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在现实中还原虚拟角色,Cosplayer是如何炼成的?

Cosplay一词源于日本,结合了服装(costume)和扮演(play)两个单词,意为角色扮演。对cosplayer(角色扮演者)来说,这是一门表演艺术,通过精心打造的服装道具、演绎角色的行为举止,他们将心爱的动漫角色还原到现实生活。然而,纵使这是一个于人无害的爱好,但仍轻易招来外界非议。通过角色扮演,他们或许能够轻易消融虚拟与现实的隔膜,但耸立在人与人之间,名为偏见与歧视的墙则顽固得多。本文邀请“AniManGaki”动漫展创办人和两名cosplayer,聊聊cosplay对她们来说有什么特殊意义。

2022年5月,一名年仅21岁的女性cosplayer在参加动漫展时,遇到粉丝跟踪、骚扰,几次劝退不果,决定到警局报案,未料却被警察谴责:“你穿成这样出席活动,去吸引别人的目光,这就是你应得的后果,你也有错……”

事件曝光后,随即掀起热议,这名女生以当天所扮演的时崎狂三(日本轻小说《约会大作战》角色)形象,伴随数个耸动(有者甚至断章取义)的新闻标题,走入大众视野。

Pudds认为,警察不应该对报案者不友善,这样只会让更多受害者怯于报案,导致更多社会问题产生。(图片来源:Pudds脸书)

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报导中的“cosplay”字眼已不再纯粹,对有些人而言,或许还掺和着负面观感,从此埋下偏见的种子。而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人像那名警察一样,直观认为这是一件不好的事?在卸下花俏的妆容和装束后,回归自我的cosplayer都有着什么模样?化身为虚拟角色这件事,对他们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Pudds:我变得更有自信了

这起风波的主角是Pudds(陈沛婷)。约访当天,已事隔将近一个月,她无所顾忌,打开家门欢迎圈外人入内窥探。身着居家服的她,染有一头蓝发,不同角色的道具和服饰,则四散在家里各个角落。

13岁那年,喜欢日本动漫的她,在学校结交不到任何朋友,“那是挺残酷的”。为了寻找同好,投入cosplay成了自然而然的事。如今,她身兼内容创作者、游戏直播主,以及主持人等多重身份,在tiktok上累积了超过48万名追随者。

“刚开始cosplay时,家人颇有微言,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与金钱,责怪我不好好读书。我当时心想,人总是需要有个爱好,对吧?后来,我开始有了名气,也有更多发展机会,这两三年我可以从中赚取收入,家人也放手让我做了。”

她说,本身原是自卑的人,在一次次进行角色扮演而获得赞赏后,逐渐获得自信。现在,即使没有装扮成自己喜欢的动漫角色,在日常生活中,“我也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并且相信自己的能力,不再是班上那个傻孩子了。”

采访当天,Pudds简单示范了一次变装过程。图为她根据角色原型修剪、调整假发。她边做边聊,表示未来有计划升学,报读与商业或时装设计有关的课程。(摄影:李淑仪)
Pudds熟练地拍摄短视频,记录变装前后的差别。图中她所扮演的角色是(Lumine;游戏《原神》女主角)。期间,在旁观看的外婆也多次称赞孙女,“她扮什么角色都很像的,很厉害。”(摄影:李淑仪)

谈及报警风波,她毫不避讳,钜细靡遗地讲述事件始末,包括演绎警察如何打断她的回答,再抛出斩钉截铁的尖锐语句。

“当下我有点茫然,因为要顾及太多事情。隔天睡醒后回想,我意识到,该名警察似乎要让我觉得自己做错了,我在想我有错吗,没有,我没做错任何事。那他这么说,是否只是因为我穿成那样,所以我就应该遭受这样的事?”

