

2015年,年仅16岁的Phoenix加入了大马职业摔角并成为了该组织“唯二”的女摔角手。

“老实说,我不想表现得太自负,但得知我有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个戴头巾(hijab)的摔角选手(即穆斯林女摔角手),这还是让我感到非常兴奋。其实我不太喜欢大家用‘女摔角手’或‘男摔角手’来分出摔角手是男性还是女性,因为在我看来,我们都是摔角选手。”

对Phoenix来说,职业摔角手就像超级英雄,而且是现实生活里的超级英雄。

Phoenix的家人在看过她的表演后,不仅为女儿感到骄傲,也开始支持她当一名职业摔角手。(图片来源:Phoenix/摄影:Najwaan Noor)

“我非常爱看摔角手的表演,他们不只是在打架,而是透过摔角来说故事。当然成为一名摔角手并没有我想象中容易,你必须拥有极强的心智和体能。目前,摔角是我唯一的热忱,我不知道除了摔角,自己还能做什么,而成为一名全职摔角手是我的目标。”

摔角的“真假”争议

若要谈现代摔角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19世纪,它是军人们在兵营里的消遣活动,也是嘉年华与马戏团的表演节目,经过多年的发展,摔角最终以电视节目的方式,进入普罗大众的视野,成了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之一。

无可否认的是,早期的摔角节目确实是以“这是真实摔角”的方式呈现给观众,节目里的“好人”和“坏人”私底下也不会有互动,以维持“真实感”;惟进入21世纪,资讯已经变得公开、透明,摔角选手亦能大方承认——摔角是一种表演,更是一门艺术。

“摔角是一种很美丽的艺术形式,不仅仅是摔角选手在擂台上表演各种拳击技巧,它还包含了心理学,因为摔角手必须学会如何牵动观众的情绪。当我们站在擂台上,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勾起观众的情绪,所以摔角其实是很有深度的一门表演艺术。”Ayez说道。

摔角是一门融合了运动、剧场、杂技和特技等的表演艺术。(图片来源:MYPW脸书

至于摔角究竟孰真孰假?Ayez仅淡淡地表示,摔角选手被摔出场外的那种痛,一点也不假。

“我不会说它是假的,因为擂台上的拳头、撞击,一点也不假。很多人误以为擂台很柔软,但我们的擂台其实是用实心钢、木头以及一些填充物制成的。被撞倒的时候,你还是会感到痛;被对手拍击、掌掴的时候也会痛;当被丢出擂台时,那种痛是很实在的。”

Ayez强调,摔角手必须具备超出常人的耐力,才能够站在擂台上表演,也因为如此,当有人指责“摔角造假”的时候,对摔角选手来说,这句话相等于漠视了他们为表演而付出的努力。

“我不能责怪他们,因为在职业摔角的历史上,的确出现过很多污点,尤其是在90年代末,那时摔角还非常流行,也很戏剧化,有很多荒谬的故事线。对我来说,我不介意他人批评摔角这项运动,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如果他们有机会认识或接触职业摔角手,进而意识到摔角是一门艺术,也许他们就会了解摔角,懂得如何欣赏摔角。

有些人或许会认为,摔角已走过了最辉煌的时代,但以全球摔角产业的发展来看,不仅大型摔角公司屹立不倒,如世界摔角娱乐(WWE)、新日本职业摔角(New Japan Pro Wrestling),许多国家也开始成立摔角组织或公司,且经营得越来越好。

如果看到这里,你依然无法了解摔角的魅力,何不找时间看看大马职业摔角的现场演出,亲自体验现场观看摔角比赛的乐趣?也许你会乐在其中!

后记:这5年来,大马职业摔角几乎都是靠着Ayez、学员以及赞助商支持才存活至今。Ayez表示,虽然他多次尝试跟政府对话,希望他们能更加关注摔角这项运动,但无奈的是,在后者眼里,摔角仅属“娱乐”性质。随着我国在去年换了新政府,Ayez也于今年年初会见了新任青体部长赛沙迪,后者亦对MYPW多年来的努力感到赞赏,惟截至目前,青体部暂未表示会否给予MYPW实际上的支持。这不禁让人感叹:大马从来不缺人才,但国家/政府为何总是看不见他们?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