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靜茹的〈勇气〉就是他写的歌词——他是“创作不能等,立刻有音乐”的作词人洪瑞业
人物| October 7, 2019作词人 大马音乐 娱协奖 本地创作 
分享:
写歌词22年后,大马著名作词人洪瑞业终于推出了第一本书《你不知道的是》。除了记录多首有着纪念意义的作品以外,也涵盖了他担任作词人至今,一路走来的过程与写词的感想。配合新书发布,《访问》趁此机会访问了瑞业,不仅要让读者认识写出《勇气》这首歌词的人,更要让人知道,过去22年来,瑞业不只写出了多首脍炙人口的歌曲,他还是词曲经纪公司立刻音乐(LiKE MUSIC)的创办人,为马来西亚培育了无数创作人。因此即使撇去“作词人”身份,瑞业对本地音乐的贡献仍难以让人忽视,将他誉为“大马乐坛不可或缺的幕后推手之一”也绝不为过。

你可能从来没有听过“瑞业”这号人物,但你一定听过由他作词的歌曲,比如梁静如的《勇气》、徐若瑄的《爱笑的眼睛》、王力宏的《你不知道的事》、神木与瞳的《草戒指》、郁可唯的《微加幸福》以及无印良品的《想见你》等等……生于玻璃市的瑞业,是一名专业作词人,也是马来西亚著名音乐人,更是本地词曲经纪公司立刻音乐的创办人。

👇2000年发行的《勇气》由瑞业作词,光良作曲,既是梁静茹的成名曲,又是瑞业的代表作。

从小热爱写作    原以为会“一辈子写诗”

谈到入行过程,瑞业直言,其实他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写诗”,因从小就热爱中文写作的他,小学时就已代表学校参加作文比赛;中学时的他则在华文老师的鼓励下开始投稿,用赚来的稿费买音乐卡带;大学毕业那年,更在全国大专文学奖新诗组得奖,与其他本地诗人合出了一本诗集。

“我从国中三开始投稿到报章,那时家境不好,但又很想听音乐,所以就会用稿费去买卡带。我还记得换稿费是在我爸爸朋友的报摊换,我爸朋友每次会跟我爸说:别人家的孩子是给我钱买报纸,你的孩子是每次来跟我换钱!(笑)再加上念中学那段日子,时间特别多,不是用来打球,就是用来写文章,没什么念书……所以一个礼拜我至少会投三、四篇稿,有时发表得太多,觉得不好意思,我还会多用两、三个不同的笔名……哈哈!”

如此频繁地发表散文、现代诗,也难怪瑞业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写诗。然而,那个总是会用稿费来买卡带、听音乐的少年,也许早在爱上音乐的那一刻,就注定与音乐这个产业脱不了干系。

《你不知道的是》是瑞业作词22年来的第一本书。(图片来源:瑞业脸书)

“我很爱中文写作,对我来说,写不同的东西就只是不同文体的尝试而已,包括歌词、儿歌、绘本。当初之所以会从写现代诗转成写词,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我的学长跟我说,你会写诗,应该也会写词,所以我就跑去写词了;另一个原因,是毕业后的某一天,也是我从写诗转去写词后,有一个出版社的朋友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娱协奖的票,就带着我一起去看颁奖典礼,我才知道马来西亚有一个这样的颁奖典礼。那晚在现场,我听了好多好多马来西亚的创作,我还跟我朋友说,下一届我要坐‘前面一点’,离舞台更近。”

在瑞业下定决心当作词人后,很快他就正式踏入这一行,将早已创作好的十首歌词分别卖给了当时的乐坛新人杨伟汉和郑秋伶,之后更被马来西亚滚石相中,开始为光良品冠写歌。

2000年,距离瑞业第一次出席娱协奖颁奖典礼的三年后,他不仅真的“坐得离舞台更近”,更从观众变成了得奖者,分别以无印良品的《话题》和《想见你》荣获本地十大创作歌曲奖、本地组最佳原创歌曲奖以及国际组原创歌曲奖(银),同时也以刘若英的《透明》获得国际组最佳原创歌曲奖(铜),共收获四座奖项。

