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太阳的马来熊,让我来守护你——他是熊爸爸黄修德博士
人物| June 11, 2019Beruang Madu CNN英雄 马来熊 黄修德博士 
分享:
最近马来艺人误把马来熊当狗来养的新闻,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广泛讨论。到底马来熊算是熊还是狗?《传召大人物》主持人陈韵传最近刚好访问了婆罗洲马来熊保育中心创办人黄修德博士,也趁机会在中心里当了一天的志工,近距离了解马来熊的生态;黄修德博士走上保育这条路之后,生活注定与马来熊和森林连接在一起。他经常在婆罗洲热带雨林进行实地考察,看见了恶劣环境对马来熊所造成的伤害,也亲身体验到地球生态所面临的危机。为了马来熊的保育工作,他和妻女分隔两地,错过孩子们的成长期最珍贵的黄金时光⋯⋯
摄影:陈韵传  | 剪辑:颜祖威

最近山打根补选期间,我特地拜访了日新国中的学长,他就是被评选为CNN英雄之一的黄修德博士。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母校有这位杰出校友,他是山脚下男孩的第八子,也是学校田径队的州手;十八般武艺集于一身的他与马来熊结下了不解之缘,身为研究马来熊生态学的先锋,他对马来熊的保育工作可说是鞠躬尽瘁。

去年日新百年校庆,黄博士回母校给学弟妹们上了一堂课,当时就被他对马来熊和大自然保育的认真精神,深深受到感动。

今年4月29日,我搭了最早的班机离开钢筋水泥的大都市,前往婆罗洲热带雨林展开探索之旅,一步出机场,就看到婆罗洲马来熊保育中心的告示板,而黄修德博士已经在候客区热情接待,吃过了简单的Brunch(早餐与午餐),我们就直接前往西必洛(Sepilok)14里——世界第一家婆罗洲马来熊保育中心。

陈韵传在黄修德博士的款待下前往Sepilok十四里——世界第一家婆罗洲马来熊保育中心。(图片来源:陈韵传)

婆罗洲马来熊保育中心

婆罗洲马来熊保育中心的英文名叫做BSBCC,是Borneo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的简称,创办人兼总执行长正是黄修德博士,他在沙巴野生动物局、沙巴森林局与Land Empowerment Animals People (简称LEAP)的协助下,于2008年成立了这个中心,并在2014年正式开放给民众参观。

与人猿中心一路之隔的马来熊保育中心占地5公顷,游客可以站在舒适的瞭望台居高临下,寻找丛林中的马来熊;或者站在空中走廊感受原始的热带雨林气息,还可以透过望远镜看看在树上休息的马来熊。它们的食物是无蜇蜜蜂巢及龙脑香科果实等等,这里时不时还会有野生猛禽或毒蛇出没,偶尔还会有调皮的红毛猩猩、小昆虫出现“捣蛋”,但能不能看到这些野生动物,全凭运气了。

(我就在这里看到了剧毒无比的蛇Viper,它们已经在这里两周了,他们的生存策略是“等”。等待食物经过,避免消耗能体力。)

马来熊保育中心占地5公顷,坐落于西必洛人猿中心旁边。(图片来源:陈韵传)

来自太阳的马来熊

马来熊的英文名字很可爱,叫Sun Bear(所以也有太阳熊之称),因为它们前胸有一块明显而且独一无二,呈浅棕黄或黄白色的“U”型斑纹,被命名为“马来熊”,是因为两百多年前科学家在半岛发现这个物种时,以在地性来取名,而许多华人喜欢称呼马来熊为狗熊,它们不只爬行,连吠叫声与举止都很像狗;巫裔同胞呢则喜欢称之为Beruang Madu,因为蜂蜜是它们的最爱。

世界自由保护联盟(IUCN)列为易危物种的马来熊,是八大熊科动物中体型最小的物种,它们善于爬树,主要食物是昆虫和果实,尤其喜爱蜂类和蜂蜜;马来熊在森林生态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吞下种子较大的野果,走远后,种子再随大便排出,而大便有丰富养分,对种子的发育有很大的帮助,就像是大自然的种树者或农夫。

黄修德博士说,希望有朝一日马来熊能够重新野放到属于它们的家,回到大自然的怀抱,也能藉此增加森林生态的演替。

马来熊被IUCN列为易危物种,是8大熊科动物中体型最小的物种。(图片来源:陈韵传)

