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电台DJ系列】一直为媒体坚持着的节目主持人——大宝
人物| July 1, 2019DJ艺人 大宝 大马中文电台 广播员 广播艺术 
分享:
你还在听电台节目吗?如果还在听,那是因为什么原因?在社交媒体泛滥、网红多不胜数、资讯垂手可得、音乐到处串流的时代,电台DJ的社会功能角色虽不至于淡化,但却已今非昔比。电台DJ的汰换率不但比过去高,仍在线上开麦而让听众不离不弃的资深DJ,其实已不多见。其实这些仍在线上努力经营着本身节目的的电台DJ,是“忠实听众”至今留守电台的最大原由。在漫长拥堵的路上,在寂静的夜晚,他们陪伴着听众说话,在听众心中,他们早已经是一个无论别人怎么说,他们都不会有意见的“老朋友”。
摄影:杨智豪 | 剪辑:杨智豪

作为一名上班族,早上的时候一边在路上堵着车、一边收听电台,似乎已经成为了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而那些在空中滔滔不绝的电台DJ也因为每天陪着上班族们堵车,不知不觉中成了大家一起度过堵车时光的“朋友”。

这些朋友们,每天早上都会准备好最新鲜滚热辣的新闻资讯带给听众,务求将最及时的时事送给你,让你在不滑手机的情况下,也不会感到跟不上这跑得太快的世界脚步。

除了新闻资讯,还有一些被你忽略掉的生活小常识,或是在课本上没有看到的趣味冷知识,他们都会在你堵车堵得太无聊时,讲给你听,为你解闷。

近几年以来,电台节目里有一位叫“Miss Bobo”的人,在广播中以风趣搞笑的方式,在空中小课堂中教听众一些生活常识、冷知识。而这一位幽默可爱的老师,就是在广播中服务了听众17年的电台DJ——大宝。

17年前至今,大宝就从没有离开过电台广播界,因此她也见证了近20年来,马来西亚广播界被时代巨轮洗礼后的面貌,以及“电台DJ”这一个职业上的身份转变。

但大宝不是一个任由未来与未知因素改变自己的人,早在她入行后的那几年,在完成自己硕士毕业论文的时候,大宝已经发现到时代悄悄加快的脚步,并且做好了欢迎新时代来临的准备。

“我是一个很欢迎这个时代来的人……在2006那一年,我的毕业论文是写关于电台数码化的,所以那时候,我就已经很兴奋地准备好去迎接所谓的数码化这个年代。”

对于大宝来说,一名电台DJ,她的另一层身份还是一名媒体人。而媒体人仿佛都还有一项“特别任务”,那就是必须走在大众的最前面,替大家抢先尝试一切新鲜事。

“我们是媒体人,对于新的东西我一定要懂,不然我怎么告诉我的听众朋友这个东西是什么?一路走来的话,我只能说,我们是跟着科技发展的步伐走的。”

(图片来源:大宝面子书

“我不觉得自己是上一代的媒体人,对于这些新的东西会不关我的事情,毕竟它没有违反我做媒体的原则。它也是一个平台、也是媒体,而我是一个人,我可以融入在不同的平台里面。”

广播界“入门”标准大不同

相比现时代的广播面貌,2002年大宝刚入行的那个时期,要当一名DJ并不像到一家公司去应征那么简单,单单是“入门资格”,就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轻易达到的标准。

如今的广播行业,也许更着重的是主持人的风格,虽然说话是主要的工作,但发音是否标准已经不是像以往一样是最大的考量因素。只要说得自然,甚至语句之间夹杂一些“哇老”、“很sien咧”等等的本土化语助词,那都是更加帮助主持人加分的元素,也就是我们所谓的“亲切感”。

反观以前的广播界,大宝表示,“那时候的广播门槛很高,几乎是你还没有进入之前,他们就已经经过筛选将你淘汰。”

“以前在入门的时候就已经很难了,如果你没有把语音念好,没有把所有东西都做足准备的话,你要当DJ就已经很难了…… ”

“但现在有一个反方向,如果你是很多人喜欢的,有魅力所在的地方,你的想法很好,只不过发音不好,你可以先做……也有一些喜欢自己的模式,有自己的style。如果那个机构允许你这样的模式存在的话,那你就会存在。”

是媒体人、教育家,还是陪伴者?

在繁忙的日子里面,声音的陪伴是实实在在的一种安慰,也真真切切获得很多咨询。因此现在的听众,都会很习惯性地向电台DJ“索取”这样的需要。

就如大宝说的,她认为有些听众听广播是需要陪伴,有些听众追求知识,有些甚至将广播电台当成了另一种教育。

“媒体对于听众对于来说有不同的用处,有些听众需要这些声音来陪伴他;有一些需要最新资讯,他得不到资讯就会觉得这个媒体不好;有一些就会把媒体当成另一种教育,把主持人、电台所有的讯息当成是老师,是在教育的。”

你是否有过听电台主持人念错了字、报错了资讯,或是主持突然出了状况?当你遇到的时候,是否会议论一番?甚至是直接发短讯或拨打电话到电台去“指点”DJ?