就这样,“作词”成了瑞业在过去22年来的全职工作。

👇写词不久,瑞业便被滚石相中,开始为无印良品作词,与光良品冠合作过的歌曲包括《想见你》、《话题》、《别人都说我们会分开》以及《天使》等等。

一度飞到台北发展    三个月后回马创办立刻音乐

若要说这份职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那就是2000年时,瑞业一度飞到台北,决定要在一个以华语音乐为主的地方证明自己时,却在三个月后回到马来西亚,创办了词曲公司——立刻音乐。

“那时候去台北发展是觉得,如果要证明自己,就要去一个以华语音乐为主的地方,但其实我去了三个月就回来了。因为当时滚石的制作人和制作助理有特地找我聊,跟我说:你应该回去马来西亚,帮我们找更多的词曲资源,于是三个月后,我就真的回去马来西亚,开了我自己的版权公司,叫立刻音乐。”

瑞业打趣称,立刻音乐的英文就叫做LiKE Music,而那时候的Like还没有“点赞”的意思,之所以叫做LiKe Music,纯粹是因为自己太喜欢音乐了。

“刚好Like这个英文字用汉语拼音来读,就是‘立刻’,所以立刻音乐有一句slogan——创作不能等,立刻音乐。”

立刻音乐与其他国际版权公司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后者倾向找专业词曲人,立刻音乐则是积极发掘新人。只要是好作品,即使该创作人仍在大专就读,对音乐这一产业也全然不熟悉,立刻音乐也愿意为他们出钱做小样,让这些优秀作品能够有被听见的机会。(摄影:颜祖威)

担任作词人仅三年,瑞业就以一己之力创办了自己的版权公司,不仅把“发掘大马创作人才”的工作扛了起来,更将之视为使命。回首19年前的决定,瑞业始终认为,这件事他真的做对了。甚至,他不会因为自己在作词上的成就,被人称作“词神”而“有感受”,反而对于创办立刻音乐这回事,他“比较有感受”。

“我回来成立这家公司后,真的像台湾那位制作人所期许的一样,帮他们找了很多的词曲资源。其实那个时候我做了一件对很多国际版权公司来说,是‘做坏市场’的事……那就是我决定以版权公司的名义,为创作人出资做小样(demo)。”

瑞业解释道,曾亲自去台湾参加选歌会议的他,当时就已发现许多本地创作人的小样做得特别粗糙,很难跟其他人竞争之余,对创作者来说也非常不公平。为了让本地创作人跟竞争者站在同样的起跑点,由版权公司出资制作精致的小样,便成了瑞业打破这一窘境的最佳解决方案。

“当时的这个决定让很多版权公司认为,我在‘逼’他们帮创作人做小样,可是对我来说,这是非常需要的,而且这个问题很迫切需要解决。因为假设你只是在家里录小样,周围还有环境音,又很不幸地在选歌会议上排在很会做小样的创作人之后,你根本没有机会被选上。所以那时我签作者的时候就讲明,我会负责挑歌、出钱做小样,如果歌曲最后成功卖出去,我就会扣一笔制作费,如果没有卖出去,制作费就由我来承担,就当作是我的失误。”

如此看来,在大型音乐公司林立的那个年代,一个小小的音乐人竟自己成立词曲公司并生存下来,靠的不仅是魄力和勇气,还有那股“立志做好音乐”的傻劲。

“我开始写词后,很多大专都有找我去当创作比赛或创作营的评审,我在那里看到了很多很优秀的创作人,所以这19年来,立刻音乐也有帮过来自不同大专的学生推歌,几乎是每所大专都有代表,比如王蓝茵是MMU的,黄汇雯是USM的,黄晟峰则是来自UKM……‘词神’这个称号,比较偏个人,我没有什么特别感受,但在推广这件事上,我觉得我的确是做了一件还不错的事。”

马来西亚大专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瑞业老师选歌特别严格”,但对瑞业来说,他必须严格、严谨,因为除非歌曲成功卖出去,否则小样的制作费都是由他来承担。然而,瑞业并不认为这是一门“亏本生意”,如何从粗糙的小样中辩认出好作品,亦是他为自己设下的挑战。图为瑞业近年来受邀担任中国“金蜗牛填词大赛”的导师评审的照片。(图片来源:瑞业脸书)

专业作词人没有“灵感”只有“临赶”

担任作词人长达22年,瑞业累计发表的作品将近500首,未发表的作品数量更是无法估计。从事这行多年,瑞业对“专业作词人”这份职业也有着自己的见解,譬如写词不是一件“虚无缥缈”的事,并非单靠灵感就能成事,想成为一名专业作词人,仍然是有迹可循的。

“很多人认为,写词就是,歌曲有132个字,那我就填132个字下去就好了,可是真的那么简单吗?当你写词写了5年,就会发现写词是很难的。它看起来是一个很公平的游戏,你填132个字,我也填132个字,但为什么我填的132个字可以讲的故事那么多,而你写不出来?”

