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题名】电影配乐的任务是表现自己,也是隐藏起来——专访电影配乐师辛荣安
人物| November 14, 2019夕雾花园 大马电影发展史 大马电影工作者 奔向金马 电影原创音乐 
分享:
第56届金马奖绝对值得载入大马电影发展史,因为这是马来西亚电影工作者表现最亮眼的一次。本届金马奖共有11位大马电影工作者同时入围,其中获得9项提名的《夕雾花园》便占了5人,分别是再探影后宝座的李心洁、苏文泰(最佳剪辑奖)、辛荣安(最佳电影原创音乐)、林庆顺(最佳美术设计)、周丽明(最佳造型设计)。享誉海外多年的资深导演蔡明亮凭纪录片《你的脸》入围最佳纪录片,同时也入围最佳纪录片的还有拍摄《还有一些树》的大马导演廖克发(他同时凭《菠萝蜜》入围最佳新导演奖)。曾夺金马奖最佳女配角的杨雁雁,今年凭新片《热带雨》初次问鼎影后,最近人气爆升的大马新晋演员原腾,则凭《乐园》一片入围最佳新演员奖。新晋导演林峻贤也凭《苍天少年蓝》入围最佳剧情短片,还有黄志聪凭《隐匿的方寸空间》入围最佳动画短片。这在在说明了马来西亚向来不缺人才,缺乏的只是平台。

 “某个形式上,你可以说我是《夕雾花园》的另一个导演。” 电影配乐师辛荣安这样下了注解;他歪着头说出这句话,语气和缓,神情谦虚。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夕雾花园》正式开拍之前,辛荣安为这部电影而做的配乐,早已经写好了,也由此为电影定下了整体情绪氛围的基调。而导演林书宇,就照着这个音乐的基调来构想、拍摄电影画面。

辛荣安笑着说:“我和导演就好像结了婚,一起生一个小孩。”

电影配乐随着情节发展,在场景情绪转换时起到烘托气氛的作用。一般上,等电影拍完、剪辑完成之后,才会请配乐师开始做音乐。这是因为音乐需要持续的旋律和节奏,不像视觉画面般可以跳跃,如果中间抽掉一段或有什么改动,音乐就几乎是需要重新再做。但《夕雾花园》不一样。

“我和导演见了面。当时我没看过原著小说或剧本,当然更没有什么影像画面素材可以参考。我完全不知道故事在讲什么。但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创作了配乐。”

辛荣安和林书宇先大略讨论了一些电影可能的发展构想、一些导演的想法,然后辛荣安回到自己的工作室,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创作了7首初步的电影配乐。

我写了一些我觉得适合电影的音乐。这对电影来说不一定是正确的,这只是我想象出来的。我把我和导演的想法融合。就像我说的,音乐是最好的交流方式。这样导演就会知道我在想的是什么,然后我们再继续从某个基点来延伸讨论。”

辛荣安和《夕雾花园》导演林书宇讨论了一些电影可能的发展构想、一些导演的想法,然后回到自己的工作室,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创作了7首初步的电影配乐。(图片来源:受访者)

用颜色描述音乐

为了和导演顺利沟通,辛荣安选择用“颜色”来描绘他所想象的电影场景氛围。

“从我的理解、从你告诉我的角色特质和所有其他东西,我用颜色来和导演沟通,这很有用。我自己的语言是音频(voice),而我觉得不管一个导演是否懂音乐,他也有自己的语言。但这些都难以视觉化。”

“不过有一种方法可以让双方的认知结合并达到一个共通点,那就是使用元素(elements),对吧?因此我是用颜色来描述这部电影的。我们有一首配乐叫〈红色,品红,灰色〉,基于这些颜色,我写了一些东西。你知道,红色是非常热烈的,非常热情。然后灰色有点深沉,可能在光亮和阴暗之间。”

快崩溃的修改过程

由于配乐比视觉画面先行,因此在创作初步完成之后,辛荣安对于导演林书宇提出的一些修改要求,往往难以领会。

“当时我就坐在电子钢琴前,弹奏我所创作的电影配乐。导演就坐在我的左边,这个位置,听我弹奏。常常弹着弹着来到某一个地方,他会突然大喊:就是这里!这里要改。我后来就有点崩溃,因为我不知道他所说的‘这里’到底是哪里。”

