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特朗普的摄影师,但却拒绝了奥巴马——专访“忍者摄影师”王睦錝
人物| August 13, 2019摄影师 旅游 特朗普 美国总统 美食文化传承者 
分享:
认识他的人都叫他“Zung”,也知道他有一个外号叫忍者摄影师(Ninja Photographer),他就是王睦錝。他是马来西亚皇室御用摄影师,也是美国心灵讲师东尼罗宾斯(Tony Robbins)长达9年的专属摄影师。他曾为达赖喇嘛、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等世界名人拍过个人肖像,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称他是“世界上最棒的摄影师”。这名国际摄影师仅用了6周便游走6大洲,完成环球拍摄工作,更曾在100天内从南极到北极分别进行不同的拍摄。从小渔村的婚纱摄影师,到如今成为国际著名的摄影师,王睦錝背后,拥有着许多励志的经历和奋斗精神。

在这人手一机的时代,每个人手中都有一台手机,人们用手机的摄像功能把美好的时刻记录下来,并且可以轻易地驾驭摄影这门技术,把摄影当成是一门兴趣,但是真正把摄影当做职业的人少之又少。事实上对于职业摄影师来说,他们的工作收入是不稳定的,随时要面临失业的风险。摄影也是一门创作,需要源源不尽的灵感,所以遇到没有灵感的时候,也要寻找解决方法。

纵然要成为一名摄影师,会遇到种种的困难,可是在马来西亚有一位扬名海外的国际摄影师——王睦錝(Zung),他经常穿着一身黑衣,拍摄动作特别迅速,所以欧美的客户给了他“忍者摄影师”(Ninja Photographer)的外号。

Zung到秘鲁拍摄,他身上披着当地五彩缤纷的民族风的披风。(图片来源:Zung)

王睦錝自小就对摄影感兴趣,可是却直到16岁才有了第一次接触相机的机会。

24岁那年,他在吉隆坡成立摄影工作室“The Photoz”。过后因接拍婚纱婚礼、人像、个人工作写真,活跃于国际摄影界。他是马来西亚皇室御用的摄影师,近来,他也为马来西亚第16任元首苏丹阿都拉拍摄家庭活动照。同时,也是美国心灵讲师Tony Robbins长达9年的专属摄影师。他曾为达赖喇嘛、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美国总统特朗普等世界名人拍过个人肖像。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招牌动作,指着对方说:“你被开除了”(You are fired),Zung在拍摄特朗普时特意放大手部比例,呈现特朗普的爆发力。该作品让特朗普感到非常满意,并称赞他时世界上最棒的摄影师。其实,在拍摄当天有接到秘书的消息,说特朗普的心情不是很好,甚至缩减了拍摄时间,Zung在短时间的挑战内拍出好照片。(图片来源:Zung)

对于Zung来说,手机是目前的趋势,也是一种演变,他并不排斥用手机拍照。他举出,摄影不只是用好相机才拍到好照片,“手机的像素可能不高,但是我们可以从拍照和创意的故事方面取胜。”

Zung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他的工作让他可以经常在全世界到处飞。他曾用了6周游走6大洲,完成环球拍摄的工作。更曾在100天内从南极到北极分别进行拍摄,但是这个令人憧憬的生活,背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初次接触相机和创业

1978年,Zung出生于适耕庄的小渔村,他的父亲是位渔夫,以捕鱼为生,家境并不宽裕。

“我小时候全部人都很穷,我不好意思跟父母拿钱,会去垃圾桶捡垃圾,把那些垃圾装作是父母送我的礼物或玩具。”

16岁,他向朋友借相机,求了一个多月,他的朋友终于点头答应借他相机,那是他第一次接触相机。当时对摄影充满兴趣的Zung,从来没有想过要以摄影为业。他坦言:“我从来都不想当职业摄影师,当时只是为了存钱去美国读书,才用摄影来赚钱。”

对他而言,摄影这个行业是一条很难走的路。他表示,在东方人的观念里,平稳的收入,安逸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然而摄影师却没有固定的薪水,只有接到案子才有收入。

21岁那年,他开始踏上摄影之路,而那也只是为了想存钱到美国念书,完成学业。可是,他在摄影的路上,却慢慢找到心灵上的进步。于是,他就不想再去美国念书了。

Zung在澳洲拍摄的达赖喇嘛,这是在公众场合的侧拍,后来Zung还有帮达赖拍个人肖像。在拍摄过程中,他没有检查拍摄结果,等达赖喇嘛离开后,他才检查照片。然而,他发现,达赖的个人照严重曝光,他只能向客户坦承自己的过失。他表示可能要重新安排拍摄,负责接洽的负责人看了过曝的照片后,笑称“不要紧,这是大师的光环。”(图片来源:Zung)
Zung拍摄的动物照片。(图片来源:Zung)

24岁那年,他在吉隆坡租了一个小房间,开了摄影工作室“The Photoz“,当时的小房间只容纳得下一张床。Zung在狭小的空间里生活,熬夜修图,这个小工作室成就了未来的他。直到如今,Zung与两位商业合伙人在八打灵再也开了一间拥有独立泳池和开放空间的工作室。