瑞业认为,要写出一首好词,三大基础功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书写能力、表达能力以及观察力。

“因为你写的是歌词,所以你必须有书写能力,再来,写词其实是在表达一件事情,所以你一定要有表达能力。第三点就是,你怎么写得比别人更精彩、准确?那就要靠你的观察能力。你不能看到大家都看到的,而没有看到细微的地方,比如林夕写给林忆莲的《至少还有你》就有这么一句歌词:‘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 就是不愿意 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 我总记得在哪里’,歌词里提到的‘掌心的痣’,就是因为观察能力才有的东西。”

👇2015年,瑞业凭Bell宇田的《雨是甜的》,首度在娱协奖荣获“最佳作词奖”。

除了要在限制字数内,用精准的词汇叙述一个能够引发共鸣的故事以外,专业作词人还得考量歌曲的演唱者是谁,必须让听歌的人觉得这样的歌词由他/她来唱,是具有说服力的,继而能够透过歌曲所唱的各种情绪,让听众找到宣泄的出口。这,就是专业作词人的其中一项职责。

“每个歌手都有自己的语气、喜欢的韵脚,他的形象是怎样的,能够代言的感情位置也不一样,譬如刘若英唱这首歌,感觉是对的,但同样的歌给王心凌唱,可能感觉就不对了。专业作词人要考量的东西其实有很多,所以你会发现写词一点也不容易,即使你创作得很刻意,写出来的作品一定要让人感觉很自然,因为刻意就是造作。”

瑞业认为,歌词就好比歌手的“台词”,又或者从另个角度看,假如歌手是一个要被推销出去的产品,那么歌词就是文案,因此专业作词人在写词或填词时,不能纯粹为“抒发感情”而写,而是要考量各种因素,交出一个专业的作品。(摄影:颜祖威)

外人往往看不见作词人写词时的挣扎,对作词人也有着许多“美好的想象”,比如写词需要灵感这一回事,瑞业想也不想地就说道,对专业作词人而言,是没有“灵感”这回事的,只有临时的“临”,赶工或赶着交稿的“赶”。

“如果你是一个专业作词人,根本没有时间靠灵感,因为你无论如何都要在交稿期限内把作品交上去,只有分状态好和状态不好。总不能说‘我没有灵感’就不交吧?久而久之别人就会认为,你是有空或心情好才写。”

虽然如此,瑞业也分享道,所谓的“创作灵感”其实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搜集”,譬如他平时就很爱看书、看电影,所以经常会把一些听到或看到,觉得还不错,可能可以发展成歌名的字词记录起来,而记录这些字词就是他的“每日功课”。

“除了有唱片公司找我比稿,有时候我自己想到不错的故事或者有想要表达的东西,我也会把它写成词,当作练习,一个礼拜至少会写五篇。写得好不好不是重点,因为今天你写下了这个版本,你随时都可以翻出来再做修改,有时候我也不一定会写完,重要的是让自己养成写作的习惯。”

(编按:台湾的唱片公司在选歌时,通常会先确认曲,再看小样的原词适合不适合歌手,倘若不适合,唱片公司就会同时将歌曲发给几名作词人,向他们“征稿”,从中选出最满意的歌词作品,而这一过程就叫作比稿。)

瑞业指出,作为创作人,不能只听自己喜欢的音乐,因为久而久之,你就会以为只有自己爱听的歌曲才是“音乐”。创作人必须时时刻刻保持开放态度,接受不同的音乐类型。图为瑞业受邀到中国演讲的照片。(图片来源:瑞业脸书)

在访问的最后,瑞业也给了新生代作词人三个“过来人”的建议:一,多写、多看;二,不要纠结在自己不满意,别人一直要求你修改的作品上面,而是赶紧收拾心情,将精力放在下一首创作;三,要记得当初喜欢上词曲创作的自己,一定是快乐的,如果写得不快乐,那么你最棘手的任务就是——找回当初的自己。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