林书宇导演不是音乐人,他解构音乐的方式和辛荣安完全不同;而对辛荣安来说,具体指出某一个音符,才可能让他理解“这里”到底是曲调里的哪个段落。

“于是我只好再弹奏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弹奏,导演也总是在我弹奏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大喊起来,反复几次,最后我才终于找到导演说的‘那个地方’。这真是一个不容易的过程。”

他调皮地眨眨眼睛:“这个故事我还是第一次告诉别人噢。”

为了和导演顺利沟通,辛荣安选择用“颜色”来描绘他所想象的电影场景氛围。(图片来源:受访者)

电影配乐的功能

颜色给人的主观感受,带有一些共性,足以撑起导演与辛荣安对情绪氛围的掌控与描述。而在画面与剧情之外,电影配乐要担负的责任还有更多。

“电影配乐并不只是背景音乐。音乐一出来,你就明白了这个画面要传递的氛围、这个角色的个性。这一点常在超级英雄电影里看到,每一个英雄都会有自己的主题音乐。你可以很清楚感受到超人和蝙蝠侠的音乐氛围是不同的;配乐彰显了他们个性和命运的基调。”

辛荣安也举了最近上映的《Joker》电影为例子:“配乐也和画面合作,但它们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有时要传递的是更复杂的情感。比如主角可能是在笑着的,但配乐却是阴暗、悲伤的。于是电影不需要更多的剧情和画面来交代一些事情,比如主角的个性或他的命运。”

“音乐是关于潜意识的,它会把一些东西从你的心里勾出来,比如情绪,比如回忆。我甚至会说,配乐和视觉一样重要,虽然你看不见音乐,但它的存在,它的功能和视觉一样重要。如果恐怖片只有画面,但却没有配乐和音效,那就一点也不恐怖了呀。就是这个道理。”

辛荣安也说,电影配乐非常好玩。我们可以用很颠覆的方式来丰富电影画面:伤感的场景可以是轻快的音乐,特别热闹的场面也可以没有音乐。任何的反差效果,都是对电影故事的再创作。

配乐也和画面合作,但它们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有时要传递的是更复杂的情感。(图片来源:受访者)

配乐既显现又隐藏

一般人看电影的时候,或许偶然会留意到电影配乐有多么杰出,但他们可能没想要寻找那几段电影配乐后面操刀手的名字。其实,好的音乐和好的电影,通常是同时出现、相辅相成的;比如,宫崎骏久石让诺兰(Christopher Nolan)汉斯季默Hans Zimmer)。

而电影配乐师的工作,是“谱曲的同时,也隐藏起来”。电影的故事和角色才是主角,如果配乐太凸显存在感,观众就会聚焦在音乐上,而不是电影的故事本身。

“好的电影配乐,不仅要好听,还要能隐藏在故事中;你甚至不会太注意到它的存在。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消失(disappear)。如果你察觉到我的音乐,那代表我可能做得太多,或做得不够好。”

乐器的性格

音乐确实是辛荣安和外界沟通的语言。访问过程中,他不断播放与切换音乐,再一一针对关键的微妙之处作出解说。在《夕雾花园》中,他把古典乐和交响乐融合起来,创造出电影里日侵时代的马来西亚背景氛围。为此,他还使用了不少民族乐器加以润色,如马来宫廷乐器“甘美兰”、日本的太鼓和木管乐器“尺八”。

“每一种乐器都有自己的性格。你听到某种音色或节奏,就可以在脑海中对应到某种意象或文化符号。比如,你听到某些声音,然后你就知道,哦这是非洲,哦这音乐是中国农历新年。”

“音乐可以创造情绪、节日气氛。而音乐如此强大,它跨越文化和语言,直接进入你的灵魂;这就是音乐如此重要的原因,音乐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在全世界传播。”

和偶像同场竞争

《夕雾花园》获选为本届金马国际影展的闭幕片。而辛荣安更成为金马奖1962年创办以来,第一位提名“最佳原创电影配乐”的马来西亚人;而一起入围的同场竞争对手,包括知名的日本作曲家坂本龙一

“坂本龙一是我的偶像!我一定要去颁奖典礼,我一定要去见见他。我很希望能够跟偶像说一声hi。”

可是,偶像这一次也是你的对手呢。如果辛荣安得奖了,坂本龙一没得奖呢?

“噢,如果我不小心得奖的话,我就不去跟他打招呼了,哈哈哈⋯⋯”

你也可以看其他“金马题名”系列: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