关于外界“未审先判”的成见,她认为,大家没有看到的是,cosplay这个平台让很多人像她一样,不仅获得自信,还交到很多好朋友。“我想,他们只是不明白我们拥有与大家不同的爱好,他们只是没到过现场,所以不了解我们在做什么,仅此而已。”

小时候,大多数人必然都曾幻想过自己化身超人或蜘蛛侠,成为一个受人景仰的英雄。“Cosplayer也是如此,我们只是想要变成那个曾经启发过自己的动漫角色,让自己感到独特、被需要。”在她看来,乔装成自己喜欢的角色,除了有趣、好玩,也是将美好幻想实现的过程。

噶呜·古拉(Gawr Gura)是一名虚拟Youtuber,也是Pudds最喜欢扮演的角色。“她是一只鲨鱼,性格有趣可爱,时常说些蠢话,但她的频道订阅人数超过400万,太夸张了。”(图片来源:Pudds脸书)

“AniManGaki”创办人:Cosplay是健康的解压途径

如今,随着社交媒体兴起,二次元早已不再是小众文化,反而渐渐成为主流。

马来西亚最大的动漫展之一“AniManGaki”创办人申仪雯指出,最好的例子,莫过于近年来,在本地戏院上映的动画电影,不仅吸引很多观众入场观看,还不时占据票房榜首,例如去年上映的《鬼灭之刃剧场版无限列车篇》,连续三周蝉联周末票房冠军。这是七八年前的她所不能想象的事。

“好多年前,我曾建议戏院商引入动画电影,他们都不认为可行。但今天,你可以看到,几乎每个月都有动画片在播映。”

动漫展“AniManGaki”创办人申仪雯:我不是一个cosplayer,我将自己视作一个为他人梦想提供支持的人。(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申仪雯坦言,她无法指出一个明确的起点,但她根据个人生活经验分析,大约从2009年至2015年,可说是ACG(日本动画、漫画和电子游戏的英文缩写)文化在本地的萌芽期,直到2016年起,当更多社媒平台陆续涌现后,整体趋势才开始好转,获得越来越多人的拥戴。

“以前,ACG的生态比较简单,当时盛行的网络平台只有Lowyat Forum,我们的群体也很小,大家似乎都认识彼此。事实上,那个时候,你不会主动告诉别人自己喜欢动漫,因为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你会自动被贴上一套刻板印象。”

她提到“御宅族”(Otaku)一词,意指热衷于动画、漫画和电子游戏的人,这个词汇在特定语境里带有贬义,涵义如同圈外人所说的“怪胎”(nerds)。“你知道的,‘怪胎’在当时并不是一个正面的形容词,所称呼的都是那些性格内向、不爱社交、处境尴尬、朋友也不多的人。”

2019年“AniManGaki”动漫展共有2万人出席。(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同样是在2009年,申仪雯难得在大学遇到同为“御宅族”的朋友,大家一起成立动漫社,举办相关活动。他们当时都不知道,这场每年迎来超过800人出席的校内活动,将会成为全马第二大动漫展“AniManGaki”的雏形。

直到2012年,由于人潮越来越拥挤,大学礼堂再也无法负荷,主办方决定将动漫展移到双威金字塔会展中心举行,活动规模从原本的一个大厅,逐年扩展到两个、三个大厅,再占据整个顶层。2019年,主办方必须再次更换地点,到绿野国际会展中心——一个更大的空间举办动漫展,迎来约莫2万人进场。

“在动漫展上,很多与我来自相同年龄层的家长,也会带着孩子一起进行角色扮演,反映了cosplay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很受欢迎的活动。这是身在产业里的我所乐见的。”

“AniManGaki”动漫展活动多元,除了有cosplayer摆设摊位销售商品,也有现场音乐演出、cosplay比赛、唱歌比赛、工作坊,还会邀请海内外特别嘉宾出席。(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申仪雯指出,动漫展的活动性质与其他会展不同,出席者多不会只逗留一两个小时就离开,而是会从早待到晚,所以需要更宽阔的空间去容纳同样的出席人数。(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虽然本身不曾进行角色扮演,但申仪雯表示,每当生活失去动力,只要看到cosplayer所精心制作的成品,都会再次获得鼓舞。而动漫展的存在,让cosplayer拥有一个安全的平台,能够隔绝外人评断,自由地表达自己。