创业早期,他需要更多客户,于是他到“Taman”去巡招生意。他说:“如果有人要办喜事,就会在家门口搭好帐篷,我厚着脸皮去会按门铃,一间一间地问,有没有人要拍照。”

直到第34间,他才接到一个公司开幕礼的拍摄活动。Zung笑称,“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失败来的。”

第一次接拍婚礼

Zung回忆起第一次接拍婚礼。

在摄影的道路上,Zung一直体现出摄影师专业的精神。一次,他从巴生骑摩托车到47公里以外的鹅唛,当时没有手机导航系统,他骑反了方向,一路上还下着大雨,在路上意外摔车,他当时抱着正面的心态,“最重要是人要没事,不要受重伤就好”,但他还是准时地出现在婚宴上。

一个星期后,他联系该客户可是却联系不上。结果,两个月后,客户又重新出现了,原来他们俩去了度蜜月。在临走之前还多给他30%的小费。其实,Zung觉得那一次的婚礼拍摄作品素质并不好,但客户却感到非常满意。Zung第一次的婚礼拍摄就深深的印记在脑海中。

对于Zung而言,拍摄婚礼收入不高,可是,他却觉得可以从中锻炼拍摄技巧,而收入是可以慢慢积累的。

这是Zung的经典作之一,他在西班牙为当地新人拍摄婚纱,引来路人的围观,许多人好奇新人们为什么特别找一位亚裔的摄影师,而不是选择欧美的摄影师。于是,Zung让路人们一起拉着新娘的头纱,拍下这经典的画面。(图片来源:Zung)

先做好小事,才谈伟大的事业

作为一名国际摄影师,Zung的座右铭是:每个人都想做伟大的事情,但秘诀是把小事做得好。(Everyone want to do the great thing , but the secret is to do the small thing great)

Zung曾经说过,对于出名,他并不感兴趣,反而觉得要低调。他向《访问》说:“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摄影师会注重拿第一名,但我不把自己当做摄影师。”

对他来说,摄影师只是他其中一个身份而已,他称自己同时是个艺术导演、创意导演、美食家和探险家。

Zung把自己的成功归咎于四点,吸引力法则、为别人增加价值、细心和“饥饿感”。他强调,坚持将最细致的小事做得最好,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有些人是正能量的人,有些人是负能量的人,所以我会选择跟正能量的人参在一起,远离负能量的人。” 他表示,唯有时时保持这样的想法,才能够吸引到更多正能量的人。

Zung拍摄的题材没有限制,工作常以婚礼、家庭或个人工作写真为主。经历了多年的历练,Zung镜头下捕抓的人物变得越来越有温度。他为顾客拍摄的作品,不仅讲求视觉上的美,更希望能追求影像的深度。Zung秉持着尽量做到不修图的摄影原则,偶尔可能会把照片换成黑白色调,或者是遇到镜头有污迹的影响到画面,他才会去调整。

Zung镜头下的老人。(图片来源:Zung)

当接到一个案子时,他会通过社交媒体跟客户联系,多了解他们的背景故事。在拍摄过程中,他会为客户附加价值(Extra Value),为顾客做到101%,“比完美更重要的是做得最好,超越别人的期望”,这是一个价值的体现。他认为,只有做超过顾客期望的事情,才能为顾客增加更多价值。

他时刻保持“饥饿感”,Zung坦言,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欠佳,没机会完成学业,缺少好的导师,所以他在工作接触到名人和大人物时,他都会渴望多听他们说话,观察他们待人处事的方式,他都会渴望向他们学习。

9年前,Zung用4000块马币,买了一张美国心灵讲师Tony Robbins的入门票去听演讲。身为摄影师,他到现场给Tony拍了几张照片,想送给他当作纪念品。结果几天后,他就接到Tony的电话,问是否有兴趣当Tony的专属摄影师。直到现在,他们仍然是好朋友。(图片来源:Zung的脸书)
Zung拍摄的印度婚纱。(图片来源:Zung)

去南极是个很难的工作,我被南极征服了

“南极是一个让我后悔,又难的任务,打死我都不会再去南极。”

2012年,Zung因工作邀约,跟一名瑞典的探险家和8位工作人员,到南极为瑞典探险家拍摄。踏上11天的南极之旅。终年被冰雪覆盖的南极,也被人类成为世界上最后一片净土。

从南美洲出发去南极半岛,“魔鬼海峡”德雷克海峡(Drake Passage)是必经之地,Zung表示,该海峡是连专业航海员听了都会感到恐惧的地方。一年365天,该海峡的风力都在8级以上,巨大的风浪,阻挡了人类前往冰雪世界。乘船去南极的人,都要经历这魔鬼风暴的考验,南极被称为人类最难抵达的大陆。

