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本可躲过的劫难! 杭士基训斥特朗普不当新冠肺炎一回事
网热| April 10, 2020新冠肺炎 特朗普 疫苗专利 美伊关系 贫富悬殊 
分享:
“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绝对可以提早防范,我们在这之前都有了这么多资料与数据了。再加上,在疫情爆发之前,美国流感也在爆发当中。”

“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杭士基说,没有人注意到应该注意的事情,政治的破败,更是让疫情雪上加霜的原因。

美国著名哲学家、语言学家、政论家——杭士基(Noam Chomsky)日前《半岛电视》访问表示,美国这一次白白浪费了提早预防新冠肺炎蔓延的好时机,更警告在这大流行疾病退去之后,世界仍然要面对被这场瘟疫中断了的两大问题,全球暖化与核战争。

“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绝对可以提早防范,我们在这之前都有了这么多资料与数据了。再加上,在疫情爆发之前,美国流感也在爆发当中。”

“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杭士基说,没有人注意到应该注意的事情,政治的破败,更是让疫情雪上加霜的原因。

杭士基批特朗普政府  错失防疫良好时机

杭士基认为,在去年的12月31日,中国已经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发现了来源不详的肺炎症状。在那一个星期之后,中国的科学家便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并且将资料传递给世界各国。部分地区国家的医疗与研究人员在得知最新消息之后,纷纷作出了反应。

警告在这大流行疾病退去之后,世界仍然要面对被这场瘟疫中断了的两大问题,全球暖化与核战争。(图片来源:Pixabay)

此外,杭士基点名及时给出反应的亚洲地区包括中国、韩国、台湾和新加坡,这些地区的防疫工作因为及早进行,而顺利地抵御了病毒的第一波攻击。

反观欧洲地区,则各有各不同采取的应对措施。大部分国家都无视疫情的严重性,他更点名其中疫情处理得最糟糕的,就属英国和美国了。

美国确诊人数破40万大关    仍未放弃对伊朗单边制裁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确诊人数已经累计到了40万人,死亡人数在截稿之前已达1万2857人,是全球肺炎感染人数最高的国家。

对于这一次的疫情,杭士基认为是人类所遇过最可怕的危机,全球有超过180个国家,100万人受到感染,造成全球超过8万人死亡,其中死亡人数最高的是意大利。

“美国总统特朗普这一下子要人民别担心,只是普通感冒。一下子又说他一直知道这是个严重的病毒大流行。想到这样的人正在带领世界,我就觉得很惊讶。”

杭士基认为,即便这一次是人类从未经历过的浩劫,但这病毒终究会过去的。然而针对其他两大威胁——核战争和全球暖化,它们将要造成的损伤是我们都难以估计和难以从中复原的。

杭士基说,一想到是特朗普这样的人正在带领世界,他就觉得很惊讶。(图片来源:网络)

他更指责特朗普,在这种时候依然没有取消美国针对伊朗的单边制裁。伊朗目前已经迎来3872宗死亡案例,确诊数字为大约6万2千宗,在全球十大最严重疫情的国家中,排行第七。特朗普这样的做法,只是在折磨受苦的人民。

“当美国说要进行制裁的时候,谁都不能说不。否则你就会被踢出经济系统之外。”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伊朗政府为了抗疫,而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紧急贷款了50亿美元。IMF的这项举动马上遭到特朗普政府的谴责,他们认为伊朗有足够的资金防疫,如今还需要贷款,只怕不是为了防疫,而是用于资助恐怖主义的经费。

疫情改变世界运作  呼吁重新思考市场经济模式

除了抨击特朗普,杭士基还提醒大家,也许这场疫情来袭,对我们来说都是好的事情。我们才可以认真思考,我们想要一个怎样的世界。

“我们应该要认真思考,是什么造成我们现在如此迫切紧急,为什么会有新冠肺炎?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失败。这是我们在市场上任由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进行到底,造成的深刻社会经济问题。”

让私有企业尽大可能地私有化确实有助于经济发展,但同时也会造成巨大的贫富差距。少了政府的介入调和,穷人在这市场中将会非常难以生存下去。(图片来源:Pixabay)

是的,是什么让我们如此迫切?除了致命的病毒之外,我们也承受不住经年累月封关锁国下来的经济损伤。(编按: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是Neoliberalism,与自由主义Liberalism属于不同概念)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提倡市场绝对自由,大力宣传自由化、私有化,拒绝政府以任何形式的参与。

让私有企业尽大可能地私有化,加大市场的自由空间,确实有助于经济发展,但同时也会造成巨大的贫富差距。少了政府的介入、调和,中下阶层的人们在这市场中将会很难以生存下去。

全球百分之80的财富掌握在百分之20的人手中,这听起来匪夷所思的数据,但我们一直活在这样的世界规矩当中。富人越富,穷人却怎么努力也超越不过通胀的速度。

贫富悬殊差距越来越大    杭士基谈药物专利问题

杭士基在这个时间点上提到了新自由主义产生的问题,原因只有一个。如今全世界人都在水深火热中,等待着疫苗的降临。因为没有解药,我们所有封闭下的牺牲,在面对病毒面前都只是薄如蝉翼的防护。

而谈到疫苗,这之中牵涉到的就是价值连城的药物专利。杭士基认为我们正在把全人类的命运,都交给了这些在新自由主义市场内,玩得得心应手的资本家。

他认为,我们在很早之前就知道这将会是一场全球性的大流行疾病,也是SARS病毒的变异体之一。但当年的SARS已经被克服了,留下来的疫苗序列也是可用的,但为什么还是迟迟没有消息呢?

谈到疫苗,这之中牵涉到的就是价值连城的药物专利。(图片来源:Pixabay)

“我们把命运交给了这些被称作为‘企业’的私人暴政(private tyrannies),尤其在现今的状况下,他们不会为大众的利益负责任。这些大药剂公司(Big Pharma),对他们来说,也许现在制作一支新的润肤霜,都比起现在找到这个病毒的疫苗还要来得更加赚钱。”

“没有专利,所有人都可以得到,这是我们现在可以做到的。但是这些经济新自由主义的病虫(neoliberal plague)并没有让它实现。”

杭士基想要人类改变的是正式这一种唯利是图的想法。在他看来,这也许是这一次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的灾难中,能给予我们最惨痛也最珍贵的经验。

在访问的最后,杭士基留下了一句珍贵的警世名言:

“我们应该记住,极度威权的国家和新自由主义之间是完全相容的。”

威权国家透过吸取公民权益来壮大政体,而新自由主义又纵容资本家操控市场,导致贫富悬殊,让中下阶层的权益也日渐消磨。倘若在这场疫情中,我们真的让这两者合体了,我们将迎来怎么样的新世界呢?

你也可以看?

我们将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哈拉瑞谈新冠肺炎之后的人类

比尔·盖茨:我们要如何弥补应对新冠肺炎所损失的时间?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1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