马来熊的故事

来到保育中心的熊熊,都有过一段令人心酸的过去,虽然黄修德希望来到保育中心的马来熊最后都能回到雨林中生活,但部分救援回来的熊因长期圈养,造成精神压迫产生刻板行为,例如强迫清洁和来回踱步,或因人为非法饲养,长期与人相处而过度依赖人,造成他们无法被野放。

“Fulong被发现的时候,是还未睁开眼睛的小熊,妈妈应该已经被猎人带走,它第一眼看到的是人类,误以为人类就是妈妈。有一次,在森林不小心被利器弄伤后,兽医就来给它治疗无微不至的照顾,结果,伤口愈合之后,Fulong竟然自残,在自己的身上抠出一个大伤口,目的就是希望兽医们可以继续给它治疗,需要人们的爱护照顾和关注。Fulong可说是没办法回到大自然生活,就算回到森林,他也会去找人类,而下场就难逃一个字:死。”

Mary今年8岁,是黄博士一手一脚带大的,她的头比较大和身体比例不对,这是因为Mary一出生时候没有妈妈缺钙质而导致的。

Fulong自幼时妈妈就已被猎人带走,它第一眼看到的是人类,便误以为人类就是妈妈。(图片来源:陈韵传)
由黄博士亲手带大的Mary。(图片来源:陈韵传)

加入保育马来熊行列

马来熊保育中心的志工们每天除了要准备熊熊的四餐、喂食及环境清洁外,有时也会参与搭建小型硬体设施,讨论制作相关器材,增加马来熊生活上的丰富度及环境多样性,包括将食物藏匿于笼内增加觅食行为、放置树叶让熊学习製作自己的床、进入雨林中寻找白蚁蚁巢、放置果树枝干、观察熊与装置的互动……等等,训练马来熊的野外生活技能,增加马来熊未来野放的可能性。

在黄博士的安排下,我在马来熊保育中心当了一日志工,但实在惭愧一整天下来,没帮上什么忙,我觉得,既然我们跟马来熊都生长在同一片土地,就更应该挑起这份自豪感,起身保育让物种延续,希望藉由文字的力量,让更多人关注我国野生动物保育课题,规划一个假期,来这里参与马来熊保育行动。

韵传到马来熊保育中心当一日志工。(图片来源:陈韵传)

“BSBCC目前收留了43只马来熊,一只熊熊一天要吃掉RM18的食物,一个月就要至少RM23000,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保育中心需要大笔资金来维持运作。”

“政府没有资助吗?”

“沙巴州政府办过一次活动,筹过一笔钱,但中心是长期运作的”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呢?”

“这个更不用说,利用马来熊的名义筹款,但没接触过我们,更别提资金。”

“那中心的收入?”

“我们现在更多的是靠小资金,比如说门票,或者前来的游客捐钱100、200,又或者是可以“领养”太阳熊一个月RM600,或和别人一起“领养”都可以 一年RM300。”

一只马来熊一天的食物量金额为RM18。(图片来源:陈韵传)

走上保育这条路,黄修德的生活注定与马来熊和森林连接在一起,他经常在婆罗洲热带雨林进行实地考察,不只是他看见了恶劣环境对马来熊所造成的伤害,也让他亲身体验到地球生态所面临的危机,”野生动物没有保护好,再怎么有钱,我们也不可能去呼吸金钱,喝钞票,所有生命都从森林开始,没了森林,接下来什么都不必讲。

黄修德说,“有些事总要有人来做,偶尔演讲筹款,或在中心开视频和15家20家全球各国的孩子们讲关于马来熊的故事,不管是三五成群,还是上千上万,只要有人愿意听,他就会一直讲教育大家,直到讲不动为止。”

黄修德博士对于马来熊的保育工作鞠躬尽瘁。(图片来源:陈韵传)
韵传于婆罗洲马来熊保育中心( BSBCC)拍摄的照片。(图片来源:陈韵传)

眼前这个大男人为了马来熊的保育工作和妻女分隔两地,而他也知道他将错过孩子们的成长期,最珍贵黄金时光,但,他还是毅然选择了他此生更重要的使命,守护来自太阳的马来熊。对他,我只能用敬仰的目光去注视。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