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社区导览之旅】凭借导览传承百年记忆——李腾继承父亲衣钵

谈及导览工作,你脑海里产生的是什么画面?是博物馆里解说历史文物的导览员吗?还是旅游景点的景区导览呢?其实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导览的形式,可以在离你我咫尺之遥的社区里进行。社区里隐藏了许多历史与故事,印度庙宇、老街、老建筑物⋯⋯在不同地方默默耕耘社区行动的人花费时间与精力挖掘社区历史。《访问》找来了3位导览员,他们将许多被在地人忽视、遗忘的故事传承下来,倾诉给你听。

马来西亚各大小城镇都陆续有人在进行社区营造的活动,包括了办各种活动活化社区、举办市集或文化节、进行社区的历史采集,举办社区导览等等。而愿意投身到这项“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的人,必然热爱着社区,也因社区的人事物而心生悸动。

若说陈亚才(见从义山到印度庙宇——陈亚才的导览之路)是在进行文史工作中无心插柳走上导览之路,那郑宇能(见以建筑角度看社区历史——建筑师郑宇能的社区导览)便是在学术工作中重新发现社区美好,而来自加影的李腾对社区的关心与热忱,则是自小就培养起来的。为他浇灌养分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已故的父亲李成金,当然,更多人会称呼他为Cikgu Lee。

李腾(蓝衣者)目前有着科技公司的工作,但仍致力于社区导览、社区营造等活动。(图片来源:新新村社区联盟脸书)

“以前父亲在育华中学教书,他教书时就开始参与社区工作了。”李腾的父亲倾力于加影的社区活动,包括协助社区建设,收集社区的历史与文物等等,并于2000年成立了乌鲁冷岳社区文物馆,透过多年来的史料收集与民众捐赠的文物,展示了加影这块土地的历史。

乌鲁冷岳社区文物馆坐落在加影人称”后街“的Jalan Mendaling上,邻近师爷宫。(摄影:陈家旸)

小学时,李腾就会随父亲一起收集文物、到社区不同的地方探索、或是在家讨论历史。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让他自小就意识到,历史是很重要的部分。

我们了解历史后,我们才会知道未来的方向要怎么去走,或怎么去做一个调整。

乌鲁冷岳社区文物馆里收藏了许多历史文物,每一个文物都有着自己的历史与故事。(摄影:陈家旸)

李腾的父亲李成金仍在世时,曾举办过不少活动,包括社区导览、庙会活动、童玩体验等等。那时候,李腾就曾在幕后帮忙,也因此了解到了父亲的工作模式。2021年5月,父亲过世后,在没物色到合适人选接手文物馆的情况下,李腾便把文物馆的工作扛了下来。

“整理了一些东西,重新再补充自己的知识后,在今年(2022年)开始就有比较多导览活动重新启动。”

身为导览员,必须对社区的历史发展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而从小学便跟随社区工作者的父亲到处跑的李腾,可说是自小就累积了对社区的认识与热忱。在正式接手后,他花费一些时间精进自己对社区与历史的认知,让过去积累的知识得以升华。

2022年1月时,他以乌鲁冷岳文物馆的身份,联合了新新村社区联盟般若人文空间《城视报》,联合主办了“走读加影”活动,那时李腾亦曾带队导览加影老街。他指出,基于防疫考量,不论是乌鲁冷岳文物馆的参观或报名社区导览,都采取人数受限的预约制。

李腾于2022年1月参与了”走读加影“活动,为参与者导览加影老街。(图片来源:新新村社区联盟脸书)

目前,他也并非孤军作战,而是与不同的人一起联合推动社区营造活动。李腾强调,一个人的时间与能力有限,因此需要团队来把东西推动起来。他希望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可以在社区营造里做出成绩,让这行动不再是“业余、为爱坚持”,而是能真正的永续经营,带来收入。

迎击时代变迁的巨大浪潮

时代变迁的速度太快,如今李腾在进行社区导览与社区营造的活动时,所考量的已不能仅止于当下。

“其实最挑战的是讲老街的部分。老建筑和老行业,这次导览时为大家讲,下次导览时却未必还在。”

李腾分享道,他之前就曾带队导览一家老店,惟下次再去时,外头却已经被铁板围了起来。他接着举例,加影以前还有一个打白铁的行业,老板是店里的第三代传人,在老街上打白铁打了几十年,并于2020年过世,成为了加影人记忆里的风景。这家白铁店也因为没有接班人而关闭了。