当你拿走所有负面标签,其实他们就只是一个热爱cosplay的普通人。若你看到他们为了制作角色服装、道具,所投注的大量时间和精力,那是很让人钦佩的。很多人或许会惊讶,不少cosplayer都是专业人士,包括医生、工程师等等,这也表示他们工作压力很大,而cosplay成了一个健康的解压途径,让他们能够按下生活的暂停键,暂时享受自己热爱做的事,成为自己喜欢的英雄,再回去面对现实生活的难题。

Rikka:将喜欢的动漫情节带到现实生活

正职为营养师的Rikka(叶莉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2011年开始投入角色扮演的她,积极参与相关比赛,例如世界Cosplay高峰会(World Cosplay Summit)、Clara Cow Cosplay比赛等等,并获得亮眼成绩。近年来,她更受邀担任海内外比赛的评审,以及大型活动的特别嘉宾,是圈内资深的知名cosplayer。

这十年来,随着整个产业越渐蓬勃、健全,也增加了cosplayer的工作机会。Rikka说,大约三四年前,cosplayer多是在动漫展上开设摊位,销售自己的签名照、贴纸和海报等商品。“我算是比较幸运,后来陆续有游戏开发商邀请我去扮演新角色,作为游戏宣传的一部分,也有活动会邀请我们去表演,还原一个动漫场景。”

▼Rikka参与油漆品牌的广告演出。

是的,除了妆发造型、服装缝纫、道具制作、摄影和平面设计等技能之外,一个特出的cosplayer还必须掌握演艺技能,纵观来看,cosplay确是一个能够培养和开拓多面才能的爱好。

Rikka指出,相对严格的国际比赛会要求参赛者亲手制作所有的服装和道具,还得准备幻灯片讲解制作材料和方式,再上台呈现大约三分钟的表演,演出中所需的布景、背景音乐和影片,也需由参赛者亲自准备。

兼具参赛和评审经验的Rikka分享取胜要素:“服装道具的整齐度和完整度占了很大比分,包括造型逼真与否,细节有没有做好,服装是否合身,比例对不对,配件是否完备等等。至于表演,则着重于参赛者是否忠实呈现角色原型给人的感觉,比如有些角色比较寡言,若你表演得很聒噪,那就不对了。”

Rikka曾获2019世界Cosplay高峰会大马赛区第三名、新加坡GameStart比赛评审奖。“我至今最好的圈内朋友,是在比赛中认识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健康的圈子,比如有次我上台领奖时,身上的装备很重,其他参赛者会主动来帮我。”(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Rikka说,比起服装,她更擅于制作道具,包括角色身上的盔甲和武器,常用的材料有皮革、泡沫塑料、热塑性塑料、PVC水管,以及喷漆等等。

“过程就像美术课一样。我做过最具挑战的道具,应该是光辉女神(Lux;游戏《英雄联盟》角色)的胸甲。当我们制作盔甲和衣服时,最难的地方在于,如何让它合身,并且完善自己的身形,拉长补短,比如我长得不高,所以在比例上要特别注意。而光辉女神的胸甲是弧形的,大大增加了难度,我做了三次才达到理想中的形状。”

Rikka坦言,自己不擅于制作服装,多是购买现成的,但她喜欢亲手制作道具。“我对于道具制作和表演真的抱有热情,所以可以一直玩下去。”(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Rikka说,每当她的装扮获得游戏发行商的官方认可,这让她感到特别开心。图为她所制作的盔甲、武器。(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穿上亲手制作的服装道具,让她觉得更有成就感,而驱使她大费周章打造华丽精美的道具,并在这条路上持续走了十年,背后的原因其实很纯粹。

“在看动漫时,我往往会对一个角色身上小小的细节很有感触,比如这个角色很有热情,或是他很有义气地帮助同伴,我很喜欢这些情节,所以我会想要还原这些画面,通过拍摄或表演,将这些场景带到现实生活。”

阿尔托莉雅(Saber;动漫《Fate》角色)是Rikka最喜欢的角色:“她很帅,是以亚瑟王为原型的角色。我喜欢她,因为她很高尚,很有正义感,可以为了人民而奋斗,去实现一个艰难的目标。”(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角色扮演的争议和界限

