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 Social Dilemma,我们也面临 WhatsApp Dilemma

支持 Sponsored by  

最近社交网上对 Netflix 新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议论纷纷,该片指责社交媒体如 Facebook,试图贩卖或盗取个人资料并从中获得盈利,以及如何以演算法改变社交媒体的用户生活习惯,继而引导用户消费。

《The Social Dilemma》里,社交媒体所用的手段,在数码营销界可谓司空见惯。影片所指出的社交媒体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如:用户沉迷于社交媒体、社媒广告诱饵式消费、隐私权被侵犯、心理负荷抑郁以及现代人缺乏面对面社交技巧等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然而,大家又对大马最多人使用的通讯应用软件—— WhatsApp 有足够的了解吗?

根据大马通讯多媒体委员会的官方数据,WhatsApp 是我国最广为应用的通讯应用软件,高达98.1%的国人都至少拥有一个 WhatsApp 户口,其次为 Facebook Messenger(55.6%),微信(36.8%)和 Telegram(25.0%)则排行第三与第四。数据也显示,国人在互联网上使用通讯应用软件互传信息(96.5%)的比例高于浏览社交媒体(85.6%)。

2020年在疫情肆虐之时,各国政府的锁国禁令,迫使人民留在家中群体抗疫,也因为如此,社交媒体上的资讯和利用通讯应用软件与家人、好友、同事沟通,变得更为重要,WhatsApp 的使用量因此在三个月内爆增了40%。

当人民被迫留在家抗疫,社交媒体和通讯软件就变得更为重要。(图片来源:Unsplash)

WhatsApp 的作用介于电邮、社交媒体和简讯服务,在 WhatsApp 的世界用户,可以像简讯服务般互传信息,透过 WhatsApp 与上司、下属或同僚处理公务,又或在朋友间或志同道合的群组里分享照片、视频以及链接。于公于私,WhatsApp 所提供的服务犹如我们生活需求上不可或缺的部分,而其使用率和对我们造成的影响,绝不亚于《The Social Dilemma》所提及的“社交媒体”。

在第一波疫情封锁之时,笔者的 WhatsApp 群组也频频出现为弱势群体寻求物资帮助的讯息,这无疑是雪中送炭的行为,也充分利用了通讯应用软件中的“群组”优势,来寻求集资和广传信息。但是,WhatsApp 的群组同时也充满了关于疫情信息的伪造海报或资讯图像、歧视罗兴亚难民的假视频、政治假文告等等。

除此之外,虚幻无实或未被证实就被信以为真的音频,在 WhatsApp 也一样被疯狂转载。不知大家还记得在三月中旬,就有一个荒谬透顶却广为流传的音频吗?该音频声称,在加里曼丹有一个刚出世就会说话的婴儿告知凡人,只要每早晚吃一颗水煮蛋便能防疫,接着婴儿就去世了……又或者在四月,有两名 WhatsApp 用户故意捏造两段假录音,盛传所有的餐厅、杂货店以及超级市场因疫情失控,将全面关闭……如果大家都对这些录音信息一笑而过,或抱着有待确认的态度,那为何这些信息还可以在 WhatsApp 一传十,十传百呢?

你也可以看:

再看国际,WhatsApp 身为人类广传信息和资讯的媒介,亦有过不少的争议。巴西总统博索纳洛(Jair Bolsonaro)和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便是在 WhatsApp 转载了具有煽动性、似真似假的信息来激化支持者,作为主要选举策略。而这些透过 WhatsApp 广传,具有煽动和歧视性的流言蜚语,甚至在印度引起了市镇骚乱,导致至少三十人身亡。印度的相关部门为了应对 WhatsApp 散播假新闻,也尝试监控 WhatsApp 内容或采取了其他措施,但与此同时,任何对策也可被冠上“政府打压人民言论和新闻自由”的罪名。

在巴西和印度两国,WhatsApp 正是首要的通讯应用软件(甚至在某些地域,WhatsApp 更是该地域唯一的通讯应用软件)。(图片来源:Unsplash)

诚然,假新闻的泛滥和人们对事实真假逐渐模糊化,并不能全怪罪于 WhatsApp、其他通讯应用软体,甚至是社交媒体。WhatsApp 当局也意识到,其应用软件已逐渐成为假信息的工具而加强转发限制,以压制假信息的传播。譬如 WhatsApp 发言人便在今年三月坦承会与世界各地卫生部门合作,以确保各国公民以简易方式在疫情底下得到病毒最新和准确的资讯。可是,政府和当局的介入,仅有亡羊补牢之效,无阻于 WhatsApp 继续成为散播假信息的主要平台。

根据大马通讯多媒体委员会对国会上议院所作出的回答,国人在 WhatsApp 获取的未经确认讯息或假新闻占了84%,而脸书则只占了区区的8%。换言之,读者在社交媒体看到各种各样的假新闻或阴谋论,很大程度已在各自的 WhatsApp 群组引起讨论,又或早在用户的脑袋扎根了。

除了上述所提及的 WhatsApp 转发机制,WhatsApp 所营造的隐私环境是我觉得为何假新闻会在 WhatsApp 如此泛滥的主因之一。倘若你从 WhatsApp 收到某官方信息,相比于在脸书上,你会较轻易去相信亲友的信息,加上群组里头甚少有人会公开指责假信息散播者。在 WhatsApp 不被假信息影响的人会无动于衷或选择沉默是金,散播者就以为没有被指名点出,而自认“好公民”,继续散播假信息。

无可否认,WhatsApp 无疑在科技时代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 WhatsApp 的崛起也让社会对事实的定义出现了严重偏差。社会除了出现严重的 Social Dilemma (到底要不要使用社交媒体的两难)之外,我们也正面临着一个 WhatsApp Dilemma。

延伸阅读:郑至健专栏《天下至健》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1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郑至健

政治评论员。诞生于怡保,热爱研究政治,足球和英伦的一切。企图以文笔写出一片天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