都说电台、电视台是我们生活中的语言典范,而媒体更是背负着教育责任的领域,所以有很多人都不允许广播员在空中“犯错”。

但对大宝而言,媒体人也就只不过一个人,岂会有不犯错的时候?

(图片来源:大宝面子书

“我不是学校,我不是老师,偶尔我也可能会有这样的错误讯息,可能是人为的,可能是技术问题,可能是讯息源头就已经错了……在听众有这种要求的情况下,你会觉得:主持人即是一个朋友,又是一个教育家,另外还要是一个很updated的前线潮人,如果你不能够做到这一些,你就不是……”

因为电台DJ,没有捷径,只有经营……

在网络的世界与广播电台逐步结合的情况之下,如今的电台DJ也是某程度上的“网红”,给予了原来“媒体人”的身份一个全新的定义以及发展方向,例如:要红就要出格

“以前我们在做媒体的时候,我们知道自己是‘媒体’,需要中立、公正、公平、公开,你念书的时候会知道有这样的准则,可是出来社会之后你会发现,原来不是这样的……”

“越接触你就会越觉得,大家都好像在犯规,但是他很红!那就会有个误导性,要红就一定要犯规,我就不应该跟着传统,跟着的话,就应该不会红,就等于老土、旧,等于等着被遗弃吧。”

站在大宝的角度去看现时代的电台DJ,她诠释这个职业的人,不是一个直播人、主持人,或者DJ,而是转化成了Content Provider,即供给资讯的人。换句话说,就是现在的DJ可以自己创造并提供独特的内容,在不同的平台上呈现出来。

而这样的身份转换,正正就是现下想要做广播、主持的年轻人,丢弃传统路线,转而先努力经营自己的粉丝基础开始。

“有很多的年轻人会认为,若走传统路线,读完了大众传播、媒体系,然后出来去电视台、电台上班,可能就没有办法去追时代的步伐,甚至兴趣乏乏了,因为这些步骤太久、太长,倒不如自己开一个YouTube 频道,然后想办法变红?”

小朋友講新聞!#好像童顏啊#個樣真係好得意#iloveu早晨

Posted by Sam Mak 大宝 on Khamis, 16 Mei 2019

“每个人都喜欢容易的事,谁会喜欢难的?但问题就是,你能够维持吗?在那么广的一个平台里面,为什么人家独独要看你?”

为什么人家非看你不可?你该怎么做才能去服务你的粉丝?这样绕来绕去,到最后又绕回到了传统媒体的路线和基础。

在大宝的字典里,Sustainability(持久性),才是做广播的王道。你无论是从网红下手,还是从电台开始,想当电台DJ还是得要像资深的广播人一样,要内容,还是要持久。如果没有“sustainability”的话,基本上就会做不久。

然而话说回来,广播电台的入门虽然不一样了,但这也不代表着入行更容易了。如今的电台DJ的平台也涵盖了社交媒体,因此“只听声音不看样子”的童谣已经不再被唱,为了配合这个速食的社会,我们也要包含多合一的能力才能赶得上。

“现在要求更高了,可能要你更flexible一点:可以做live吗?Page 多人吗? 外表靓丽吗?可塑性高吗?是可以扮鬼扮马的人还是严肃的人?以前不会看样子,单纯是的声音表现,但现在不是,现在‘come with package’。”

“我不会放弃媒体!”

地球一直在转、世界一直在变,但大宝自入行以来,她一直没有放弃过的事情,就是坚持做媒体。

“广播界依然很有趣、很好玩。”大宝说。

大宝与嘉宾陈奕迅的合照。(图片来源:大宝面子书

“我有想过离开,但是后来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又重返广播界。当然,我们做了十多年,会有自己的一些坚持,想看到自己想的画面出现,所以还在做这个行业……”

这么多年以来,大宝在电台所主持的节目,很大部分都是属于时事类的,而那种“风花雪月”的节目类型她也曾主持过,但也只有短短的两三年时间。

大宝是一个怎样的电台DJ?从她主持的节目类型和风格看出来,绝对是一个将媒体责任放在首位的一位电台DJ。而在马来西亚中文电台里面,像大宝一样的资深DJ,离开一个少一个。

虽然说从未真正放弃过电台工作,但离别电台的时刻总会到来。对马来西亚媒体未来充满着想象的大宝,什么时候才会是她卸下电台DJ身份的时刻?

“以现在来说,我还有一个愿望,还有一个画面我还想看到的还没来……如果那个画面到来了,我就会觉得自己广播的任务已经差不多。”

“我觉得我还是会在媒体这个领域,但是不知道会在哪一个部分,可能不会在前线,可能会在幕后,可能会制作,可能是公益,我还是不会放弃媒体,因为我比较熟悉,比较会做这一块。”

一日DJ,终身DJ,说的大概就是大宝这一种资深的媒体工作者吧。

延伸阅读其他【经典电台DJ系列】:

横跨广播业近30年 陈峰见证大马电台三个“十年”转变

努力传达资讯与帮助听众成长——爱生活的黄敏明

王彪民:听众当你是朋友,但你要当自己是典范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