“之前我们导览也会到他的店去看他怎么打白铁,甚至直接体验,很可惜少了这个。”

许多的老店屋面临建筑老旧的问题,老行业也可能因此消失。(图片来源:受访者)

在李腾看来,未来是瞬息万变的。老行业或老建筑什么时候会消失,甚至是老建筑的新屋主打算拆掉重建,都是难以去控制的挑战。如果什么都不做,老行业与老建筑或许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时代的浪潮吞噬,变成历史的一部分。为此,他与团队积极展开行动,与现存的老建筑与老行业进行频密沟通。

“如果老行业往下坡走,我们就想办法配合看如何带动生意。”他指出,他们会与店家一起探讨老行业的运营,或是以不同面貌延续下去的方式。而在老建筑方面,若新屋主要拆掉老屋,他们也会设法沟通,征求在保留老建筑外观的情况下去做整修。

要将老行业与老建筑保存下来不容易。2007年时加影老街就曾发生火灾,包括钟表店、脚车店在内的老店都受到火魔牵连。李腾指出,很多老建筑的建材是木板,遭遇火灾往往损失惨重,被烧毁的老建筑重新翻修后,也都是新的面貌了。

”广生和“饼干店是加影老街其中一家营业超过百年的老店,目前由第三代店主陈美娟经营。在有继承人的情况下,百年老店能够得以传承下去。(摄影:陈家旸)

无论是老行业或老建筑,李腾都认为是需要去传承的,哪怕只是老社区里发生的小故事也罢,若没传承下去,就将消失在时光隧道里,而下一代也不会知道过去发生过什么。

“国家本身的教科书或历史里面,很多发生的事情都没纳入。如果我们没做导览和文史的收集的话,几乎可以很肯定,下一代不会有机会接触到这些东西了。”

现在的加影以沙爹和辣汤最为著名,但加影过去曾享有文化城的美誉,加影这座百年老城的未来前景为何,掌握在这代人的手里。(图片来源:受访者)

进行社区导览、社区经营一直都是李腾的未来计划,惟父亲的突然离开,让计划节奏加快。他庆幸的是自己的事业在数年前稳定了下来,现在才有余力投入到加影社区的行动中。

放眼社区导览、社区营造的前景,李腾笑道:“我是蛮乐观的,因为各个地方都能看到有心、有兴趣经营社区的人。”他认为这个方向是正确的,并指出在进行导览时,也能发现越来越多非游客的本地人参与。看见这片土地上有更多的人对深度导览老社区与历史感兴趣,而非走马看花地走一遍,让他很受鼓舞。

我父亲刚开始做文物馆的时候,没什么人在做。现在看到各个小区都有文物馆、故事馆、或社区的人聚集的中心,是蛮不错的。

在社区导览里,那些见证过历史的老建筑有着其独一无二的面貌。每一次的导览,每一个社区,都藏着一个故事。(图片来源:受访者)

导览员挖掘前人足迹  将历史记忆与你串联

大家都生活在一个社区里,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意识到社区的存在。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遥远,在部分人心里渴望有所联结的心就变得强烈。在【社区导览之旅】系列专题中采访的3位导览员尽管身处在不同的地区,进行的导览形式也不尽相同,有者导览义山与印度庙宇、有者从老建筑看历史、有者因父亲耳濡目染而关怀社区。

在他们的导览故事分享中,其实都能发现,将每一个环节都串联起来的,是人。

即便是导览同一个社区、同一个庙宇,但因为参与者的不同,让每一次的导览都变得独一无二。(图片来源:受访者)

陈亚才曾将挖掘庙宇与社区关系比喻成从“点”到“线”,连接成“面”的过程,而导览行动本身,其实也可以套用这层关系。

前人来到了一块土地,在那里默默耕耘,构建出了群落、历史;导览员透过建筑、文物、史料等方式挖掘一个社区的历史发展脉络;而对过去的社区历史感兴趣的你,参与到了导览中,倾听了过去数十年、上百年的记忆。

散落在历史碎片中的一个又一个点,经由导览员的梳理而衔接成线,再透过导览行动传递给参与者时,终于串联成了一个画面。

那是社区仍有生机与希望,能在导览、社区营造等活动中再次活化起来的风景。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 # # # # # # #

陈家旸

《访问》特约记者。喜欢文字、咖啡、音乐与故事;喜欢生活里的小确幸,希望能记录与把握住微小的幸福。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