在访谈中,提及女cosplayer的性感装扮时,Rikka表示自己乐于谈论这项课题,因为她有想说的话。她强调,cosplay这件事,并不能直接与性感、色情划上等号。她也坦言,自己对于圈内不健康的风气甚感忧心。

“大家好像都有这种误解,一说到角色扮演,就联想到所谓的女仆装。但‘角色扮演’这个词含义很广,可以套用在各种领域,你要把它色情化其实也没有错,说到底就是各取所需吧。而我本身很少扮演性感的角色,反倒喜欢帅气的女角色。我觉得,即使是性感的照片,也可以拍得很唯美,不一定要带有性暗示。”她自嘲:“可能因为我比较老派吧。”

她举例,自己所无法苟同的是,有人选择将一个年仅7岁的女角色扮演成性感成人版,不仅乖离了原著,还可能对观众群里的儿童造成负面影响。“但每个人都有自由表达的权利,所以这确实是一个灰色地带。”

左图为Rikka扮演的小丑女,曾被WorldCosplay网站列入全球十大cosplay最好的小丑女之一。右图为她所扮演的玛修(Mashu;游戏《Fate/Grand Order》角色)。(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Pudds也同意,cosplayer有权在私底下穿著任何自己想要的服装,但若打扮过于暴露地出现在公共场合,“那就是不懂得尊重别人了,因为人群中可能有小孩、老人,以及穆斯林同胞。出席公开活动,我们也不应该穿戴与性相关的物件。我想这是cosplay社群所普遍认同的事。”

反过来,对于出席动漫展的公众,也有不能逾越的界限,比如,未征求同意前,不应擅自偷拍他人照片;合照时,不应随意触摸他人身体;即使乔装出席,也不能携带道具枪。纵然这些其实都是常识,但申仪雯表示,动漫展里仍会碰到有人觉得这些举动没有不妥,为他人带来困扰。

“当我们的社群越来越大,必然会迎来各式各样的人。身为活动主办方,我们有责任采取安全措施,确保每个人都能享受其中,同时,我们也希望出席者能够相互监督。很多cosplayer现在也意识到自己有说不的权利,并在必要时采取行动。但我必须强调,这些少数的不愉快事件,绝非动漫展的全貌。”

三人异口同声表示,每个社群里都有好与坏的榜样,大家不应该以偏概全地忽略了cosplay所带来的正面影响。

Rikka表示,专业的cosplayer会特别注重角色的细节,并利用自己的身体特征去加以衬托,“比如,有些人不适合戴平留海的假发,那就要看他们如何用另一种形式去弥补;比如,身材纤瘦的人,为了扮演好一个很胖的角色,就需要塞满很多填充物等等。”图为Rikka扮演游戏《英雄联盟》角色龙血武姬(Shyvana)。(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这么多年来,国内为数不多的动漫展,让很多一度不被主流社会拥抱的人,从此找到归属感。外界看来奇异古怪的装扮,在这里成了一门认真的艺术,大家能够卸下防备互相欣赏,一起为了热爱的动漫角色狂欢。

询及最难忘的回忆,Pudds分享道,有次在活动上与其他cosplayer表演爱国歌曲,下台后,一位巫裔父亲牵着孩子前来给予赞赏。“他说,他很欣赏我们能够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同时推广种族和谐和爱国精神,很多小孩可以向我们学习。我听了感到非常窝心,尤其说这番话的是来自cosplay社群以外的人。”

申仪雯说,她曾在一次售票活动中,遇到一位性格羞怯的女生,“我们推荐她来体验动漫展,身边的母亲也表示赞同。妈妈说,女儿没有太多朋友,也患有忧郁症,但她很喜欢看动漫。”快转到今天,当年的女生已经成为一名cosplayer,也结交了很多朋友,拥有健康的社交生活。“这样的事非常激励人心,很多人的生活因此而改变。”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李淑仪

《访问》编辑兼记者。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