穿越德雷克海峡有两种方式,一是坐游轮,二是坐飞机,坐邮轮穿越该海峡是最传统的方式。但是,对于瑞典的探险家勇士来说,他们选择开帆船去南极。在11天内,有8天都在晕船。他提及,一般前往南极是需要3个月或3年的准备时间,包括装备、体力训练、基本知识和心理准备。当时他被告知要去南极拍摄,已是出发前三天,所以他只用三天的时间来准备这趟南极的旅行,但这是不充足的。

晕船的那几天,他狂吐不行,感到非常痛苦,脑中开始浮现人生倒带的画面,“想起两年前发生的事情,年少发生的事情。” 对于他来说,这项任务既艰难又令他感到后悔不堪,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他人已经在船上了,他只想让自己别想太多。

那是他觉得距离死亡最近的时候,脑中盘旋着平静的一首歌——再见。他形容去南极的经历就好像到了天堂和地狱,五味杂陈。有人说到了南极就像是走到了世界的尽头,但他却不以为然,“我感觉这不是世界的尽头,反而是一个开始。”

只有见识过德雷克海峡的“威严”,才算完成人生中的南极之行。上岸后,他重新再听一次那首配乐,但是这次跟晕船的感觉相比是截然不同的,这次是感觉一切都变得很有希望,这像是一场净化之旅,“我很开心的是被南极征服了。”

拒绝过美国前总统奥巴马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经夸赞过他为世界上最棒的摄影师,许多人觉得Zung拍过特朗普是最骄傲的事情。对他而言,拒绝为奥巴马拍摄才是最骄傲的事情。

从2013年开始,每次出国工作,通过当地朋友安排给当地青年免费演讲,把个人经历和故事分享给大家。除了马来西亚,他还去过印度、不丹、台湾、南非等地的学校和孤儿院做分享。

Zung到世界多地演讲,为当地的学生分享个人经历和故事。(图片来源:网络)

令他印象凭为深刻的是在砂拉越的分享,一次他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里头的人告诉他,有机会可以去拍奥巴马,说明拍摄日期后,他发现拍摄日期,刚好与在砂拉越7000名青少年的讲座会撞在同一天了。

他思考过,奥巴马可能有7000个摄影师去拍,倘若他去了砂拉越跟7000个青少年分享他的故事,他影响的可能是这些青少年,而不是奥巴马。他希望可以通过自身的经历来启发更多人,这样才是有意义的事情。

Zung曾拍过三位美国总统,布什、克林顿和特朗普。他个人最喜欢奥巴马总统的形象,他向《访问》坦言,“我不会后悔拒绝他(奥巴马),我相信还是会有机会的。”

美食文化传承者,潮州式私房菜

除了是一名专业的摄影师,Zung还是一位美食文化传承者,他回到家乡适耕庄办起了潮州私房菜。身为私房菜聚餐的创意总监,他表示,“我不甘只当摄影师,我在做传承的工作”,他想把潮州菜推广到国外,让更多人尝试到传统的潮州菜。

Zung办潮州风味私房菜聚餐已有3年,他对办私房菜有极大的热诚,他表示“做这个很有成就感,希望很多人看了会反思,以前我们觉得不珍贵的东西,现在要好好保存起来。”

Zung会为顾客量身打造属于客户的私房菜。甚至有一次,他到俄罗斯工作,俄罗斯时间凌晨三点,他还在酒店跟马来西亚的客户沟通菜单,”我要了解他们的饮食习惯,他们去过什么地方,我再制定菜单,我做的东西一定要做到比别人做的更好。”

这道酿苏东是Zung的私房菜,内馅有鱼肉、虾肉、鸡肉剁碎混合而成。(图片来源:Zung)

在办私房菜聚餐时,他曾招待过美国华盛顿的政治顾问——Peter Snell。Peter在吃饭的过程中,一言不发,默默的品尝着潮州式料理。Zung显得有点担心,在结束用餐之后,Zung前去向他打声招呼,询问潮州菜的反馈。Peter给予极高的评价:“The best meal in the world(世界上最好的一餐)。”

相信“为人所不为”,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

坚持拍摄已有20年,Zung早已和摄影融为一体。通过摄影,他认识很多优秀的人。直到现在,他可以去TED演讲,用自己的力量贡献给更多人,Zung说,“看到自己成长是最满足的事情。”

他一直坚信“为人所不为”,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第二,当做一件事情做得多了,就会升华到另一个阶段,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至今为止,他踏步过82个国家,做着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到全世界给新人拍摄婚纱,甚至帮许多国际名人拍照。

Zung与秘鲁的当地人合照。(图片来源:Zung)
Zung每到一个国家,都会留下充满动感的跳跃照片。(图片来源:Zung)

访问结束前,Zung提及接下来的目标是要开拓深度旅游的项目,吸引更多外国人到马来西亚来旅游。Zung表示会亲自带队,为顾客精心打造合适的旅游路线,让外国人能够爱上马来西亚这片土地。

在这一路上,Zung一直都保持着积极的心态,这使他在国际摄影界中闯出名堂。种种经验的累积,让他越战越勇,从小渔村到国际,从低层做到总监,从失败一直到成功,Zung背后的辛酸和挑战,成就了他现在的人生。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